第0576章 拽错了/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约莫是胖子他们可能也察觉出了不对劲的地方,一个个都闭嘴不言,不过手却不动声色的放在家伙事儿上!

我左手握着百辟刀的刀柄,右手死死抓着金丝楠阴沉木棺的边缘,死死捏着棺材沿儿,手掌心不知不觉间已经沁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浑身冰凉。正所谓这未知的才是最恐惧的,现下我明知道自己屁股后面有东西,却偏偏不能回头看,生怕回个头冲灭一道肩头阳火,刺激的背后那东西扑上来,整个人都被未知的恐惧笼罩着,难受异常!!

事实证明,我还是小看了背后那东西。

那东西可能在观察了我们以后,最终还是决定朝我们下手了。只听“噗”的一声,我们点在墓室西南角的蜡烛直接被吹灭了,整个墓室一瞬间笼罩在了黑暗中!

人点烛,鬼吹灯,行尸动。厉鬼笑!

蜡烛一灭,就意味着那东西要干我们了,脸皮一破,我也没必须要继续僵持着了,反正吓不住了!

“哐!”

百辟刀出鞘!

然后我们几个人几乎是在蜡烛灭掉的一瞬间,不约而同的同时转过了身,好歹大家久经配合,这经验绝对是有的,动作出奇的一直!

霎时,胖子他们手里的手电筒全都照向了墓室的西南角。

然后,我们终于看到了正主儿的样子。

那似乎是一个老头子,不,准确的说,那应该是一个穿着寿衣的老头子,寿衣的款式类似于清朝时期的那种马褂。一直到民国的时候都有延续,甚至,咱们国家刚刚解放的时候一些老学究还喜欢穿,上面印着盘子大小差不多的金钱印儿,可以说是这类型的马褂里永远都不会落伍的款式了,就跟西装里的正装一样,流行几个世纪,都没有大变化,不过这类型的马褂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基本上就没人穿了,全都当成寿衣套在死人身上了,到了现在,这种马褂基本绝迹,寿衣都不用这种的了,没办法,会做这种寿衣的制衣店基本上都伴随着商业社会的进步淘汰了,穿着这种衣服的,不管是人是尸,绝逼都有些年头了,而且肯定不可能是人!

看上去那老头子身上的马褂颇厚。是棉马褂,不过已经破的非常厉害了,到处都是破洞,里面的棉絮都已经出来了。

等我们看到的时候,这老头子正蹲在那跟拉住跟前,有些驼背,看上去非常的瘦小,蹲在那里就跟只猴子似得,披头散发的,整个人笼罩在大片阴影中。面容有些看不清,只能看到个大概。

反正,我就记住……这老头子有一张尖酸刻薄的脸,脸上沟壑纵横,到处都是深刻的皱纹。是标准的锥子脸,这样的脸可能是很多女人梦寐以求的,但是如果长在一个老头子的脑袋上,而且到处都是皱纹的话,那就绝对没有任何美感可言了。甚至给人一种诡异惊悚的感觉。这老头子的一张嘴撅着,脸皮抽搐,似乎在窃笑,被它吹灭的蜡烛冒着袅袅青烟,青烟扑打在他的脸上,他看起来似乎还很享受似得!

此时,我们的手电筒一照在它身上,这老头子竟然忽然回过了头,然后对着我们露出了一个诡异到极点的笑容!

当时,我们这边的所有手电筒就“乒乒乓乓”全炸了!

一下子,整个墓室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这一切发生的真的是太快了,也就是一眨眼睛的功夫,从我们的手电筒打到那老头子的身上开始,到那老头回头朝我们笑,然后我们的手电筒爆掉。整个过程不足一秒钟。

下一刻,胖子才回过神来了,吼道:“卧槽,那是个什么东西?你们谁看清楚了?”

看清楚个屁!

“肯定不是好东西!”

我没好气的喝道:“背靠背,围着棺材防御!!”

说话之间,我们几个人就已经动了,本来我们就是围着棺材站着的,当下几个人朝后退一步,直接就贴在了棺材上面,以棺材为中心,防御四周。

棺材里有个死人,而且八成也不是什么善茬儿,古怪的很!

但是,我却不怕棺材里的这个死人,金城公主目前来看应该是没心思闹我们的,说到底,她其实就是想让我们领着她离开这个地方,在我们做出明确拒绝之前,她应该不会要命,所以背后对着这位。我这心里头倒是不害怕,真正让我吃不准的,只有那个死老头子!!

说真的,我没瞧出他的道行。

也就是说……那死老头子的道行绝对在我之上,也就是--天师级的!!

我不明白这老头子明显能收拾掉我们几个。可却在最开始的时候没上手,反而和我们僵持了好一会儿,似乎有所忌惮,我也不知道如果这老头子有所忌惮的话,到底是在忌惮什么!

但是现在撕破脸皮了,我很清楚一点--这老头子是我们的大敌、死敌!!!

墓室里安安静静,我们几个都是睁眼瞎,看不清楚情况,但是我能感觉得到,那老头子就在我们附近,就像是发起进攻之前的饿狼一样,正在暗处窥视猎物。只不过他迟迟不肯下手,弄的我心里更没谱了!

算了,拼了!

我咬了咬牙,当时就吼道:“谁带火折子了?”

“我!”

张金牙那头有了回应!

“点火!”

我心一横。做出了决定,这里现在我道行最高,以我为首,我必须做点什么,现在我们是睁眼瞎,最重要的是弄出点光亮,为此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否则我们没有一点机会,所以,当下我就说道:“陈煜、姐。你们两个人帮老张看着点!”

我话一说完,张金牙那头就传来的悉悉索索的声音,张金牙应该是翻找起来了,可惜迟迟没有点火,估摸着是眼下两眼一抹黑。老张瞅不清楚,只能靠摸索,所以费点时间!

也就是在这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背后有点异常。

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我身上摸索?

当时我如遭雷击!!

因为我明显感觉到,那是一只手!!

很显然。我被找上了!

八字阳弱啊,这毛病真的害死我了。

我欲举刀反击,结果,我发现自己动不了了,有一股力量拽住了我的手臂!!

张嘴,想说话,可是,嘴巴又被一股子力量堵上了!

这是什么节奏?难道不声不响的我就要被做掉了?

这时候,那只手已经从我背后摸索到了我前面,因为它是从我背后探过来的,一下子摸索到前边,当然,直接落在了我裤裆里!

这还不算!!

那个丧心病狂的玩意,竟然狠狠在我裤裆抓了一把,似乎要扯掉我的那啥啊……

当时我就眼绿了……

疼的!!!

更让我恼火的是。一下子没扯下去,那只手竟然又扯了好几下!!

你当时橡皮筋啊!!

我心里怒吼,无奈一动不能动,整个人疼的都快哭了--小肚子疼!!

扯了几下,没扯下去。那只手竟然伸进来了!

我很明显感觉到被一只冷冰冰的、但却有些滑腻的手抓住了,心里别提多反感了,恨欲狂的感觉知道不?

而这时候,那只手拿出去了,在我腰间摸索了一圈以后,落在了发丘印上,一把拽掉了我的发丘印?

原来是想拽掉发丘印?

结果拽错了?

我心里头就跟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酸甜苦辣自知!!当真是郁闷到了极点,你拽发丘印就拽发丘印,能不能找准点?老子差点让你拽成太监!!!

无数的吐槽来不及说出口,我背后的棺材忽然发出“轰隆”一身巨响。

下刻,我身子一沉,有个东西,直接爬到了我背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