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3章 强光/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片世界很宁静,仿佛时间和空间在这里凝滞了一样,已经不能用落针可闻来形容了,给我的感觉仿佛是死后的世界一样,感觉不到一丝半点的生机。

永恒的黑暗,静止的地母水,平坦的河岸……

入目之处,永远都是这些景物,出奇的一致,抬头看不见尽头,再回首身后一片茫茫,几乎没有任何参照物。如果不是我们的步伐在一直向前、如果不是我们带的手表仍旧在不断“咔咔”走动的话,我甚至会以为我们一直都在原地踏步!!!

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不是一片人工开凿出来的地下空间,就算以现在的科技,在祁连山这种地方要开挖这么大的工程也基本不可能,更别说在古代了,而且这里还是藏区,藏区在古时候可没什么好工匠!!

这,应该是一片天然形成的空间了,具体有多大,我们现在无法估算,在地质变迁的年代,大自然有着怎样的鬼斧神工我们无法揣测。

在这地方我们没办法确定自己的位置,不过根据罗盘的显示,我们一直都是在向北前进的,不出意外,我们应当是沿着祁连山走向在不断前进,一路朝着祁连山山腹进发!

这一路,走走停停,光是赶路就快要把我们的体能完全耗空了,每个人的精神几乎都是麻木的,恐怕任谁在这样一个黑咕隆咚的地方,看着同样的景色一直走路也会神经麻木、视觉疲劳的。

最开始的时候,我们还是撑着手电筒赶路的。到了后来,等我们的眼睛渐渐已经适应黑暗,在这地下空间的仍旧能大概看清楚四周情况的时候,干脆连手电筒都不用了。

我们每天赶路十四个小时,睡觉十个小时,在这样一个地方。也没有什么白天黑夜的说法了,每天都在走啊走、走啊走,走到双腿酸软、浑身无力的时候,连帐篷都懒得搭了,直接一头栽倒就睡,这里的土壤在地母水的滋润下含水量充足,哪里都是湿润的,躺在这种地方睡觉,土壤里的水分会析出来,所以,基本每一次睡觉醒来,我们几乎都是在水洼里躺着的,几天下来,浸泡的皮肤发痒,看起来白白嫩嫩的,浑身酸臭,那味道连我们自己都不敢欣赏了,估摸着我们如果这一次能活着离开这里的话,肯定得在医院里好好调养一下自己的皮肤了,这么折腾,不得皮肤病才怪。

哪怕是伊诗婷、林青、海瑟薇三个女人都不例外,就跟酸菜坛子一样,简直不忍直视,别说我这是在埋汰她们。所谓女人是水,男人是泥,女人是香的,男人是臭的,那全都是一帮读书人YY出来的,大家一个月不洗脚。谁都臭!

毫无疑问,这样的环境对我们的体能来说真的是个极大的考验。我们就像是行尸走肉一样,最开始的时候时候还有相互说说话,可是后来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是真的没力气,也没心思说话了!

奇迹,或者说异常,应该是在我们进入地下空间的第八天出现的。

事实上,是不是第八天,我也不太敢确定,在这里我们分辨时间唯一能靠的就是我们的手表,我统计过时间,那时候应该是我们进入这片空间以后的第179个小时,也就是7天零11个小时,当时一点白光,毫无征兆的就在我们前方亮起!

“快看,那里有光!”

胖子嘶哑着喉咙,一脸兴奋的指着前面,就像是要溺亡的人一下子抓住了救命草一样,就差没当场跳起来了,眼睛红彤彤的,不断呢喃着:“有光,有光,可能咱们走到尽头了,那里是出口!!”

其实根本不用他废话,我们也都看到了,在这样一片空旷黑暗的世界里忽然冒出一点亮光,谁看不到啊?

不得不说,当时我也兴奋的很,整个人都因为激动轻轻颤抖着。

是死是活,总算看到点动静了不是?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旅程的人,大概永远也想不到我们现在为什么会兴奋,时间仿佛回到了从前我们追寻西域三十六国旧址的时候,那时候就是这样,抬头看不见前路,再回首身后一片茫茫,入目之处,只有铺天盖地的黄色沙漠,颜色单调,毫无生机,那种绝望是无以言表的,哪怕只是看到一颗绿色的植物也会让我们兴奋一下。最起码眼睛里总有点不一样的颜色了不是?

而现在,我们就更加兴奋了,事实可能真的如胖子所猜测的一样,前方闪烁着白光的地方,可能是出口。

不过,很快,事实就让我们绝望了!

那白光所在的地方并不是出口,而是一团光源!!

最开始的时候,那白光就跟海上的灯塔一样,一闪一闪的,但是很快光晕就开始扩大了,一下子变得炽烈了起来。犹如冲上天空的烟花一样,“嘭”的一下子炸开,紧接着彻底照亮了整片地下空间!

这白光来的相当的突兀,也相当的炽烈,照得我们几个瞬间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我们几个已经在这鸟不拉屎的地下空间整整待了八天了啊,我们长时间处于黑暗之中。眼睛也早就适应了黑暗的环境,这个时候忽然被强光照了一下,那滋味儿……就跟被一颗闪光弹炸了个结结实实一样,视觉尽毁,两只耳朵里嗡嗡嗡的响个不停!

我只感觉自己双眼酸涩,眼泪就跟开了闸的洪水一样稀里哗啦的就下来的,成串儿的往下落,脖子上都湿漉漉的,那叫一个难受,我敢说,我爹当初死在秦岭大山的噩耗传回太原的时候,我都没这么哭过!!

这很不对劲!!

难道是敌袭?

我心里一个劲儿的咆哮。这白光来的太诡异,而且太有侵略性了,就跟冲着我们来的,故意给我们找不痛快一样。

这个时候,白无敌也在前面大吼道:“大家都小心一些!”

他说话的功夫,我就停到前面传来的悉悉索索的声音。那声音我熟,应该是这位云贵蛊王在放蛊了!

有他的蛊虫保护,让我心里踏实了不少,不过在这种节骨眼儿上,我也没法等着自己的视力彻底恢复了,感觉眼球的酸涩稍稍减轻了一些。最起码不至于会直接瞎掉的时候,我才咬牙硬坚持着挑开了眼皮。

泪眼模糊,视线涣散。

这个时候的我双眼几乎不聚光,只能看到眼前朦朦胧胧的一片炽白,恶狠狠的瞪着双眼,足足过了将近二十秒钟,才终于开始渐渐适应这种感觉了。

然后……我终于看清了散发出白光的是什么!

那……好像是一个人?

光源中心,隐隐约约的,我好像看见了一个人。

一个……披着铠甲的人?

那团光,就是从它的胸口散发出来的!!

这情景的我隐约觉得熟悉,不过因为距离太远,我也只能看清楚对方的一个大概体型。

对方的体型看起来极其生硬。准确的说,显得过于魁梧了。

怎么说呢?

对方的肩膀是极其宽的,腰部很窄,比那种健美先生的倒“V”体型更加的夸张,简直已经夸张到了一种反人类的地步!

人,或者是尸,肯定不可能有这种体型的!

倒是如果披了铠甲的话,有可能!!

因为铠甲有护心镜、护肩,上半身负重极大,所以,披了铠甲的人上半身会特别臃肿,但绝大部分的铠甲都有有束腰的。一下子把腰部狠狠勒紧,因此,披了铠甲的人看起来体型才会有那么夸张的倒“V”。

正因为如此,我才猜测,会发光的那位八成是披了铠甲的!

他是谁?

我需要望远镜啊!!

我手忙脚乱的就朝背后摸索去,情急之下,我已经忘记我的背包早就分担给胖子他们了,我背上的是金城公主!

事实上,进入这片地下空间以来,我都有点忽略了我背上背着金城公主这个事实,这位公主身子不重,和我的背包负重差不多,又一直没什么幺蛾子,消停的在我背上待着,除非没睡的时候稍有不方便会惊醒我,让我意识到自己背着一具尸体以外,绝大多数的时候我都是直接无视这位公主的。

现下,我这手忙脚乱的朝身后一摸。自然不可能的摸到什么望远镜,反而摸到了这位公主屁股。

准确的说,不是摸到了,而是捏了一把!

然后……更诡异的事儿出现了。

这位一直都没动静的公主,忽然扬起搂着我脖子的手臂,“啪”的一下就朝我的脸上的抽了一耳光!

我当时整个人都是懵逼的。紧接着的汗毛都炸了,下意识的扭头看了这位公主一样,她的脑袋仍旧搁在我的肩膀上,好看的俏脸对着我的耳朵,嘴角微微勾起,看起来说不出的恬静!

可是我看着却心里头发毛,因为我总感觉她那恬静的笑容背后似乎有一个灵魂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这回的乌龙可大了!

我连忙对金城公主告罪:“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有意耍流氓!”

金城公主没反应,不过那种有人盯着我的感觉却消失了。

我松了口气,这时候恰好看见周敬从他背包里取出了望远镜,然后我劈手就从周敬手里夺过了望远镜,凑到眼睛前一瞧。

当时,我整个人如遭雷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