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1章 身在北,心在南(上)/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的我还剩下了什么?

我想,大概只有我的眼睛了吧?

这是一种非常诡异的感觉,我思维迟滞,就像是一口气睡了二十几个小时,然后刚刚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一样,脑子里一片空白,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

但是,我的视线却是不受影响的。

那块三生石就那么在我自己的眼前浮浮沉沉,上面白雾氤氲,散发着一股神秘的气息,丝丝缕缕。犹如夏天时候刚刚打开冰柜散发出的寒气一样,正在一点点的下沉,然后顺着我的口鼻就钻了进来。

这个时候,我又一次失去了自己的身体控制权,身子不能动,脑子不能思考,但我还是本能的在抗拒和三生石又一次的接触,本能的尝试反抗什么,可……终究无济于事!

轰!

下一刻,我感觉眼前掠过一阵强光,然后,我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里没有钢筋水泥混凝土建筑的雄伟城市,这里也没有飞机汽车到处乱窜,这里更没有就像是血管一样嫁接在城市每一个角落的公路铁路。

这里只有低矮的房屋,青石板铺设起来的街道,这里只有骡马……

没错,我来到了古代!!

此时,我的眼睛是上帝视角。俯瞰着这一片世界,我不属于这里,但却能感受到这里的一切,这里的风,这里的阳光和水,我甚至能听到这里的人在说话……

而最开始的时候,我的视线是凝聚在了一座豪门宅院里。

这座宅院的门墩是圆形的,犹如战鼓,这说明这家人应当是官宦人家了,而且是武将,因为文臣的门墩是方形的。

还有门上的标示,足足有四根!!

标示。就是古代人家门楣上面突出来的木头柱子了,直接代表着主人家的身份,四根标示,那就意味着主人家应该是四品以上的官员!!

四级,乃至更高级的武将!

这座宅子的门户,可谓是贵不可言了。

这宅子我曾经见到过,而且也熟悉,正是我的前世出生的那地方!

只不过,如今在这里看这座宅子,感觉和当初从老疯子的三生石上效果完全是两个样!

怎么说呢……

这里的场景,仿佛我在亲身经历一样!

我能清晰的看到有一个和我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男孩儿裹在襁褓里被人从产房里抱了出来,也亲眼看着一个披着甲胄的中年男子把发丘印放到了那小男孩儿身边,然后那中年男子唉声叹气的说道--此物是我们家传,当初老祖在进入最后一座大墓的时候,明知自己必死,是故进墓的时候没有带走自己的贴身印信,留下这方印作为家传,其目的就在于告诉后人我们的家族如何立世的!而今,这方印便交给你了,但愿你能成为我葛家继往开来之人吧!

进入这片诡异的世界以后,我真的成为了那个襁褓中的孩子的一个最贴身的人。

亲眼目睹着他在襁褓中一点点长大,分享着他的喜怒哀乐。

他第一次开口说话,喊得是“父亲”。

他从四岁开始习文练武。

他从九岁开始学习《发丘秘术》。

他从十一岁开始他父亲带他行走大江南北,看山观水。分金定穴。

他从十六岁开始跟着他父亲下墓,为北魏王朝收敛死人财以充军用。

在他十九岁那年,他父亲深入南北朝交界处的去发掘一座大墓,墓里的粽子没能奈何他父亲,可是南朝的军队却将他父亲射杀。

家庭的主心骨死亡,整个家族一片混乱。他的叔叔、舅舅都想夺权、夺钱,他父亲积攒下的财富几乎被分刮一空。

也就是那个时候,他开始痛恨战争,痛恨南朝,痛恨他的家人,于是,他纠集家奴,一怒之下一夜之间将家里的亲人全部弑杀。

那一年,他二十岁,年方弱冠,踩着家人的鲜血成为了发丘一门的掌门人!

……

他的一生,每一个细节我都在参与。

在这片特殊的空间里,时间过的很慢,一天就是一天,绝不是流光幻影,仅仅是一个画面的问题!!

我的思维迟滞,只能用一双眼睛看着,就像是个木头人,约莫是因为我木讷吧,所以我竟然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在这片空间里陪着他走过了几十载岁月。

他一生的每一个细节我都了解到了。

而一直以来我对他的印象,第三次被颠覆了!

第一次接触他,是在花木兰墓室的壁画上,他给我的感觉是个洒脱的人,百辟刀为信物定情,从容淡定,不像是个将军,更像是个侠客。

可是,这个印象很快被颠覆了。

多伦说他愚忠,拓跋焘的刀都逼在他的脖子上了。他还不反,最后愣是被逼死了。

不过,当老疯子祭出三生石以后,再加上花木兰对他的看法。

这个印象仍旧是被推翻了。

很显然,这人也不是个善茬儿!

但是,当我真真切切的看完他的一生以后,我对他的看法第三次被颠覆。

我甚至不敢确定这是我的前世。

心机婊?

政客?

权术家?

这些词语恐怕无法形容。

真实的他,城府如海,心机似渊!

其实,他的一生走向,基本上我从三生石里的看了个大概了,但有这么两件事情。却是我在三生石、多伦、花木兰的身上闻所未闻的!

其一。

得到葛家杀气的地方。

那应该是一座大墓,具体位置我不知道在哪里,因为那一次他率领三千精兵离开京城出去发丘盗墓的时候,我竟然“跟丢”了!

当时的画面是这样的。

那是他开始为朝廷效力后不久吧,一天夜里,他带着三千精兵的从当时的帝都南门出去了。然后……我的上帝视角就关闭了!

当时我眼前一片漆黑,耳朵嗡嗡作响,整个人头晕眼花,说不出的难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我感觉很久很久,当我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视线已经来到了一片浩淼的天地,这里山河壮阔,我的那位前世正在匆匆忙忙逃命,浑身是血,至于他带出来的三千精兵,全都没了!!!

也就是那个时候,他得到了杀气。

至于,中间他到底遭遇、经历了什么,完全无从知道,仿佛就像是那段经历被直接从他的人生中抹去了一样,就算是三生石都无法探测出来!!

这是他的一生中我以前从未了解到的事情之一。

还有第二件,就是他人生的阵营了。

众所周知,拓跋焘应该算是北魏最有武勋的君主之一了,他所在的那个年代是五胡乱华末期。在此之前,许多胡族趁势纷纷进入华夏北方,屠杀汉民,建立野蛮落后的政权,互相攻伐,把吃人当成乐趣,将女子当成“两脚羊”,就是两只脚的羊,随军驱赶,充当营妓,饿了的时候宰杀吃肉,后来武悼天王冉闵一纸“杀胡令”出来,汉民暴起屠杀胡族,胡族这才渐渐式微,开始消停割据四方了,不过相互之间还是攻伐不断,拓跋焘就是在那个时候登基成为鲜卑族首领。北魏皇帝的。

他先后灭亡胡夏,北燕等很多政权,一统北方,建立了北朝。

然而,就在拓跋焘四处征战,一统北方的这段时间内。晋室南渡以后形成的南方政权南朝正在一步步的强大,甚至出现了“元嘉之治”的短暂盛世。

正所谓这一山难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南北两朝哪有公母之说,所以注定只能死磕了。

就在拓跋焘刚刚在北方立足稳定的时候吧,南朝刘宋政权不断北伐,给北朝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当时,南北两朝掐的难解难分,北方鲜卑族将士尸横遍野,南方也元气大伤,“元嘉之治”的老本全都被拼光了,盛世一去不复还。

而我的前世。在这样的历史环境中是如何随波逐流的?

事实上,我站在上帝视角,看到了我那位前世这样一段黑历史。

这段黑历史,花木兰不知道,拓跋焘……同样不知道。

那是正值柔然大举入侵的时候,拓跋焘亲征的柔然。南朝看到了机会,于是趁势于南方起兵,南北两面,对北朝政权形成了“南北夹攻”之势!

拓跋焘无奈,只能下达了“全民皆兵”的命令,调集一切武装力量去抵抗南朝进攻。

那个时候。我的前世还不认识花木兰,而且他正好就在南方!!

于是,他被送上了南北朝交战的战场。

那一场战争,北魏准备不足,吃了大亏,尸横遍野。但是因为抵抗凶猛,南朝退兵。

我的前世,在那场战争中被俘虏了!!!

他在南朝足足待了三个月的时间!!

在这三个月他干嘛了?

阶下囚?受虐待?

不!

他在南朝受到的礼遇!!

南朝当时的君主是宋文帝刘义隆,只要知道历史的,就明白这位是一个很贤明的皇帝,并没有屠杀战俘。而是对战俘中的汉人开始汉化教育,告诉他们自己的根是汉人,不应该为鲜卑人效力。

有意思的就在这里了,我的前世……秘密加入南朝!!

他和一大批俘虏暗中加入南朝,刘义隆许诺,如果灭亡北朝。他们将封王拜相!!

于是,就这样,我的前世被当成了秘密武器,在洗脑之后送进了北魏的朝廷!!

他们回去以后,只字不提自己被俘,只说在和南朝的战争中杀的兴起,一直追到了南朝的地盘上,后来九死一生才回来,刘义隆当然会配合他们的谎言,同时在南方发出了对我的前世是百般诋毁!

拓跋焘一看他们这么“勇猛”,当然高兴,个个都给了赏赐,加以重用。

当时,柔然和北魏的战争还没有结束。

于是,我的前世就开始盗墓为北方提供军用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认识了在于柔然的战争中表现突出的将领花木兰,看出花木兰是女子后,他……决定靠近花木兰!

目的,为的是花木兰手里的兵权!!就想着有朝一日,若是南方刘义隆起兵,他能说服花木兰和他一起造反,里应外合,灭亡北魏!!!

他对花木兰……原来并无感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