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4章 搭血桥/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时候,我虽然一样感觉不到自己的体重和生命特征,但是,我却已经彻彻底底的从那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中觉醒了!

我,保持着完整独立的思维!

所以,那道声音方落,我就猛然惊醒。

是了,听不老尸和伏地武士的意思,我是被他们强行推上了和前世对抗的路!

这一次锁龙窟之行来的诡异,种种情况都在告诉我,不老尸和伏地武士就是冲着我来的,他们应该不可能控制着应龙给我活活勒死,一切的一切,就是为了将我面对面的推到我的前世面前,让我们完成融合。抽取龙元精魄!!

看来,他妈的三清道人是看上我了!

这算是……替代品么?

我记得上一次在亚特兰蒂斯遗迹里我干掉多伦的时候,不老尸就曾经提醒过我,三清道人不会善罢甘休,我干掉了他的“作品”。会给我带来灾难。

看来灾难就是……三清道人看上我了,要我来当替代品!!

恢复了自己独立思维的瞬间,那么我现在在哪里,就很好解释了--不出意外,我现在应该是在我的意识空间里面,或者是类似于意识空间一样的地方吧,在这个地方,我将和我的前世面对面。

那么,来者何人,不言而喻!

我对他可没什么好感。当时就冷笑了起来:“别他妈把我和你扯在一起,老子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也没少干断人往生的缺德事情,但最起码老子有底线,多少能算个人,你是个什么玩意?谁裤裆拉链开了蹦出个你?别把咱俩拽一块儿,我丢不起这个人!”

我的那位前世沉默了,过了挺久,他的声音才幽幽在这片空间响起:“妇人之仁罢了!不管你如何竭力的否认,都不能否认我就是你这一条,只不过比你早生千年。”

“我不否认你是我的前世,但我以此为耻!”

我轻轻笑着:“行了,别装神弄鬼了,出来吧。”

话音一落,前方闪光之处,缓缓有一个人影现身,一点点的朝着我这边靠近了过来。

身材、走路的姿态……

真的是与像极了,只不过他一身戎装,满头长发,看起来比我英武倒是真的。

别说,我瞅着他这模样,心里头还真有点犯嘀咕--挺人模狗样啊!我还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屌丝来的,看来只不过是我没好好拾掇拾掇自己的造型罢了,早觉悟没准也不会在遇见花木兰之前单身二十来年了。

他就静静站在面前,面沉如水。

而我。我在不由自主的冷笑,克制不住。

“你身上戾气很重。”

终于,他开口了,摊了摊手:“我又不是你的敌人,何必呢?自己对自己。不必这么刻薄!”

“没觉得。”

我撇撇嘴:“似乎,咱俩现在就是被丢到角斗场上的角斗士吧?我活了,你就活不成,你活了,我就活不成。还有比这更激烈的对立吗?”

“谁说的?我想你是误解了,这地方,就是给咱俩一个面对面的机会罢了,并不是角斗场!我知道,在三生石前,你拒绝了和我融合,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之间就只能你死我活,我想我们还是可以沟通的,只不过我们之间因为遭遇不同,有了一些误会,所以你比较抵触我罢了!说到底,咱们本是同根,真坐下来好好谈谈,或许能化解很多东西呢?”

不得不说,我的这位前世口才比我好的多,说起来一套又一套的,和他一比,我感觉自己就跟个没念过书的草莽匹夫一样,人家的气度和姿态,还有城府。比我好的多,反正到现在为止都是温文尔雅的,一点都没火气,说了一大套以后,扬了扬眉。看了我一眼:“怎么样?咱们谈谈?”

我问他:“我和你有什么好谈的?”

“需要谈的多了。”

他笑了笑:“比如,我比你更清楚现在的情况,再比如说,我比你经验丰富,还有,我的道行也比你高,看到的东西也比你多。这些,难道不是你得耐心好好和我谈谈的原因吗?”

好吧,他说服了我。

现下我确实是一脸懵逼,连到底是怎么回事都没搞明白呢,脑子里的东西就是一些自己的猜测罢了,有太多疑问盘旋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或许,这家伙能给我拨开迷雾!

略微犹豫了一下,我点了点头:“好,咱们谈谈。”

“你看。我了解你。”

他摊了摊手,然后居然毫不设防,就那么非常从容潇洒的盘坐在了我面前,跟我说道:“不管你如何否认,我们都是同一体。”

“你废话太多了。像个喋喋不休的卖保险的。”

我看着他的从容潇洒,眼皮子狂跳。

现在他就坐在我面前,如果我动手的话……

想了想,我还是放弃了,我和他的对抗,是意志的对抗,和现实终究不一样,我到现在也有点吃不准他是个什么玩意,所以……还是先看看情况吧。

犹豫着,我也盘腿坐下了,面对面面对着他,想了想,我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是个什么东西?”

他不傻,我想,他应该明白我在问他什么。

我确实不是再骂他。

我真挺好奇他是个什么东西的。

他是我的前世,这毋庸置疑,转世的时候,他的灵魂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投入了轮回,于是我呱呱坠地,因为遭遇的不同,我的思想和他截然不同。

灵魂已经进了轮回,那么他肯定不是灵魂了,那么他到底是什么?以什么样的形态存在着。

果然。他很聪明,一下子就想明白了我在说什么,想了想,就和我说道:“我……应该算是执念吧!当然,道门那群伪君子喜欢将我这样的存在称之为心魔。”

说到这里。他自嘲的笑了笑:“人的一生,不光只有自己的灵魂会通过大脑记忆生平,人的肉身同样的在记忆,正所谓这一花一世界,人体内又何尝不是有无数个世界。譬如细胞什么的,其实,这些也在记忆我们的遭遇。如果一个人的执念足够强大的话,那么他死去以后,肉身镌刻的一生的痕迹就会渐渐形成意识。有时候这种意识在人或者的时候就会形成,道门的人将这种意识的称之为心魔,但是我却喜欢称之为执念,是真我的表现!念念不忘之事甚至有了意识,这难道不是真正的自我内心反应么?”

这等说法,我还是头一次听说!!

人的肉身,竟然也能记住一些刻骨铭心的事情,甚至因为过于执拗于这件事情,形成意识?

这尼玛……

不过,这生命的奥秘,谁又能真正破译呢,他说的,我的脑洞虽然想象不出来,但……勉强能接受吧!!

那么,看来这家伙就是我的前世的执念喽?我的前世所经历的事情他都知道。甚至,我的前世的所有知识他也知道?

真是活见久了。

结果他却笑了起来:“这又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道行越强大的人,表现出来的执念就会越强横,基本上死去的时候都会有类似于我的这种存在出现,可惜,我无法作恶,我生于肉身,也离不开肉身。”

我咧了咧嘴,犹豫了一下,就问他:“那……有关于你我见面……”

“哦,这是一种古老的手段。”

他轻飘飘的、不以为然的说道:“前世可这一世见识多,我记得在我们的上一世,曾经听说过这种手段,是道门的手段吧,叫什么来的……”

说到这里,他蹙眉想了想,然后笑着说道:“想起来了,叫搭血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