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5章 道门往事/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搭血桥?

我听的一愣一愣的。

对于道门,我可谓熟悉,因为有了青衣这个朋友,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也能多多少少算是半个道门之人了,好歹咱也学习了道门的请神术,以及一些阵法之类的不是?但对于这搭血桥,却从来是闻所未闻!

如果将我和我的前世连接起来的,就是这所谓的道门搭血桥之术的话,那这法子我可谓是有了亲身体会,在拿着死人做文章,怎么瞧这法子都是无比阴毒,不像是道门的阵法。

正所谓这道法自然,道门的一切归根结底就在于追求自然大道,比如天师道,这是养天地浩然正气,修的是灵秀明净,再比如全真道,也是借天地之气修自身,养心性,强健自身。哪怕是走了偏门的茅山道。其实也是玩阴阳生克之术,说到底还是难以逃脱咱们老祖宗那一套!

这玩尸体的旁门左道,给我的感觉倒像是邪术,怎么瞧着都是湘西那帮赶尸人最喜欢干的事情,怎么能和道门扯上关系?

不得不承认,我眼前的这位真的很聪明,真不愧是我那位城府深沉、机关算尽太聪明的前世的执念。传承了那个人的记忆、痴心妄想、老谋深算,察言观色那叫一个牛逼,我心里头刚刚一动,他就立马知道我在想什么了,当时扫了我一眼就笑着说道:“力量就是力量,天底下的力量殊途同归,哪有正邪之分?”

说到这里,他嘿嘿笑了起来:“真要论个正邪,这天底下还有比咱们修炼的杀气更加邪性的嘛?你现在也不是刚开始修炼杀气了,我想这一点你一定很清楚。”

说真的,我一点都不想与这样的人谈话。

他这一句话可谓是戳到了最关键的地方上了,我当时面色一窒,几乎是情不自禁的想到了一直以来蛰伏在我心底的那头“野兽”。

若没有佛祖舍利压制,现在的我会是什么样?

我想,怕是我早就已经走上一条不归路了吧?

我不想和他在正邪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直言道:“哪来那么多废话?这搭血桥到底是怎么回事?”

“道!门!禁!术!”

他抬起眼皮看了我一眼,口中缓缓吐出四个字,然后语速忽然加快,就跟放鞭炮似得噼里啪啦的将他所知道的东西全都给我倒了出来:“这种术,产生于东汉年间。当年,天师道的祖先张道陵首开天师道。一时间,修道之风日渐增长,尤其是张道陵得到皇室认可以后,天师道威望大涨,尤其是在当时的贵族阶层,王侯将相们纷纷开始修道,有的真的是一心向道,有的是附庸时尚,也有的是为了追求那虚无缥缈的长生,不过有了这些人的带动,修道在民间也开始盛行了。

总之,那是道门发展的盛世吧,这样的盛况甚至一直持续到了东晋年间,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想必你应该都是知道的,我就不在这里多说了。

在那样一个大时代背景下,道门的发展自然是极为快速的,很快,涌现出了很多很多的流派。

搭血桥这门古法,就是在那个时代出现的,并且自成一个流派,一个名字已经淹没在历史长河中的流派,这个流派叫做--往生门!

搭血桥,就是往生门的核心古法!”

我的前世娓娓道来,终于,我了解了这搭血桥到底是怎么回事。

最初创造出这门古法的,其实是张道陵收的最后一个徒弟,一个道号叫做“青云”的道人。

这个道人是张道陵晚年收的一个徒弟,那叫一个惊才艳艳。在当时可谓是极具盛名,我的前世说在他们那个时代仍旧有这个人的传说,只可惜,这个人成为了道门主要封杀对象,声名日渐衰落,到了我们这个时代,就连道门都已经日薄西山了。更别说他这个道门刻意雪藏的人?所以,我不知道青云到底是谁也很正常。

据说,这个青云是张道陵最看好的一个弟子,九段改命,而且改名成功了,可以说是张道陵门下最年轻,但却道行最高的一个弟子了!

在当时,甚至张道陵的徒子徒孙们都喜欢将他称之为青云祖师,一致认为这个人将会是张道陵之后的天师道领头人,是继往开来之人,可见他在当时有多高的赞誉!

青云是个高手,但凡高手,都有一颗追求超越、探索未知的心,通俗的来讲,就是好奇宝宝。

青云也不例外,他同样是个好奇宝宝。

古往今来,一直都困扰着修炼者的最大的问题不外乎就是轮回了,,修炼者死后,灵魂不去阴间,会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但是这个地方到底在哪,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活人一无所知,没有人能沟通那里!

这个困扰着修道者无尽岁月的问题,也把青云困扰了。

九段改命之后,他触碰了这个就连张道陵都无法窥破的领域。

很显然,他也一无所获!

于是,热闹了,对于一个心高气傲的人来说,他哪能受得了这样的失败啊?古往今来的每一个成功者,都是偏执狂,青云也是,他在追寻往生之秘的路上越走越远,甚至成为了很深的执念。这些执念记录在他身体的每一个地方,渐渐形成意识,也就是道门所谓的心魔,影响着青云的做事。

后来,青云也觉得自己的执念碍眼,他做出了一个决定--直面自己的心魔,斩掉它!

心魔执念镌刻在肉身上。要直面,就得首先见到他的心魔!

青云是个鬼才,也是个天才,他确实想出了办法!

首先,他灵魂出窍,灵魂离开了,执念意识就会复苏。

出窍这等手短,我以前听青衣说过,是道门的一种秘法类似于请神术吧,但却不能持续太久,否则就回不去了。

然后,以自己的鲜血为媒介,将他的灵魂意识和肉身连接在了一起,然后再从外界施以庞大的压力。再配合着青云开发出的符文古阵,这样一来,就能让他的灵魂和在肉身内复苏的执念意识来个最亲密的接触了!

果真,青云见到了自己的心魔!

可惜最后的结果是,他没有斩掉心魔,反而被心魔说服了,和心魔融合。在追寻修道者往生的路上越走越偏!

可能是在开创搭血桥的时候有了什么感悟吧,青云对搭血桥更加感兴趣了,于是他开始用普通人来做实验。

说白了,就是寻找前世有执念的普通人,然后将这个人的前世尸体里的执念以大法力唤醒意识,然后再将执念意识和这个人现世的灵魂用搭血桥的方式糅合在一起……

为什么要找普通人?

因为前世如果是修道者的话,灵魂不去阴间,早没了,到哪再找现世之人?像我这样两世修道者的,真的是绝无仅有!

结果……就算是普通人的前世之尸和今世之身融合,也会一下子变得无比强悍!

青云可能是感觉这个实验能让他看到修道者往生之秘的一些蛛丝马迹吧,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用这种法子造了很多两世融合的怪物。

后来,张道陵发现了他干的事情。

张道陵可不认为两世融合是什么正道,觉得这会祸乱阴阳,总之,师徒二人在这个问题上产生了很大的争执,最后,青云判出天师道,带着他制造的怪物创建了往生门。

意思不言而喻,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追寻修炼者往生之秘。

判出天师道以后,青云做事更加肆无忌惮了,后来终于惹怒了张道陵,张道陵说他坐化之前不能看到自己教出来的贼子祸乱阴阳,于是带着天师道和许多道门分之绞杀往生门。

青云双拳难敌四手,更加扛不住积蓄深厚的天师道,就这么被剿灭了,带着他的执着和那群怪物一起灰飞烟灭了。

这就是搭血桥这门古法从创建到成为道门禁术,最后失传的一个大概的过程了。

别说,听我的前世说完,我还真觉得没准用在我们身上的就是搭血桥这门古法了。

首先,那条应龙袭击了我,将我袭击的鲜血长流,血全流到了我前世尸身上,而我,也即将濒死。

人在濒死之际,灵魂不稳,会有出窍现象,这么一来,我的灵魂可不就是和我前世的尸身嫁接了么?

这还不算,还有那条应龙施加的外力以及那神秘的符文。

说到底。和青云改良版的搭血桥简直是一模一样!

只不过,青云最多就是把搭血桥用在了普通人身上,而三清道人找到了我这个世间罕见的转生修炼者,将搭血桥用在了修炼者身上!

“现在你明白了吧?搭血桥嫁接,并不是意味着把咱们送在了角斗场上,非得拼个你死我活才行!事实上,古往今来,所有用过搭血桥和前世融合的人,基本上没有哪个和前世执念死拼的,绝大多数都选择了融合,融合才能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

我的前世一下子兴奋了起来,语速飞快:“毕竟,前世也是自己,前世的执念,就是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渴望!你难道不渴望强大,你难道不渴望拥有无上的权利?你肯定想,只要有力量,就能捏碎一切!两世都是普通人融合后还那么强悍,更别说咱们了,咱们可是两世都是修炼者啊,而且都是天师,一旦融合,我们将无比强大!而且我也看得出来,你的阳寿干涸了,活不了多久,只要咱们融合,在吸收掉龙元精魄,到时候再改命,成功把握十足,合则两利啊!咱们完全没必要死拼的!”

说着,他直接就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脸激动的朝我凑了上来,脸上的那股子笑容和眼睛里的狂热让我不寒而栗!

妈的!这个疯子!

我心里咒骂了一声,说真的,很想现在就弄死他。但是……还不是时候啊!

我现在基本上明白三清道人想干嘛了!

先用三生石引导我温和的去融合,不成功,那就说明我对前世排斥,然后,他就用搭血桥提供一个我和前世见面的机会,他也是算准了,我对前世排斥,最后肯定得掐起来,掐起来就是不死不休,干死一个另一个得到两世力量。

无论是我们谈妥融合,还是干死一个,反正最后都得融合,都是朝着三清道人的预计目标出发的。

好算计啊!

可是,我还真无解。

但是,现在还不是我和前世撕逼的时候,除了三清道人的算盘以外,我还有疑惑呢,当下我连忙阻止了我前世朝我贴过来的动作:“等等,我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

他皱眉,看起来有些不爽,不过还是按捺住了:“问吧!”

“你在哪里得到的杀气?”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终于问出了盘桓在心底很久的问题:“得到杀气的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上千精兵为何一个没出来?为什么从三生石里看不到那段过去?还有,为什么你一口咬定自己能轮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