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9章 游戏规则/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的乌木,看上去是极为狼狈的。

身上的衣服有很多处已经破损了,浑身都是血,头发凌乱,脸上也脏的很,到处都是血污,两只手扒着石桥上石板的缝隙,看着别提多可怜了,明显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十分惨烈的战斗!

现在的他,已经不背着棺材了,至于那具不化骨,更是没影儿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去哪了,是不是被干掉了。

难怪我们出来以后,这山洞口的地方遍地都是粽子的残肢碎体,敢情是乌木干的啊!

根据林青说的情况,当时玄尘一死,白无敌一说撤退,这家伙立马开溜,跑的别提多快了,林青连他个人影都没逮着,他从哪个方向突围的更是无从知道了!

没成想,这家伙和我们是走的一道!

也就难怪刚才一直吊在石桥旁边装死,老子拿手机手电筒一晃。立马就开始往上爬……

说到底,这家伙是听到了我们几个的动静儿,知道冤家路窄,仇人相见了,那时候他自个儿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没了不化骨,他这个天师级的赶尸人屁都不是,碰到我们可不就是死路一条么?所以干脆躲起来了!

不得不说,丫还挺会挑地方,给我们结结实实的唱了一出“灯下黑”,就躲在我们不远处的石桥一边,愣是藏了那么久,如果不是海瑟薇无意间照到他的话,今儿个还真得让这条大鱼给跑了!!

我估摸着,后来我们发现了他,这家伙也是知道藏不下去了,所以干脆想跑。

没成想,他高估了自己的身手。强弩之末的他在桥边吊了那么久,我估计他胳膊早就麻了,一下子都没爬上来,等好不容易缓过劲来上半身爬上来的功夫,正好被我们撞了个正着!

不过这家伙也脸皮厚,我跟他笑,他居然也跟我笑,脸上的笑容别提多谄媚了!!

一看他这笑容,我就更开心了,不过我相信我脸上的笑容这个时候没什么温度,绝对和开朗什么的不挂钩,最多最多就能算是……阴冷!

妈的,以为自个儿笑的萌萌哒?

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今儿个撞在老子手里,不给丫玩出粑粑来算老子没种!

当下,我就笑眯眯的蹲下,轻轻抚摸了一下乌木的脑袋,揶揄道:“哟,这不赶尸人的传奇高手乌木么?咋的啦这是?吊这儿玩呢?”

出乎我预料的是,被我跟摸孩子脑袋似得摸头的乌木也是真没节操,好歹一天师级的高手,连点骨气都没有,被我摸头羞辱一点都不害臊,反而笑的更加灿烂了。看的我都无语了,今儿个这事要是我俩掉个位置,我吊在这儿,他蹲着摸我头,我能羞愧死,干脆直接撒手掉深渊里摔死得了。活着干吗?受辱啊!

这货可倒好,我看他好像还挺自在的!

这种灿烂的笑容在他那张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黑脸上绽放出来,看起来别提多别扭了,当时就激情澎湃的大喊了一声:“天哥好!”

别说,他忽然来这么一出,真给我吓了一大跳!

然后,乌木灿笑着说道:“啥赶尸人的传奇高手乌木啊,喊我小乌就行!”

“噗!”

当时我身边的几个人就乐了,陈煜这人也真的是,不知道给人留点面子,一样蹲在乌木身边,“啪啪”拍人家的脸,流里流气的说道:“哟,天哥都喊了,不知道回答问题啊?你天哥问你是不是吊这玩呢!耳朵聋啊?听不见?”

他看上去是在拍人家脸,实际跟抽耳光没区别,用的劲儿别提多大了,每一下子都是又脆又响亮,我都能瞧见乌木的眼角都在抑制不住的抽搐,不过这人也是真能忍,被这么羞辱,还在笑,我也是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他觉得表现的跟条狗似得。我就能放过他?

学刘邦呢啊?可惜,老子不是楚霸王,压根儿不会因为他的低姿态就会放过他!

“啊,没事锻炼锻炼身体。”

乌木厚颜无耻的说了一句,然后看了我一眼,有些尴尬的说道:“那个,天哥,好歹咱也队友一场,能不能先把兄弟拉上去咱再唠?”

兄弟?

老子呸!

我特么当时的就觉得反胃,张嘴一口浓痰哈在了他脸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最近没喝水,有点上火,来的格外的浓,都挂丫脸上了!

乌木眼角抽搐,但没说话。

我冷笑着问他:“想上来啊?”

乌木点头。

“行!”

我更乐了:“想上来也行,甚至,想让我放过你都行!但你得陪我玩个游戏!”

一听我要放过他,乌木当时眼睛就亮了,忙不迭的点头:“天哥您说,您想玩游戏,兄弟陪着!”

又是兄弟……

我又想吐他一脸了,不过觉得跟这种人浪费口水没必要,所以干脆直接开门了:“这样吧,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回答一个!如果你说实话,我就往上拉你一点,直到把你拉上来为止,如果你说假话……我这边的人就踹你一脚,直到把你踹下面摔死!当然,我也不会上来就让陈煜踹你,那我估计你得直接掉下面的深渊你!所以咱从力气小的开始,最开始是周敬,然后是海瑟薇,再是林青,然后是陈煜,最后是我,怎么样?”

“成,天哥喜欢这么玩,那咱们就这么玩!”

乌木忙不迭的说道:“我保证不会说假的。”

我心里冷笑,懒得和他浪费嘴皮子,直接问道:“说吧,为什么想置我于死地?咱俩往日无怨。是近日才有仇的,我估计你也是受人指使的吧?说说呗,我听听是谁想弄死我?”

乌木愣了一下,然后脸上挤出笑容说道:“哪能呢?我哪能想弄死天哥您呢,那天我真是想帮你对付你背上那鬼东西来的,没成想天哥您误会啦……”

他话还没说完,周敬这小子二话不说冲上去对着他的脸就是一脚!

周敬这小子下脚可黑了,直接就是对着他的鼻子招呼的!!

这小子年岁不大,但别以为没力气,他跟着我走过秦岭大山,去过西域三十六国旧址,还深入过亚特兰蒂斯遗迹,跟着我跋山涉水吃了多少苦?早就不是寻常孩子了,磨砺的完全能称得上是一条小男子汉!

别说,那苦他妈的现在城市里的男人哪个能扛住?拉出去溜溜保准哭爹喊娘!

跑山路跑出来的腿,力气能小吗?而且我给他买的军靴全都是定制的,底子厚,特沉重。而且鞋头是包着钢板的,这一脚下去,哪怕是踢得腿,我估计也能直接给一壮年男子踢跪下,更别说踢脸了。

当时我就听乌木的鼻梁骨发出“咔嚓”一声脆响,估摸着鼻梁骨已经被踢断了。皮开肉绽,鲜血狂飙!

他本人我估计也是没想到周敬这孩子说下手就下手,而且还那么黑,猝不及防之下挨了这么一脚,当时就“啊”的惨叫了一声,抠着石板缝隙的手一松。整个人当时就朝下面落了一大截,好在及时抓住了石桥边缘,勉强没掉下去,吃痛之下当时就破口大骂了起来:“你他妈的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说假话挨罚,游戏规则!”

我冷笑着走上去,一脚踩住了乌木抓着石桥边缘的手。来回拧动,疼的乌木“嗷嗷”直叫唤,我看差不多了才终于停下,然后俯视着他问道:“还不打算说?”

“我说!我说!”

乌木也是真的受不了了,再没和我打马虎眼,连忙说道:“是曹家和K党!!事情是这样的。曹家公开向你宣战以后,消息很快就传到了K党,你也是K党的黑名单上的头号选手,他们的目标一样,都是不希望葛家再走出一个天师级的传人,因为天师级的葛家人太可怕了,你道行精进的很快,这让他们非常不安,觉得必须提早扼杀你,所以,最后曹家和K党联合了。然后,他们找上了我,说只要我能在这次任务里找机会干掉你,K党悬赏你的一亿美金全部给我,而且K党还答应帮我找一具有价值的古尸!这仅仅是K党的条件,再K党条件的基础上,曹家又追加五千万美子的赏金,同时还答应把我手下的几个人安排进天道盟的高层……”

卧槽!

果然和我猜测的一样!!

好大的条件啊!!

曹家,K党……

老子记住了。

我还真没想到自己的脑袋这么值钱了,沉默着想了想,我就又问乌木:“很好,现在是第二个问题,你的不化骨呢?”

乌木脸色变了,过了良久,才咬牙缓缓吐出了两个字:“挂了。”

“哈哈!”

我当时就大笑了起来,连连拍手,等笑完,才长长呼出一口气:“好了,我的问题问完了。”

乌木一脸欣喜的问我:“我可以上去了?”

我看了陈煜一眼,缓缓道:“干掉他!”

乌木当时脸色就变了,大叫起来:“葛天中,你他妈的王八蛋!你说了我回答你的问题,你就放过我!”

这么天真?

我当时就乐了,扭头饶有兴致的看了乌木一眼,轻笑道:“你可是我的死敌啊,我跟你说的话,你也敢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