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1章 天师祭刀/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乌木的话,我半信半不信!

尸丹,或许他是真的有!

因为他太年轻了,年纪恐怕是比我大不了多少!

赶尸人和我们这些人不一样。

无论是道门、亦或者是我们葛家,再或者是相门,全都是靠自己的,我们的修为全都在自己身上!所以,若是极有天资的人,修炼己身的时候进境特别快,在年轻的时候踏入天师级不是不可能。譬如青衣。

当然,我是不算的,用青衣的话说就是我天生八字阳弱,身子不行总是生病,若修习杀气,在最开始的时候得有很长一段时间需要用来强身健体,夯实身体的基础,起步和别人相比那是差远了,资质绝对算不上好,能这么快的走到现在这个地步,全是因为个人的际遇,不能说是运气好,运气好的人不至于像我一样,常常碰上了不得的东西,一路走来,几乎是一步一个坑,哪次不是把自个儿撞得头破血流?只能说是命运把我推到了这个地步吧,我自己其实也是没什么选择的。

而赶尸一门就不一样,他们的修为不在于自己,而在于他们养的尸!!

赶尸一门。练过桥功,雪糯净身,除此之外,就是修习一些控制行尸的秘法了……

说到底,他们这一门所习练的一切,都是为了控制行尸而努力着,他们本身不算多么牛逼!

这一切的一切就决定,赶尸一门的人要想得到厉害的古尸,那是需要岁月的积淀的!!

姜是老的辣,人是老的毒,只有积累无数的经验,赶尸人才有可能得到一具天师级的行尸,否则一个生瓜蛋子直接撞上旱魃,他连自保都不行,更别说依着经验设下秘法来控制旱魃了!

这一切就决定,赶尸一门的人要在年轻的时候有所成就太难了,经验是他们能不能得到一具厉害行尸的关键之处!!

纵观湘西穷山恶水中走出的赶尸人,但有道行强悍的行尸相伴者,哪个不是垂垂老矣?

与之相比,乌木太年轻了,可他却拥有一具不化骨,这让我不得不多想--说不得,不化骨真的是他自己培养出来的,要不然,以他的年纪、经验、眼力。自己去降服一具不化骨太难了,基本没有什么可能!

不过,如果他还有第二颗尸丹的话,要说放在家里,我他妈说什么都不信!!!

这绝对是屁话!!

尸丹是什么?是经历了天罚。已经成道,近乎神邸的行尸体内凝结出来的!只要行尸完全吞噬,立地进化成行尸的高阶形态!!

这也就意味着,这对于养尸人来说是至宝,是一步登天的青云梯!!

这种东西,乌木敢放在家里?

谁得到尸丹,就意味着谁能直接成为天师级的赶尸人,从此站在我们这一行的巅峰,要什么有什么!

只这一条,就够兄弟决裂,骨肉相残!

须知,赶尸人一直都是我们这一行里情感最淡薄的一类人,也是他们的因缘际遇决定的。

想想吧,一群从小就练过桥童子功,没有家人,只有行尸陪着的人,能好?人都得变态了,在赶尸人的眼里,行尸比人顺眼的多的!

这绝对不是我在闭着眼睛瞎说,我以前就听说过。赶尸人到了年纪以后不会成婚,而是整天走街串巷的寻找目标,怎么个找目标法子?男性赶尸人看哪家大姑娘小媳妇漂亮,女性赶尸人看哪家大叔小伙子漂亮,瞅上了就给人整死养成粽子,然后和粽子粽子结婚!

变态不?

搁咱正常人眼里,一个大活人还不比一具冷冰冰的尸体好看?但是在赶尸人眼里,活的绝对不如死的好看!

这还不算,更变态的还在后面,他们和粽子成婚以后可不是真的摆那儿看着玩,“尸媾”的丑事常有发生!

这就是这么一个变态的群体,你说说这些人有什么感情?为了一颗尸丹,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赶尸人是孤独的!

乌木这人看起来普通,实则心思狠毒的很,赶尸人是怎样的一个群体他心里能没数?综合这一切。敢把那颗尸丹放在家里才怪!

我敢断定,这么珍贵的东西,他一定是随身带着的。

别说他,就连我都有这毛病,譬如雮尘珠、发丘印这些东西,我全都是随身携带!

所以,乌木一张嘴,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搜身!

要嘛,他没有尸丹,骗老子的;要有。准在他身上!

反正就是不可能在家,他那家特么可不安全的很!

“葛天中,你这个骗子!”

乌木当时就懵逼了,大概打死他也没想到我会直接这么干,一脸凶狠的咒骂着我。几乎快把我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反正是什么难听说什么,最后林青上去“啪啪”甩了他俩大耳刮子,这家伙才终于消停了。

然后,林青扯着他的头发就往石桥上拖,乌木也知道上来没他的好,当然要闪躲了,然而没什么卵用,他就吊在石桥上呢,挣扎的厉害不小心掉下去立马就要命。出于求生的本能,他还是不敢撒手跳下去,最后被林青扯着头皮拽的惨叫连连,跟条死狗似的被拖到了石桥上。

林青也直接,比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还剽悍。跟我在一起最快也就是抠脚挖鼻孔,现在她干脆直接变成女流氓了,只等乌木一上来,二话不说就开始扯人家身上的衣服!

嗤啦……

嗤啦……

几声布帛撕裂声过后,乌木就被扒的就剩下一条红色三角裤衩子套在身上了。

林青把拽下来的衣服碎片随手抖了抖,鸡零狗碎的东西倒是没少抖出来,其中还有一些照片,不堪入目的那种,就是乌木和一具美艳的女尸在一起,估摸着那女尸应该就是他的“粽子媳妇”了。瞅着别提多恶心了,我心说这人也是真埋汰,赶尸人的毛病一样不差不说,还把“陈老师”的拍照传统都沿袭下来了。

可唯独没有……尸丹!

“陈煜,给你找东西呢,你咋不上来伺候伺候这位爷?”

我瞧了陈煜一眼,冷笑道:“内裤也给我扒了!”

“王八蛋!!”

乌木当时就愤怒的大吼了起来,可惜没用,陈煜上来扯住他的裤衩子“嗤啦”一声就直接把他的红裤衩子给扯掉了。

可惜,还是没有找到尸丹。

看来……这家伙是在唬我了。哪里有什么狗屁尸丹?

不过,估计也是陈煜的动作太粗暴了,撕扯的时候伤到了不该伤的地方,疼的乌木当时就“嗷呜”惨叫了一嗓子,都不像是人的声音了,别提多凄厉了,瞪着我怒吼道:“士可杀不可辱!!我已经说了尸丹在我的家里了,你何必又要侮辱我呢!”

“因为我准备干掉你啊。”

我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没有尸丹,我也就懒得和这个人继续废话。浪费我的时间了,嘴角情不自禁的挑起了一抹弧度,但绝对不是微笑,缓缓举起了手中的百辟刀,怔怔盯着刀锋上流转的寒光。一字一顿的说道:“要买命财,买命钱没有;要你帮我,你也不可能帮我;你说,我留你何用?”

不得不说,乌木这个人的危机感还是挺不错的。约莫是从我举手投足的行为中他猜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也顾不上自己一丝不挂了,竟然直接从地上爬了起来,连忙说道:“我有尸丹。我真的有尸丹!!你不要杀我……”

现下,我心意已决,哪里还再肯听他多说?

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和判断,绝不相信敌人的语言!

当下,我抬脚就狠狠踢在了乌木的膝盖上,我现在一身龙力,这一脚崩出去,哪里是乌木能受的了的?话刚说了一半,就听他的右腿爆出“咔嚓”一声裂响,右腿当时就断了,看样子都是粉碎性骨折,整个人也失去了平衡,身子一歪,直接倒在了地上。

最开始的时候,他还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满脸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右腿,过了半响才声嘶力竭的惨叫了起来。

“既然你活着没用,那……我就拿你来祭刀吧!”

我长长吐出一口气,看着自己手中的战刃,轻轻说道:“今日我鼎立天师级,葛家不足七段不能见血的魔咒已经在我身上破除了,正好拿你祭刀,以你之血对天盟誓--我与曹家的战争,最血腥的帷幕拉开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