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9章 来电/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我的决定,林青他们没说什么,问明白以后就全都散去了,不过他们的眼神我却读懂了,无非是不看好我的等待。

毕竟,算时间,青衣他们应该早就来这里和我们会和才对!!

这么久不来,再加上分别是的形势情况,实在是让人无法往好的地方想。

只不过,林青他们大概不知道的是,我只是在尽一个做兄弟的力!!

仅仅是……尽一份心意!!

其实,最好的方法,就是我们重返锁龙窟,在那附近继续寻找,可是我能那么做吗?

大漠雪山。环境恶劣,我要再回去,简直就是拖着林青他们和我去送命!

我是我们这一拨人里的领头人,需要考虑的太多了,一举一动牵制着太多人的生死。哪能率性而为?那太任性了,也很不负责。

我相信,青衣他们知道情况以后也不会怪我没有返回去找他们,我们出任务不是孩子过家家,真的是脑袋吊在裤腰带上,尤其是我这种领头的,一个决定错误,就会拉着所有人跟我一起去死,真的没有任何生还的机会!

因为责任,我不能回头去找。拉着更多人重新冲突十死无生的地方,林青他们爱着我,也信任我,但这并不代表我有权利送他们去死,即便他们心甘情愿。

但因为情义,我却能在这里等!!

这总不是危险的事情吧?

这是目前为止,我唯一能做的。

之后,我带着陈煜回了帐篷,他身上的伤我没有处理,血姑鬼尸的恢复能力特别强,他自己就能恢复,倒是我自己,被他咬破的地方伤的不轻,我随便去车里去了些医用酒精和纱布给自己包扎了一下,然后就回去继续守着陈煜了。

虽然,现在他看起来继续爆发的可能性不太大了,但小心无大错,总不能因为我的失误让次仁老爹他们跟着我遭殃不是?

这一夜,注定不眠,但是很安静,只能听到平原上风声和偶尔一两声的狼嚎。

一直等第二天早上七点钟的时候,这份平静才终于被打破了,外面到处都是干活儿的号子声,我走出去瞧了瞧,格桑告诉我。是次仁老爹要拔营返回他们的牧区了,那里的草地这个季节已经开始发黄了,用不了多久,昆仑山口就该下雪了,那是最后一波秋草。他们必须得赶回去准备过冬的草料了,此前因为雪人的事情闹得他们人心惶惶的,草料不足,如果不准备好草料的话,他们就难捱了。

好歹和次仁老爹他们相处过,而且也结下了善缘,现下要分别,我琢磨着怎么也该去和老爹告别一声,所以就去了。

兜兜转转的在混乱的营地里转了好几圈,最后终于在一个正在起拔的帐篷后面找到了次仁老爹,他正和扎西在一起坐着,不过看上去不是很开心,正在闷闷不乐的“吧嗒吧嗒”抽旱烟,而扎西也看上去气鼓鼓的坐在一边。

我一瞧这情况,当时也有点懵,我还以为扎西这汉子就会傻笑呢,没想到竟然也会生气!

不过也真是想啥来啥,刚琢磨扎西竟然会生气,结果这傻大个一瞧见我来了,立马咧嘴“嘿嘿嘿”笑了起来!

“哼!”

次仁老爹似乎更加不痛快了。瞪了扎西一眼,别过了脸。

“咋的啦这是?”

我一瞧就知道这爷俩可能是闹矛盾了,当时就凑到次仁老爹身边坐下,笑着说:“老爹,你咋还和扎西生气呢!”

“是他……”

次仁老爹当时就爆发了,跟我说:“他竟然不跟我回家了,他是喝着我们的酥油茶长大的草原雄鹰,不跟着我回牧区,想什么呢?”

“嘿嘿嘿……”

扎西当时又傻笑了起来。

这人真是……

我郁闷了,你没看见你爹正生气呢么。还傻笑了!

我瞪了扎西一眼,扎西终于不嘿嘿傻笑了,然后我才凑到次仁老爹身边问:“老爹,扎西为啥不跟你回牧区了?”

“他想跟着你走。”

次仁老爹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说跟你走了一趟以后,认准了那种生活,那才是勇士的生活,不想跟着我回牧区了!”

原来是这样……

我不明白扎西是怎么跟次仁老爹沟通的,为什么次仁老爹能从他“嘿嘿嘿”的傻笑中读到那么多的信息,可能是亲骨肉的原因吧,总是有一种默契的。

一下子,我也不知道该说啥了,毕竟这是人家父子俩的事情,起因还是因为我,我在这事儿里的身份真挺尴尬的,所以自然不好说什么的。

我原以为次仁老爹是觉得扎西跟着我太苦了,而且做的事情都特别危险,所以才这么坚决的不同意。

结果后来次仁老爹和我一说,我才终于明白了。

原来,次仁老爹根本不是怕跟着我受罪,他其实还是挺相中我的,觉得我怎么也不能让他儿子吃亏,不过……他儿子啥样他也知道,老爹心里都明白着呢,虽然总喜欢和外人说扎西是雄鹰,但智力问题老爹一直挺头疼,他是怕扎西跟着我给我添乱!!

他们藏民淳朴直接,扎西也有这种特点,一言不合就开干,扎西本身智商就不太好,跟着我出去万一给我惹事……

这就是次仁老爹的忧虑!

我一听,心说太淳朴了,自己的亲骨肉要离开自己,不考虑自己以后会思念,也不考虑扎西跟着我要承受的危险,首先考虑的竟然是会麻烦到我。这种品质,在当今的社会里哪还有啊。

“老爹,你想多了,扎西其实没少帮我!”

我跟次仁老爹说:“如果您同意,扎西也想跟着我。那我就带他走出去瞧瞧,内地的好医院多,也能帮扎西看看病,没关系的,不麻烦!”

次仁老爹还想推辞,以为我是碍着面儿不好拒绝,后来我好说歹说,他才终于知道我是真挺看中扎西的,犹豫了一番后,点头认可了。

就这样,扎西留在了我身边,而次仁老爹和我说了一声以后,就去忙着拔营的事情了,他们牛羊多,牧民也多。来来回回折腾了大半个上午才终于折腾好了,然后拔营西去,我是目送着他们的离开的。

次仁老爹他们一走,这里就剩下了我们,在我的决意下。我们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一天……

两天……

时间在一点点的流淌,在第七天的时候,陈煜终于醒了,他果然已经突破了,直接站在了天师级。进度非常惊人!!

至于青衣他们,仍旧是没什么消息的,每天早上醒来,我都会去西边等着他们,一直等到日落。

最开始的时候,林青他们会陪着我,后来,他们也失去耐心了,就离开了,只有扎西和金城公主还在陪着我。

这俩,一个不说话,一个就会傻笑,倒是真的是俩好听众,于是我每天都和他们说我和青衣那些人的点点滴滴,一点一滴。每一个细节,每一件小事都会说……

不是我话多,我只是用这种方式来抚慰自己内心的忐忑,和遏制我的担忧与绝望。

是的,就连我也开始渐渐绝望了。

就这样,我们在这里整整等待了半个月,终于在第十六天的时候,我得到了青衣的消息。

当时,是林青来找我的,她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手里拿着一部手机匆匆忙忙跑到了我面前,然后和我说:“是青衣的未接来电!!!今天早上他打给我们的!!是青衣在龙虎山的时候经常用的那个电话号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