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3章 舍得一身剐,全了兄弟义/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去吧!”

花木兰望着茫茫荒原,晚风微疾,压得平原上的荒草都抬不起头,天穹也是黑黢黢的,环境多多少少有些压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花木兰的眼神里多多少少的带上了一丝愁绪,轻轻将头枕在我的肩膀上,一时间不说话了。

这里很静,除了风声什么都听不到了。让我心里非常的宁静,不自禁的揽上了花木兰的肩膀,如果不是我背上还有一个金城公主颇为影响气氛的话,这一刻或许对我和她来说是唯美的。

“其实,如果不是有青衣在中间,或许……这一次我就不回去了。”

我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对着花木兰敞开了心扉,将一直憋在我胸口里的那些话全都说了出来。这些话,在我胸腔中已经激荡了太久太久了,有些话甚至可以说是大逆不道,如果传入那些卫道士的耳朵里面,恐怕会惹来大祸。

但是在这里,在这片与繁华无关的荒原上,在我自己的妻子面前,我终于是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我对天道盟没有什么感情。甚至,只有恨意。我葛家满门忠烈,为这个组织效力了多少年?头一次站在天道盟的英烈祠堂里,我甚至都能闻到那里弥漫着我们葛家人的血腥味!可我们换来了什么?到了我父亲和我这一代,因为我之前没有走入这一行,出现了断代的现象,强者逝去,后继无人!而天道盟呢?非但不念着我们葛家的忠烈血加以扶持,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想把我们葛家从山西赶出去!现在,更是诬陷我,要三堂会审我!哈,我葛家传承千年,可曾有一人被三堂会审?如今,在我这一代出现了!是我这个葛家的家主无能,让葛家门楣蒙羞!之前,我最多就是对这个组织没有归属感而已,但是现在,我已经是彻底心冷!

天下苍生?正道,正义?

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我没有亏欠这个世界什么,这些也束缚不了!

若不是青衣,我真想……一去不回啊,林青的话其实说在了我的心坎儿里,凭我们几个的本事,天下之大,哪里去不得?到时候只要我们冲出国门,那还不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我可以找个清闲的地方,逆天改命。篡了我的阳寿,我能感觉到我现在的力量很足,改命我很有信心!我还可以和你在一起,可以陪着我爱的人,也可以去追查我父亲的事情。谁都无法束缚我的手脚了!

真的累啊……

一句急流勇退,说的轻巧,可做起来哪有那么容易!”

我垂头苦笑,一口气把憋在心里的话几乎是全吐露了出来。

“我都知道。”

花木兰默默抓紧了我的手,犹豫了一下才缓缓说道:“其实,青衣人还不错,最起码对你这个兄弟是没话说的,就是过于刻板了点。其实,他和你是两个极端,他墨守成规,心系天下,而你桀骜不驯,无视礼法,你们这样的两个人能成为挚友,也真的是个奇迹了。不过,你们为彼此的付出,我都是看在了眼里,你为了他刀山火海敢去,他为了你在血姑鬼尸一事上可以违心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总之。你们可以为了彼此做很多很多的事情,但也因为你们个性的两个极端,注定你们会有很大的冲突,譬如在中条山大杨村,当事涉百姓过多的时候,你们还会发生激烈的冲突。

不过,这一切的一切,其实并不影响你们的感情,难道不是吗?

我觉得,这一次你其实是可以信任青衣的。最起码他给予了你信任,在满天下都骂你的时候,他和胖子他们不都是坚定不移的站在了你这边,甚至不惜为了你挑起内战!君子之道,投桃报李,他信你,你就应该相信他,坦坦荡荡的返回天道盟,不辜负这一番仁义!

否则,你如果掉头逃跑,岂不是当着全天下的人打青衣的脸?人们会说,这就是你青衣保的人,你有眼无珠!

我想,你应该也是因为顾虑这些,所以……才心里想着回天道盟的吧?”

我默默点了点头。

是啊。舍了一身剐,不负仁与义!

这就是我心里的决定,总不能让青衣因为我而身败名裂吧?而且,我还是了解青衣的,他既然说了死保我。就一定会做到,他是个言出必践的人!

这一次……就当是为了青衣回天道盟走一遭吧,真不知道曹家准备了多少明刀暗箭在等着我呢。

“不过……”

忽然,花木兰有些迟疑的说:“你不觉得小敬这孩子……今天多多少少有些奇怪么?”

其实不用花木兰说,我早就感觉到周敬这臭小子今天不对劲了。

应该说是很不对劲!

好歹也像个亲弟弟一样跟着我一年了,我要是连那小子那点异常都看不出来,那我这个当哥的真的可以去死了!

这小子今天一天都皱着一张苦瓜脸,尤其是在探讨到底要不要返回天道盟的时候,态度格外的强硬,说我必须回去,还不给个理由,整个人显得心事重重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会来这么一出,我问了半天都不告诉我为什么,总之言行举止透露着一股子诡异。

“算了。不探讨他了,这小子人小鬼大的,打见面第一眼看到他,我就知道这小子不是个省油的灯!”

我轻轻笑了起来,想到了第一次见到周敬时候那小子咒我死的场面。心里的阴霾一下子去了不少,对于这一切也没有放在心上:“神相一门历来神秘,而且做事也很诡异,以前周敬就和我说过,他们给人相面。话从来不往满了说,一则泄露天机必遭天谴,二则人之命数,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变数太多。谁也不能一窥到底,总而言之吧,不能说太慢,水满则亏,月满则溢!总之,这些都是规矩吧,这小子给人看相也一直都是那样,莫名其妙的说一句,然后拂衣而去,留给人自己去揣度!我猜啊,八成他可能是近期相术、八卦六爻上有了突破,在推算我的时候看到了一角未来吧,觉得我应该会天道盟一趟,所以才点了我一句!没准儿,这趟天道盟回去还有好事呢。你说是不?毕竟危险和机遇是并存的!”

说到最后,我自己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最后一句我完全是调侃的,曹家给我编制了天罗地网,我碍于青衣不得不回去,这一回去,那可真是充满了变数,总之没什么好事,我不觉得能有我什么机遇,不过命运把我推到了这个份上,刀山火海我也得去闯一闯了,只为不辜负青衣吧!

这一夜,我和花木兰一直都在平原上聊天,说起了很多,从往事的点点滴滴,再到如今、外来,爱情这东西,约莫真的是可以让人变的天真幼稚吧,我们两个经历了太多生死别离的人往一起一坐,竟然在一起幻想着简单质朴的未来,虽然明知道那一切不太可能,但还是乐的合不拢嘴,仿佛光是想一想就能感觉到幸福一样。我们也说起了孩子,我还贴到了花木兰的肚子上去听胎动,抱着自己的妻子,去感受两人爱情结晶的每一次跃动,那种感觉很特别,很踏实……

一夜,就这么一晃过去了。

第二天,我披着一身露水越来了林青他们,态度很简单,宣布我的决定--返回天道盟,立即踏上行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