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8章 三大罪名(上)/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得不说,这申辩堂给我摆下的气势倒是足够了!

当我一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大排的黑衣武士,站在左右两侧,只留下一条四五米宽的用鹅卵石铺出来的小路,尤其是站在靠近门口那些武士,手中全都持着两米长的长棍,那木棍是实心的,和哨棒不一样,是空心的。而且还不是晒干的木棒,显然是刚刚从树木上弄下来的棍子,削了皮,里面含着大量的水分,分量不轻,属于杀伤力十分强劲的钝器了,力气大的抡起来,一棒子就能把人打死!

我一瞅着这架势,当时就眼皮子狂跳。

“葛天中!”

这时候,打头的一个武士在我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忽然就是一声大吼:“现,控诉你与组织敌人三清道人同流合污,背叛组织,你可认罪!”

“不认!”

我的回答很简单,还是那个回答!

结果,我声音刚刚落下,那武士忽然高高举起手里的木棒,猛然就朝着我脑门子抽打了过来,力量非常惊人,隐隐已经有了气爆声!

可惜……他的速度太慢了!

不,准确的说,是自从我突破到天师级、并且吞噬了龙元精魄以后,我的速度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惊人的状态,他这一棒,若是换在从前,我可能防不胜防,但是现在,他在我眼里实在是太慢了。

完全是出于本能的,我一抬手就抓住了那根落下的木棍,哪怕是以我现在的身体强度,那根木棍落在我的手心的时候,仍旧发出“啪”一声爆响,震得我手掌隐隐发麻,可想而知这一棍子的力量到底有多大,甚至在我一手抓住的时候,木棍直接就“咔嚓”一声断裂了!

结果,我防得住一人,却没防得住其他人!

我刚刚接住这汉子落下的一棍,剩下的二十多个人一起冲上来了,一时间,二十多根实心湿木全都落在我的头上,同时发出“啪嚓”一声爆响,一下子全部断裂!

哪怕我身体已经十分坚韧,也扛不住这样的力道啊?当时只感觉脑袋“轰”的一下子就一片空白,脑袋就跟炸了一样,当时晕的差点没一屁股坐下。

确实。我是被这二三十记闷棍一下子落在脑袋上彻彻底底的打懵了!!

不等我反应过来,我身后忽然爆出了一声跟野兽一样的愤怒咆哮,“嗷”的一声,嘶吼声已经近乎惨烈了,然后一个巨大的身躯直接朝着我冲了过来。就跟一架坦克一样,以一种一往无前的姿态狠狠撞在了这些包围着我的武士身上,我耳畔回荡着碰撞发出的闷响,然后那些武士就跟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全都飞了出去!

这还不算,那大汉又冲过来把最先跟我动手的武士一拳给撂倒了,其实没打到要命的地方,就是砸在了额头上,可以说是人体头部最坚硬的地方了,结果那大汉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就是一拳头砸在了对方的额头上,仍旧砸的对方当时七窍迸血,一头就栽倒在了地上,看上去进气多出气少,估计就算不死恐怕也是脑震荡,没个几个月下不了床了,而且估摸着留下后遗症了,以后再也无法进行格斗了。

发疯的大汉是扎西!

这个时候的扎西真的就跟发疯的公牛一样,赤红着眼睛,当下还要冲上去去和剩下的武士拼杀,我连忙一把抱住了他!

“扎西。冷静一些,听话!”

我沉声在扎西耳畔说了一句,走到现在这个地步,我心里已经彻底绝望了,对青衣绝望了,不过……现在还不是死拼的时候,因为……我看到旁边的角落里已经走出了几个穿着道袍的人,一个个气势如山,分明全都是天师级的高手!

至少……这个小院里埋伏了六个天师级的高手,五个小天师。一个天师,看来天道盟这一次是牛黄狗宝的全拿出来了,一些隐世不出的老辈人物也已经请出来了……

说实话,这些,我不怕,我这边也还有两个天师呢!!

还有一个能八卦封天的周敬,再加一个近身无敌的扎西,如果真要杀出去,完全可以碰一碰,石头碰石头。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真正让我忌惮的,是那几个狙击手!

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啊!!

就算真是要撕破脸皮,那也得等林青那边得手了再说,到时候。林青就是狙击手,有她在狙杀天道盟的人,我们的胜算会大大的增加!

在此之前,这条申辩路,我还真得走下去,最起码,我得走到申辩堂再说,我要好好看一看青衣,好好的看一看到底是要害我的人到底有多少!

扎西在我的安抚下,终于渐渐平静了下来,我让他缓缓退后,一直等他走到陈煜身边的时候,我才对着陈煜点了点头,用眼神告诉他克制!

陈煜的眼睛也红了,我能看到他浑身都在颤抖,拳头紧紧的攥着,不过他终究比扎西理智很多,清楚的知道那几个狙击手对我们来说到底有多么可怕的杀伤力,所以,他一直在克制着。得到我的授意后,咬着牙齿点了点头。

至于周敬,这小子面色特别特别的平静,我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自从我们踏上返程以后。他就一直是这副样子,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一样,又好像一切都和他无关了一样,总之,我是有些猜不透他想什么了。

“葛天中!”

忽然。大门紧闭的申辩堂里传出了一道威严的声音:“我是天道盟的掌门人,你如果还想继续走申辩路,还你自己一个清白的话,那就最好控制好你的手下,若在发生冲突。我就只能将你送进戒律堂了,你的一切申辩机会全部驳回,罪名落实!”

这道威严冷漠的声音让我心中发寒,我心里轻轻的冷笑着。

天道盟的掌门人,也就是现在的天师道的掌门。不是说你和我们葛家有机会吗?不是说你也向着我的吗?现在怎么跳出来威胁我来了?

我心中冷笑,没有回答,再一次朝前走去,结果一步踏出,一股暖流忽然从我头顶流了下来。我伸手一摸,才发现手上全都是黑血。

血流如注,很快就模糊了我的视线!

不过,我却感觉不到疼痛,因为心里比身上更疼。

青衣啊青衣。你终究还是骗了我……

说什么申辩路对我来说就是个形势,你早已安排了一切。

谎言!

一切都是谎言!!!

这是走形式吗?如果我没有吸收龙元精魄的话,恐怕这几棍子下来,我已经脑浆迸裂而亡了!!

曹家,到底给了你什么?

我这个兄弟。在你眼力又算是什么?一个在利益交换下可以出卖的商品吗?

你为什么要出卖我,假仁假义的把我骗回天道盟!?

我心里在怒吼,脑子昏昏沉沉的,几乎是一步一摇晃的在往前走。

现在,我已经知道青衣在骗我了。但我还是想去申辩堂见他一面,就想和他说一句--你这个兄弟,不如狗。

滴答,滴答……

头部裂开的伤口仍旧在不断滴血,我终于摇摇晃晃的走到了那些从始至终都没动。一直在等着我过去的武士身边!

“葛天中!”

其中一个武士大喝道:“第二条大罪,你在锁龙窟行动中,不顾组织大计,为了给三清道人献上投名状,引玄尘等人进入埋伏圈,杀乌木,造成组织重大损失。你可认罪!?”

“这还不是和第一条一样?怎么?你们黔驴技穷,找不到罪名了吗?”

我轻轻冷笑着:“还是那两个字--不认!有什么牛黄狗宝,一起掏出来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