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0章 堂内血迹/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或许是愤怒的原因,我身上的杀气分外的炽烈,当初在亚特兰蒂斯海底遗迹那种疯狂的冲动又一次涌上心头。

我……渴望着杀戮。

不过,或许是因为进阶天师的原因,我对杀气的控制强了很多,再加上有佛祖舍利的压制,总的来说,这种程度的嗜血渴望倒是还在控制之中。唯独让我有些郁闷的是头顶的伤口,火辣辣的疼,鲜血就跟决堤了一样。不断顺着我的脸颊往下流,伤口的位置应该是在天灵盖靠后接近发旋的位置,怕是头顶的血管都被击破了,我能感觉到鲜血已经顺着脊梁骨流到背后了,说不出的难受!

我有些想不通,当初在锁龙窟的时候,我因为掌控不好力量,一下子将山洞顶部的岩石都能撞个粉碎,那时候脑袋是完好无损的,现在却让几棒子开了瓢了?虽说,那种实心湿木的杀伤力确实是挺惊人的,有时候斧子都一下子斩不断,韧性非常惊人,但也不可能比石头还要结实。

想不通,也想不明白!

到现在为止。我对这一身龙力到底有什么用还是没摸索透,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申辩堂的大门终于“吱呀”一声打开了。

哟呵?这么大场面!?

我当时就冷笑了起来。看来,为了审判我,还真是高手尽出了!

只见,在那申辩堂里,围坐着一大圈的人。穿什么样的衣服的都有,不过大概能分成四拨。

其中一拨,穿的全都是清一色的道袍,只不过颜色不一罢了,这应该是道门的人了,估摸着茅山道和天师道全都来了,这些人是集中在大堂最中间的。

第二拨人,不出意外应该是来自云贵,奇装异服,绝大多数都穿着苗人的传统服装,女性头上顶着繁冗沉重的银饰,这些人一瞧打扮就知道了,绝对是云贵的养蛊人,看来他们是来给白无敌讨还公道来了。

第三拨人,缩在申辩堂的角落里,就像是见不得光一样,笼罩在黑暗里,阴森森的,不用说,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应该就是湘西来的赶尸人了。也只有他们这种一天到晚和行尸打交道的货色才会有这种森寒的气息了,不像人,像鬼。

第四拨人,穿着就五花八门了,在申辩堂的右边扎堆。坐在椅子上的绝大多数都是西装革履,就跟一群成功人士一样,至于站着的,则全都是穿着一身黑衣,架势犹如保镖。一瞅他们这模样和造型,我猜测应该是龙虎山附近的一些全境守护者回来了,而且还带着豢养的武士。

总之,这一眼看过去,整个申辩堂里怕是不下百人,光天师级以上的就有六七个,看来一些早就隐姓埋名不问世事的老怪物都跳出来了。

再加上申辩路左右两侧的树林里潜伏的,天道盟是至少准备了十位天师在等着我啊!

不过……这一切的一切,我都没放在眼里,反正已经走到了这一步,生死早已不由我,我的目光在人群中游离着。

我在找青衣,胖子,张金牙,甚至是……伊诗婷!

可惜,我找了半天。仍旧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

他们不在这里?

我轻轻蹙起了眉头,心里更不是个滋味了。

看来……我又被骗了!

青衣,压根儿就没打算见我!!

好算计!

大概也是算准了我的性子了!

山门之下,天道盟已经向我露出了獠牙,却拿一个青衣在等着我为诱饵,骗的我是一步步的深入。他们是明白知道牵扯着感情的事情,我就会优柔寡断,所以才拿着这个噱头来骗我啊!

青衣……你真的是这一次把事情彻彻底底的做绝了,十位天师等着我,你避而不见。压根是没打算让活着出去!

“葛天中,进来吧!”

这时候,申辩堂里忽然响起了天道盟掌门人的声音,他坐在申辩堂最深处,哪里筑着一座高台。他就高高在上的坐在那里,面色很平静,看不出深浅。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位天道盟的掌门人,他高高在上,穿着一身黑色的道袍,须发皆白,不过面色却很红润,保养的相当的不错,眼神很深邃,让我无法读出他内心的想法。但也正是这种高深莫测,让我吃不准底了。说来也可笑,老子为天道盟卖命,出生入死一年多了,才终于知道自己到底在效忠谁了,而这个时候,却是我效忠的这位准备杀我的时候,这难道不是莫大的笑话么?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不再多想,一把抹去脸上的鲜血,大步走进了申辩堂。

这一进申辩堂,我顿时就察觉到了一点不同寻常,因为这申辩堂里弥漫着一股非常特殊的味道,就像是……刚刚被雨水淋过的钢铁一样,是一种淡淡的铁锈味。

这股味道我太熟悉了。这是……血腥味!!

而且还是特别新鲜的血腥味,恐怕是活人的血,因为血流出来时间太久的话,这股子新鲜的铁锈味儿就没有了。

这血腥味……不超过一个小时!!

起初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我自己的血腥味,不过很快我就确定不是我的了,因为我发现在道门的人以及那些全境守护者的脚下有好几块暗红色的印记,那印记分明就是血迹,草草处理了一下,但处理的不死特别干净,所以才留下了这种暗红色的印记。

这里……前不久发生过一场血战?

看样子,时间应该不会太久,不出意外,应该就在我进入天道盟全不久发生的,要不血腥味不会这么新鲜!

是谁在这里激战过?

我轻轻蹙起了眉。

“葛家的小狗。在这里闻闻嗅嗅的找什么呢?”

忽然,一道揶揄的声音在我旁边响起:“不用找了,这里没有狗粮!”

我眉头一挑,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这才注意到说话的是坐在那些全境守护者中间的一个肥胖的中年人。穿着一身西服,西服已经特宽松了,但仍旧绷得就跟随时要裂开一样,整个就一白白胖胖的猪,正一个劲儿的对着我狞笑!

我斜眼瞅了他一眼:“你是哪头?”

“你……”

那胖子当时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我乃东南全境守护者,曹家的家主……”

原来是曹家狗!

我冷笑一声,懒得和他多废话,直接一挥手打断了他的自吹自擂:“不用告诉我名字,你说了我也记不住!”

“大胆!”

曹家的家主当时就站了起来,胸膛激烈的起伏着。都快气的翻白眼儿了。

“小孽畜,这时候了还这么猖狂?跪下!”

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在黑暗的角落里响起:“我还从来的没见过有哪个小辈在这么多前辈高人面前这么嚣张的呢,果真是狼子野心啊!”

说话的,是一个赶尸人。

“你见过下跪的葛家人吗?或者说,你配得到我的一跪吗?”

我不屑的笑着,缓缓道:“别跟我提什么的前辈高人,在这里,我没看到什么前辈高人,只看到了一群同流合污的贱人,以及一群野心勃勃的想要篡夺山西守护权去发昧心财的野心家!”

“混蛋!”

那赶尸人当时就是一声怒吼。

霎时,那边的赶尸人一起“哗啦啦”的站了起来,平日间他们特立独行,这个时候倒是一下子团结起来了。

“好了,大闹公堂,成何体统!”

这时候,一直都坐在高处冷眼旁观的天道盟掌门人开口了,一下子所有的声音都压下去了,然后,他深深的看着我,说道:“好了。申辩审判开始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