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1章 利益网/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位天道盟的掌权者一说话,一瞬间,申辩堂里的人众人目光就有意思了起来。

有的在审视我,有的在冷笑,还有的干脆是一脸饶有兴致的神色……

总之,堂内白面,人人不同!

不过,对我抱着善意的人却没看见。

“诸位有疑问的,开始提吧!”

掌门人眸子半开半阖,靠在椅子上。只说道:“老规矩,受害者先提,然后由戒律长老对他的其他罪名提出控诉,申辩者在控诉结束后为自己进行澄清解释,有罪无罪,最后由大家投票表决!”

说完,他摆了摆手:“现在,大家开始吧!我想,对于葛天中身上的诸多控诉,其中最大的一条便是背叛组织,投靠组织的头号敌人三清道人,并且在这一次‘锁龙窟’行动中故意将组织的人引入三清道人的埋伏圈,以至于酿成了重大的损失!现在,请这当中的受害者来发问吧,看看葛天中如何解释!”

掌门人的话刚落。在云贵养蛊人那边便有一个男子忽然站了起来,他的脸上倒是没有什么格外的愤怒,也没有对我表露出特别明显的敌意:“白无敌前辈是云贵蛊王,在云贵德高望重,是我们养蛊人集体崇拜的传奇高手!这一次。他在锁龙窟当中失踪,至今生死不明,我们养蛊人就是集体来听听葛天中的说法的!今日,我们养蛊人不问罪,只问事情经过!”

这个男子。好像不是来找茬的。

我心里一嘀咕,从对方的眼中没有看到特别强烈的仇恨,他的说法倒是也让我中意。

看来,养蛊人不是我的敌人。

对方从始至终态度都不激烈,我也不想过于硬碰人家,而且,白无敌确实是对我不错的,听闻他失踪,我心里也不好受,对这些真心崇拜他的人,我实在拿不出什么脾气,当下,耐下性子将我们进入昆仑山口以后,整个行程的点点滴滴都说了遍。

当然,我吸收龙力,以及前世的这种事情,我没说。

没办法,这些事情说出来,恐怕又会让人诟病了,再加上“搭血桥”是道门禁术。说出来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除此之外,我是句句真实!

“就是这样,在整个过程中,我只是看山寻龙,找穴位关键。只不过咱们提前暴露,三清道人在那里设下了埋伏在等着我们罢了!”

说完之后,我对那些养蛊人解释了一句:“至于不老尸说我背叛的事情……这好像再简单不过了吧?就是很简单的一个反间计,目的就是让我们内斗,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出来!而且,我也没有投靠三清道人的可能性,我的父亲的死和三清道人有着间接的关系,他算是我的杀父仇人,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会为了讨好他给自己找不痛快?”

那男子听完不置可否,没有说相信,也没有说不相信,扭头和自己身后的云贵养蛊人对视了一眼后,这才和我说道:“可以了,过程我们已经听完了,不过我们养蛊人做事没有靠组织制裁的习惯,这一切我们都会去求证的。如果你说的是假的,云贵养蛊人尽出,天涯海角追杀你。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你和白无敌前辈有渊源,也就是和我们有渊源,养蛊人都会与你结下善缘。”

说完,那男子站了起来,他这一站起来,后面的养蛊人全都站了起来,然后他扭头看向了掌门人的方向,淡淡说道:“我们这一次来就是听事情的经过来了,现在我们听完了。这里也就和我们没关系了,至于对这小子的处罚,我们养蛊人的意见只有一个--暂不处罚!”

他话刚说完,一个穿着灰袍的道士就跳了出来,怒喝道:“这就是你们的态度?白无敌死了。你们就这么放过凶手?白胜,你是不是不想给白无敌报仇了?也对,白无敌一死,云贵就是你的了,你当然不想给他报仇了!不过,你们不管死去的前辈,我们茅山道可不会那么做,玄尘掌门已死,我们说什么也得让这小子为他陪葬!!”

这灰袍道士尖嘴猴腮,三角眼。用周敬以前和我说的话就是--一看就知道是天性凉薄之辈!

我瞧了这灰袍道士一眼,对茅山道的态度基本上已经有数了!

那叫白胜的养蛊人本来是打算走了,结果听到了这些,一下子就停下了脚步,扭头阴森森的看了那灰袍道士一眼,淡淡说道:“我白胜如何做人,和白无敌前辈关系如何,苗疆众人有评价,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不过,奉劝你一句,做人留三分,谁想上位谁心里有数,你别因为有些人给你许了重诺和利益,就能跟条疯狗一样到处咬人,昧着良心做事。我们养蛊人要是想杀人,你背后那些人保不了你!最后送你一句话--善恶自有报,莫要太猖狂,不信回头看,苍天饶了谁?”

说完,白胜一挥手,带着那些养蛊人掉头就走,不过,他在走到我身边的时候,脚步却是放缓了许多,忽然抬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看上去想说什么,不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轻轻叹了口气,带着养蛊人走了。

这个白胜……

白胜?白无敌?

他们……

我轻轻蹙起了眉。总觉得这个人的态度其实有些异常,他在和那灰袍道士说话的时候,话里话外的都在透露着一股子信息--那灰袍道士已经被人用利益买通了,这个利益是什么,也有提示。应该是保那灰袍道士成为茅山道的信任掌门人!

白胜说的隐晦,但一下子却披露了这场三堂会审的背后,盘根错节的怕是不知道有多少利益纠缠!

是谁会为了杀我这么热情?

曹家!

我下意识的看了那曹家家主一眼,发现那死胖子脸上全是笑容,似乎是对那灰袍道士的表现很满意,正对着那灰袍道士不断点头,那灰袍道士面部肌肉抽搐,似乎是想笑,偏偏的在装出一副特别悲愤的样子缓缓坐下了。

能用利益的交换买通的那灰袍道人,那么在座的……恐怕是八九不离十了!

都他妈的是演技派啊!

买通了青衣。骗我来这里。

买通了这里的所有人,在三堂会审上就能以投票表决的绝对胜出审判我。

这根本不是一场审判,而是一场坑杀,一场鸿门宴!!

曹家没少花费血本啊!

他想要什么?很简单,干掉我,得山西!

山西富商巨贾多,得到了那里,如果想用我们这一行的手段赚钱,有的是财富!曹家敛财的手段我早就听说过,捉个鬼去闹一个富商,然后去帮忙降服,一来一回,那些富商的油脂不知道得被榨出多少来!

白胜的一番话,可算是一下子让我明白了过来,一切……都是为了利益啊!!

曹家的买卖做的合算,大家从曹家那里都得到了想要的,到最后就牺牲我一个人,管我是葛家忠烈之后呢,还是一个孤苦伶仃的年轻人呢,和他们没关系。牺牲掉又何妨?

整个三堂会审,就是一个笑话!!

只是曹家坑杀我的一个噱头罢了,他们杀我,总得有个正常的理由。恰恰,不老尸说我投靠了他,给曹家的人来了一个理由!我到底有没有背叛,恐怕这里所有人都清楚,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杀我--看,我们不是争权夺利,是审判叛徒!

我不禁看向了天道盟的掌门人,他面沉如水的坐在那里,让我看不出深浅。

我不由的想--他,有没有被买通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