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1章 最后的柔软/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木兰的声音忽然出现,着着实实吓了我一跳,一时间,我是又惊又喜!

我在九重天罚中重生,在鬼门关算是兜了一个圈子,在这个过程中,我不知道花木兰跟着我有没有事情,在我度过天罚之后,曾经数次呼唤她,不过所有的呼唤都是石沉大海,最终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让我十分担心。

毕竟,在天诛我的时候,守节砂曾经受到了一些影响,自从我和花木兰拜了天、地、人三才结成夫妻以后。这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呆在守节砂里面的花木兰会不会受到影响,我还真不知道!

如今,一下子听到花木兰的回应,当然是大大松了口气。

不过……花木兰的声音虚弱的有点吓人。让我又有些为她担忧了起来,连忙问她怎么了。

可惜,花木兰再没给我回应!

没办法,我只能先按照她说的来做。

环目四顾,那些天道盟海外分部的武士已经被我杀破了胆,早已退走,只留下了遍地的尸首。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正在一片密林之中,只能透过茂密的枝叶隐隐约约看见天空中的月亮。

看来,我应该是在龙虎山里了。

我长长呼出一口,抹了把脸上的血迹,倒提着到开始朝西南方向冲,我记得从这个方向应该是可以出去的。

如今的龙虎山,早就在天道盟的帷幄下被清空了,山林里面空无一人。那些武士也再没有追上来,所以偌大一个龙虎山只有我一个踏着夜色匆匆前行。到了这里,我对天道盟总部方向的感应已经很弱了,不过仍旧能感觉到那股若有若无的气息,都这么远了,我仍旧能清晰的品位到。看来,废墟下面那个东西真的是快要苏醒了,也不知道林青有没有杀出去。

时间无多,我现在最主要的已经不是担忧废墟下面那个可怕的东西了,而是想着先赶紧找到一个可以落脚的安全地方,先看看花木兰的情况!

在山林里大概狂奔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吧,我终于见到了一个木屋。

到了龙虎山的出口了!

那里应该是景区的出口,是一条土路,横着一个栏杆拦截进入景区的车辆收费,那木屋应该是收费亭!

“小天,不要走了,没时间了。”

花木兰的声音又一次在我心里响起,说不出的急促:“就去那个木屋!”

我被她催促的心里也是火急火燎的,很着急,当下不多想。连忙朝那木屋跑去,不曾想,等我刚刚过去的时候,木屋里恰恰走出了一人,是一个穿着黑衣。手里拿着手枪的男子!

又是天道盟的人?

连收费亭里都是天道盟的人,看来这龙虎山真的是被天道盟“承包”了!

对于天道盟的人,我不需要废话,一个箭步冲上去,不等那男子反应过来,上去一言不发不分青红皂白就给了他一刀!

噗!

那男子被我一刀从脖颈位置划到肋下,当时就鲜血狂喷,溅了一门,然后惨叫着倒下了。

我是踩着他的尸体冲进去的,木屋里再没人了!

这时,一股黑气从我胸口飘出,下一刻,花木兰已经站在我面前。

不过……等看清楚她的样子以后,我身子不可抑制的疯狂颤抖了起来……

她,竟然不再是实体了,看起来身子有些透明!!

这……

分明就是魂飞魄散的前兆啊!

阴气干涸,灵鬼才会出现身体透明的模样!

这一幕,就像是一柄重锤一样狠狠砸在了我的心上,就连呼吸都一下子变得艰难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我难以遏制情绪,冲上去一把抓住花木兰的手腕:“走。你跟我走,我带你杀进阴间,去黄泉!”

“来不及了。”

花木兰长长呼出一口气,看了自己肚子一眼,那双犹如寒星一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母性的光辉。轻轻吐出一口气:“你出去吧……”

我不知道她要干嘛,但是,这个时候我怎么能出去?

兄弟为我战死,难道我还要失去自己的爱人?

不可能!

这一次,我无论如何也要抓住。当下就拖着花木兰准备往外面走:“杀去阴间,还有机会!”

“时间真的不够了。”

花木兰轻轻的叹息着,缓缓道:“葛天中,停下吧,你出去,这是我最后的恳求,若你执意不出去,我宁可自绝于你面前!”

我愣住了,扭头看向花木兰,发现她手里已经凝聚起了最后的阴气,直指自己关键部位。

她的眼神很倔。

很倔,很倔……

就像我当初第一次见到她时她的眼神一样,现在她的神色,同样深深镌刻进了我的记忆,一生难忘。

我与她同床共枕,怎么可能不了解她?

她是个坚毅果决、言出必践的人,她既然把话撂了出来,那就一定敢去做!

一时间,我也不敢再刺激她了,一点点的退后:“好,好,好!我出去,我出去……你,千万要保重自己,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牵挂。不要轻生,求你……”

说完,我准备离开木屋,转身刹那,眼角的余光仿佛看到花木兰落泪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离开这座木屋的。每一步落下,都非常艰难,心如刀绞,不过我没敢回头,我知道花木兰的眼神从始至终都在我的背上游离着。只要我回头,就可能引来她过激的反应。

嘭!

终于,当我拉上木门的时候,我浑身的力气仿佛在这一瞬间被全部抽去了一样,软软的坐倒在了门槛上。我紧紧的抱着怀里的百辟刀,只感觉浑身彻骨的冷,不禁蜷缩了起来。

不详的预感在心里缭绕着,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这个世界的弃儿一样……

难道,我终究要在时光中迷失,一点点的失去一切,从此孑然一身,孤独的走下去?

哗啦啦!

天空中不知不觉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淋洒在我的身上,将我身上的血迹融合成水,一时间,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和雨中山林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缭绕在我的鼻腔中,不好闻,但我对这一切恍如未觉,脑子里只是犹如播放幻灯片一样,不断闪过我与花木兰相处时候的点点滴滴。

从秦岭大山里初见,再到天道盟上血战群雄……

一点一滴,都在撩拨着我的每一点情绪。

当初那些被我忽略的细节,这个时候一想,最后综合凝聚在一起,好像……我终于明白花木兰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为了这个孩子,她倾尽了一身道行。如今已经变得虚弱不堪了。

在天道盟的时候,我重伤垂死,那孩子控制了她,最后……将所有的力量给了我,以全部的龙力综合我与她的阴阳之力。最后将我从鬼门关里生生拉了出来。

这个过程中……消耗是极大的!!!

她本就已经虚弱不堪,如何还能禁得住这样的消耗?终于,她身上的阴气下降到了一个临界点,阴气耗光,走向末路……

说到底,她……是为了我们父子奉献出了全部啊?

我失魂落魄,犹如一条丧家之犬坐在木屋门口,任由雨水淋浇。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流逝着……

屋子里,时不时的会传出花木兰痛苦的呻吟,撩拨着我心底最柔软的那根神经,那是我……唯一还柔软的地方了,有好几次,我甚至忍不住差点冲进去,可刚刚站起来,最后又坐下了,我知道,我进去,花木兰可能真的会自绝于我面前,我只能忍耐着,煎熬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天色已经微微发亮的时候,木屋里终于传出了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