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3章 雮尘定魂/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雮尘珠!!

那颗珠子,是当初和珅给纳兰什莫准备的,可惜纳兰什莫已经死透了,而且都已经起尸了,终究没什么卵用!

不过,那颗珠子的神奇,毋庸置疑!

我遍查典籍,很确定那颗珠子就是传说中的凤凰胆,与黄帝仙化有关系,为世间极阳之物,可以驱散寒气,保存尸体,虽说达不到那种生死人,肉白骨的奇效,但也神奇的很。具体的效果有多少,我到现在还没有确定!

但有一点我很肯定--它能定魂!

只要是接近魂飞魄散的边缘,将这颗珠子塞进去,就一定能将灵识保住,定住最后一丝魂魄。留下一线生机!

现在花木兰虽然已经到了彻底魂飞魄散的边缘,但是我能感觉得到,她的灵识还没有完全散去,若用雮尘珠的话,能留住她的魂魄!

不管怎样,先留住魂魄,别让她魂飞魄散了再说!

那雮尘珠是天地奇宝,我一直都是贴身带着的,想及此处,我连忙从身上装着发丘印的布袋子里将那颗雮尘珠摸索了出来。攥在手心,一股股温热的气息在我掌心弥漫,雮尘珠散发着火红色的璀璨光芒,很刺眼夺目。

攥着这颗雮尘珠,我空落落的心里才终于踏实了一些。连忙捏开了花木兰的嘴巴,将雮尘珠塞了进去。

然后,我双眼几乎是一眨不眨的盯着花木兰,不敢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轰!

忽然一阵红色的强光从花木兰口中爆出,那些强光几乎一下子将花木兰包裹了。

紧接着,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我看见,一些红色的光点正往那颗雮尘珠里涌去。

我定睛细看,那些红色的光点就像一颗颗钻石一样,是由无数个平面拼接起来的,每一个平面上,都在播放着一些零散的碎片,我几乎是看到眼酸了,才终于看清楚了那些碎片上的画面,那是……花木兰的一生经历!

我懂了,这些红色的光点,是花木兰的记忆!!

花木兰的记忆原本已经伴随着她的魂飞魄散一点点的消融了,如今,又全都被雮尘珠给拉了回来,最后封进了雮尘珠里!

花木兰原本已经透明的身体,也渐渐凝实。最终……与活人无异,脸上带着一丝浅浅的笑容,犹如在安安静静的沉睡一样。

她不再会说话了,陷入了永恒的沉睡!

有效!

雮尘珠是有效的!!

我心中狂喜,不管怎样。留住了花木兰的最后一丝魂魄,还保住了她的完整意识,这就给我留下了生机,只要我能找到修复她本命元气的方法,就能让她重生!

不管怎样,我心中有了希望,我坐在床边,看着怀中的她那张带着恬静笑容的脸,心里一酸。

她跟着我走过了我最艰难的岁月,她鼓励着我忍辱负重,一步步爬到今日,没想到……如今我终于斩断了羁绊,可以带着她远走高飞了,她却撒手离去了。

我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冷冰冰的,多么的期望她能再一次睁开眼睛和我笑,哪怕就是教训我也好:“放心吧,踏遍青山,颠覆阴阳,我也一定会让你再一次睁开双眼的。负了天下,我不负你!”

屋外,大雨瓢泼,雷声滚滚。

屋内,我静静抱着花木兰。很想一生都这么抱着她。

忽然,我感觉我衣角动了动,扭头一看,发现我的孩子正趴在我身边,胖乎乎的小手正在不断拉我的衣角。看见我回头看他,他竟然笑了起来,粉雕玉琢,小脸胖乎乎的,露出两排整整齐齐的洁白小奶牙,对着我张开了两条白白嫩嫩的小手臂,奶声奶气、结结巴巴的喊:“爸,爸……抱!”

他真的是像极了花木兰,尤其是那眉宇间的阴气,一笑起来,眉眼弯弯,小脸蛋都挤在一起,“滴答”一下,嘴里还滴出了一连串哈喇子。

这副天真的模样当真是可爱极了!

“孩子,可是你跟你的父亲一样,天地不容啊!”

我鼻子一酸,连我自己都知道,我看他时候的眼神很复杂。

他的出世,是活活吞光了他母亲的阴气啊!!

他最后的出生,是花木兰用自己的本命元气成全的!

“爸爸。抱……”

他一直张着一双肉乎乎的手臂,白白嫩嫩,就像莲藕一样,看着我的时候瘪起了嘴巴,就像是要哭一样,每喊我一声,喊的我心都要碎了。

“罢了罢了!”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轻声叹息着。

孩子何罪?

有罪的,只是我这个做父亲的而已,我最大的罪名不是信了青衣。而是无能……

无能,在这个世界上本身就是罪!

我一条手臂松开了花木兰,轻轻将那孩子抱了起来,他是有体温的,和活人一模一样。钻在我怀里以后,胖乎乎的小手又伸过去摸花木兰的脸,奶声奶气的呼唤着“妈妈”,然后,他又抬起小脑袋看着我:“爸爸。妈妈……为什么不说话?”

我当时眼泪就下来了,无声无息的就下来了,我也知道一大老爷们一晚上哭成个泪人儿挺没多大逼出息,但是真的是忍不住啊,这孩子这一句话算是打在了心里最致命的地方。我不禁抱紧了花木兰和这孩子,长长呼出一口气,才轻声说道:“妈妈只是睡一段时间,放心吧,爸爸很快会让他醒来的!”

这孩子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下,然后“哦”了一声。

我细细打量着这孩子,沉默的很久,才终于缓缓说道:“孩子,你记住你妈妈说的话了吗?她希望你刚强,坚韧。无论未来遇到了什么,都永不放弃。从今天起,你的名字就叫葛烈吧,承载着你妈妈对你的期望快快长大吧,你是男儿。希望你能想酒一样烈,做人烈,快意恩仇,一生烈,轰轰烈烈,懂了吗?”

他不说话,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我。

我不禁苦笑了起来。

他,天命不凡,在娘胎里就有了完整的意识,学会说一些简单的话了。属于特别早慧的那种,但是……终究只会也才和三四岁的孩子一样,又怎么能听得懂那些呢?

“至于小名,你就叫墩儿吧!”

我轻轻闭上了眼睛,想到了前不久在昆仑山下的那一夜,那一夜,花木兰陪着我一起幻想着对我们俩这种人来说虚无缥缈的未来。

她说,她希望自己未来的孩子能白白胖胖,健健康康,是个小胖墩儿。

可是说着说着,她眼睛里就流露出了黯然。

鬼胎,历来让人恐惧,她是阴人,她对自己生的孩子很没信心,她说她特别害怕生下一个鬼气森森的孩子,见不得阳光,也不能和同龄人嬉闹,只能跟着我们生活在尔虞我诈的这一行里,一个不甚,就会被捉去当了战斗武器,那样的话,孩子的命该多苦啊?

现在,她的愿望实现了,她生了一个胖墩儿,长的很像她,拥有完整的阳人特征,可以走到阳光下,也可以和同龄人一起玩耍,谁也看不出他的深浅。

胖墩儿,墩儿……

我看着花木兰恬静的笑脸,轻声道:“孩子很可爱,我会照顾好他。”

不曾想,就在这个时候,毫无征兆的一声震天大吼撕裂了雨夜的宁静。

那声大吼……是从天道盟的方向传来的!

我心中一寒,连忙闭上眼睛,很快就感觉到天道盟总部废墟的方向有着非常磅礴的生命气息和能量波动!

难道是……天道盟废墟下的那怪物苏醒了?

不光如此,还有大批的生命体朝着我这里赶来!

不用说,一定是天道盟的鹰犬又来了。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天道盟,你们还真是阴魂不散,片刻安宁都不给我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