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0章 旧事/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话一落,白无敌的脸上就绽放出了特灿烂的笑容,然后……他缓缓站到了一边。

这就让开了?

他这股子莫名其妙的态度反而让我吃不准了,我不禁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他,看了半天也没从他脸上瞧出什么蛛丝马迹,这才对着那具冰棺昂了昂下巴:“可以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会要你的命,也不会触碰你的逆鳞。”

白无敌耸了耸肩膀,轻笑道:“我的要求其实特别简单,抬一抬手你就能做到,有了你的这个保证,我也就放心了,你小子说话还是算数的。不过我所求之事到底是什么,现在不和你说,回头你安置好你这灵鬼媳妇,你的心思也能安静下来的时候,我先把天道盟的事情和你们葛家的事情给你好好捋捋,等你弄清楚了个中原委,我在告诉你我想做什么吧。”

说完。白无敌就双手开始结印了,很古怪的手印,嘴里还念念有词,就像是老和尚念经一样,嘴唇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蠕动着……

伴随着他的这一系列动作,那具冰棺上竟然开始散发血光了。一道道血色的光芒向外缭绕,最后在冰棺上方一米左右的地方形成了一个直径大概在一公分左右的血珠儿,那血珠儿黑红透亮,散发着一股子说不出的气息!

这是……精血?

这具冰棺是有主之物,那滴精血--分明就是白无敌与冰棺之间的血契。

我早听说过,养蛊人里有血契这么一说,就是在养蛊的时候,用自己的精血和蛊虫达成一种主仆契约,玄之又玄,和养鬼人里的精血喂鬼差不多。

现在,白无敌从冰棺里把自己的精血抽出去,意思不言而喻--冰棺赠我!

下一刻,当那颗血珠儿凝聚成形以后,直接飞入了白无敌口中。一瞬间,冰棺上绽放的血光消弭于无形,而白无敌的面色则一瞬间变成了惨白,明显切断与自己的本命蛊之间的联系让他受了重创,身子摇摇欲坠。喉结涌动,终究还是没能忍住,一张嘴“哇”的喷出了一口老血,然后他再没看我,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地下室,一转眼消失的无影无踪。

地下室里,终于安静下来。

我看着花木兰脸上恬静的笑容,百种滋味儿涌上心头。

不管怎样,我终于还是找到了复活她的办法,还是欣慰的。

最后在她的额头落下轻轻一吻后,我将她放入了冰棺中,看着她一点点的在阴气液化后凝聚出来的液体中一点点的沉没了下去,衣裾在水中飘荡,满头犹如黑瀑一样的青丝轰然在水中散开,那张让我沉沦了一生的容颜渐渐淹没在了液体中的白雾里。

终于,我还是看不清她的容颜了。

我缓缓将棺盖拉上,整个人就像是被抽去了力气,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倒灌进地下室的积水很冷,彻骨的冷,我却对此恍如未觉,只是轻轻抚摸着冰棺,仿佛就像是在抚摸花木兰柔顺的长发一样。

这一刻,我心中没有太多的悲伤。仿佛,我好像是麻木了一样,已经不知道悲伤到底是何物,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只是想在靠近她的地方能多坐一会儿,似乎这样就能得到一些慰藉。抚平内心的创伤一样……

扶棺静默,我在这里足足待了将近两个小时,才终于被一阵敲门声惊醒,那声音是从甬道里面传来的,应该是有人在上面敲打那块地板,应该是白无敌在催促我出去了。

我这才调整了一下子自己的情绪,最后看了冰棺中沉睡的花木兰一眼,起身站了起来,带了百辟刀,抱着仍旧在我怀中沉睡的墩儿离开了地下室。

等我出去才发现,在上面叫我的不是白无敌,而是白胜。

白胜怀里抱着一个婴儿的摇椅,是用竹子编成的那种,还拿着一个布包,见我出来,白胜连忙把这些东西放在地上,笑着和我说道:“葛兄弟,我看你带的这孩子没有衣服这些用品,就去寨子里有孩子的人家借了一些,咱们这穷乡僻壤里也没啥好东西,都是手工做的,你就先将就一下吧!”

这人真是心细如发。

这一路仓皇逃命,连我都忘记了这些,主要我对于照顾孩子也没什么经验。好在墩儿这孩子省事儿,换了旁的孩子,恐怕现在都已经被折腾没命了吧?当白胜一下子提起这些的时候,我心里愧疚到了极点,对白胜也感激,连忙到了声谢。

白胜笑了笑。跟我说白无敌在会客的地方等着我,就在隔壁,一会儿我自己去找他就可以了,说完,白胜就自顾自的离开了。

我看了一下白胜带来的,大都是一些婴儿用品。我取了一个红色的小肚兜给墩儿裹上,然后将他放入了摇椅里,看他睡的香甜,一时半会儿醒不了,这才起身离开了。这小子,自从吞了天雷以后。就一直在沉睡,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不过他过于神秘了,身上的事情我是猜不透,只能任由他自己发展。

找个地方将墩儿安置好以后,我就直接去了隔壁的会客厅里找白无敌去了。

这个会客厅。大概是白无敌的居所里面唯一还算是比较正常的地方了,里面最起码没有养虫子什么的,只放了一个茶台,白无敌正在煮茶,他看上去气色比前不久好的多,不过面色还是有些苍白,看我进来,他抬手示意我坐下,给我斟了茶。

“好了,现在就咱们两个人了,有些事情可以说了吧?”

我无心和他打太极拳,端起茶一口喝干,直言道:“我听说你被不老尸和伏地武士联手追杀,你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不是我活下来的,而是他们不杀我了。”

白无敌苦笑了一声:“你们全都逃离以后,我一人遭受他们的围攻,难以力敌,除了我自己,九只蛊王全部战死,我被他们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最后胜负重伤,倒地不起以后,他们原本准备干掉我的。结果那时候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一道人影,说任务已经完成,让他们立即返回,穷寇莫追!他们这才丢下我直接离开了,再后来,我是全靠吃自己的蛊才活下来离开那地方的。等我回来的时候,正好听说天道盟要三堂会审你。想了想,我最后还是没有露面,他们既然认定我已经死了,那我就是死了,这是好事。我也早就想摆脱这个组织了,所以干脆来了个顺水推舟,就让白胜带着养蛊人上天道盟质问,落实了我已下落不明,这样我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脱离天道盟了!”

原来如此!!

难怪他妈的白胜在天道盟上态度那么诡异,就是问了一句,然后表了个态就直接离开了,原来是有白无敌在后面指使!!!

那时候,白无敌已经活着出来了,他只是在装死,想让他的死成为既定事实,然后他好顺水推舟。一声不吭的脱离天道盟!

妈的,这个阴货!

我豁然站起,下意识的就将手摁在了百辟刀刀柄上,恶狠狠的盯着他:“原来老子被陷害也有你一份!”

“跟我有屁关系!我只是装死罢了,这都成了陷害你了?”

白无敌很淡定,眼看着我就要拔刀了,仍旧坐在茶案边不动如山,只是撩起半拉眼皮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你以为我现身,然后去天道盟帮你澄清,你就能无罪释放,安然下山?你也太天真了吧!人家都已经准备干掉你了。从你信了青衣的话上山那一刻,就注定不可能全身而退!你想想,人家可是起诉了你三大罪啊,除了背叛天道盟这一条以外,剩下的两条,哪条不够要你的命?就算我帮你澄清。证明你没有背叛,剩下两条你何解?说白了,人家想杀你,怎么都不愁给你找个罪名,你信不信你在申辩堂里放个屁,人家都能说你亵渎公堂。整死你?”

白无敌一说,我也冷静了下来,叹了口气不禁苦笑了起来,涉及到天道盟发生的事情我就没法淡定,其实……白无敌说的这个道理,我又何尝不知?

我缓缓坐下。然后才问白无敌:“算了,不谈这些,先说说,你为什么不想返回天道盟!”

“不回天道盟,闲云野鹤,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回了天道盟。最后没个好下场,死是比较好的结果,就怕……生死两难啊!这当中,有太多含血带泪的旧事了,一个组织酝酿了千万年的阴谋,以及一个雪藏在黑暗中千年没有见光的分部,权利和斗争,爱情和亲情,一件件,一桩桩的事情,血泪斑斑啊,哪里是片言只语就能说得清的!你们葛家……就是这当中最大的受害者!”

白无敌轻轻闭上了眼睛,缓缓道:“小子,你可知道你的生母是谁?我想,你父亲一定没有和你说起过!你可曾听说过这样一个名号--白发疏狂,一剑倾城,柳倾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