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0章 复仇獠牙(上)/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我的抉择,白无敌百分百认可,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现在时机已经成熟,此时不出击,更待何时?

甚至,白无敌的计划比我还要周全,他说,天道盟现在刚刚稳住阵脚,而且青衣刚刚上位,肯定顾不上那些各个地区的全境守护者,都在忙着天道盟总部的事情,包括内门也是,追杀我不成,现在所有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外门的稳定上,这简直就是天赐良机,我们攥紧拳头,忽然出击,过去剿灭曹家,一定能打他们个猝不及防,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东南沿海已经是一片混乱了,咱们也能来个事了拂衣去,千里不留行!

没错,白无敌和我说的时候是用的“我们”,事实上,他也确确实实是准备彻彻底底脱离天道盟,然后投入三清道人怀抱了。这家伙做事情也绝,压根儿就没想着念念旧情什么的,准备临走之前再来一发,用他的话说就是当初不小心加入了这个组织,连蒙带骗的把他诓进了泥潭,受气受了这么多年,早就想泄泻火了。现在不泻火更待何时?前面顶着个背黑锅的,他怕啥?

他说的背黑锅的,自然就是我,反正不管闹出多大的阵仗,最后天道盟肯定是把账算在我头上的,怎么也怀疑不到他的头上,毕竟在天道盟那里,他就是个死人。

对这些说法,我压根儿没在意,就是笑了笑,白无敌的心思真有那么简单?

天道盟给我的罪名是,和三清道人混在一起,坑害他们的天师,纳投名状。然后去三清道人那里换取力量!

然而,事实上,我并没有。

白无敌,他他妈的这回才是要纳投名状呢!!!

不过我也没有揭穿,我在天道盟这一年基本属于白待,对天道盟的内部情况完全不了解,说是两眼一抹黑都不冤枉,有白无敌这么个人给我领路帮忙也不错。

其实,不光白无敌帮忙,就连白胜也脸上蒙了一块黑布搀和了进来,我带了百辟刀,抱了墩儿,然后背负花木兰的棺材,最后看了一眼这个避难避了很久的寨子,然后上了白胜的车,一路直奔东南沿海而去。

等我们抵达东南沿海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了,悄无声息的就潜入了江苏境内,然后他们找了一家私人开的那种小旅店住了下来,不需要登记身份证,这也是我们选择这种小旅店的原因所在,东南沿海是曹家的天下,关系网络几乎覆盖到了每一个角落,形势复杂,再加上现在掌门的是曹小七这个人,他的心智不容小觑,当初我就是因为没有一口气弄死他,最后被他反嘴咬了一口。生生在我身上撕下去一大块肉,咬的我鲜血淋漓的。这家伙不是个简单的人,有没有盯住各个酒店的入住系统实在不好说,谨慎起见,我们只能选择这种入住方式,悄无声息的潜入了曹家的眼皮子底下!

住下以后,白无敌和白胜让我在小旅馆里等着。然后他们出去调查情况了,用他们的话说就是,我背着个棺材,目标实在是太明显了,不如他们出去调查情况,看看曹小七到底有没有在家,不弄死曹小七,等于曹家没灭!

就这样,我在小旅馆待着,白无敌和白胜出去了,一出去,就是四天多,弄得我坐立不安,还以为他们遇到了什么情况,毕竟这里是曹家的地盘,曹家经营多年,简直就是土皇帝,在这里发生什么都不足为奇,他们这一去不回,我心里已经琢磨着是不是出去找他们?

结果,就在我的耐心基本上已经消失殆尽的时候。白胜和白无敌回来了。

这一夜,大雨滂沱,白胜和白无敌回来的时候就跟落汤鸡一样,只不过他们的身上却弥漫着一股子血腥味,寻常人约莫是闻不出这种味道的,但是我的鼻子对这种味道却是敏感到了极点。

“干起来了?”

我当时就从床上站了起来,下意识的提起了百辟刀,沉声道:“怎么回事?难道曹家已经发现了我们的行踪?”

“狗日的曹小七!”

白无敌当时就咬牙咒骂了起来:“这孙子太谨慎了,没在曹家现在的话事地方,反而偷偷猫在了曹家的老宅里面,就是他老祖宗曹宝子以前偷偷养姨太太的地方!那地方现在已经快拆迁了,基本没什么人了,曹家完全是凭着关系留下的那座老宅,我特么整整找了他四五天才终于找到,结果摸黑过去看情况的时候,发现这孙子在老宅外面的破砖瓦房里不知道藏了多少人,命金贵的很呢,生怕丢了命,我们两个一过去就被那些人发现了!”

“你们已经暴露了?”

我起身就准备背棺材:“事不宜迟,咱们赶紧去追,曹小七要转移!”

“没事,他转移不了,你别慌,你杀心真的是太重了,整个人都暴躁了不少,我老白办事儿你还不放心?”

白无敌冷笑一声:“那几个孙子虽然发现了,但是我直接放蛊把他们都啃了,做的干净利索,连尸首都没留下,曹小七应该还没有发现,不过这孙子现在整个就一惊弓之鸟,这回他拿下南方其他守护者家族的时候用的手段太缺德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现在有不少人想要他的命呢。我估计他身边可能有高手保护着,咱们……要不在等等?”

“不等了。”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咱俩出手,一个八段巅峰的武人,一个大天师级的云贵蛊王,如果这都动不了曹小七的话,那……凭咱们现在的力量怕是灭不了曹家,等来等去也没用,不如提前出手!”

白无敌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缓缓点了点头。

主意一定下,我们两个就不犹豫了,今夜,大雨掩盖了天地中的一切声音,月黑逢高,正是我复仇的好时机!

我背了棺材,带了刀,直接从这小旅馆的二楼就跳了下去。

没办法,我带着棺材,走不了正门,当初入住的时候我就是偷偷摸摸的潜伏上来的,没有正常登记,要不然就我现在这鬼样子。不得把老板吓死了?

下去以后,我就直奔着白胜停车的地方去了,上车等了一会儿,白胜他们就退了房下来了,我们这一次去不是做什么好事,完事就得直接离开,等不得,退了房也好!

曹小七住的那地方,位置大概是在这座城市东南郊区的一片老城区,上个世纪初的时候,还是这座城市最繁华的地段,如今时过境迁,那里基本上已经被列入了大拆迁的范围,在十多年前还住着一些老人,现在官家基本上把人都清空了,等我们感到的时候,恰恰已经是午夜十二点!

白胜把车停在了那片老城区外面的防风带里,隔着大老远,我就一眼看到那片黑黢黢的建筑里只有一个院子是亮着灯的,不用说,曹小七那孙子应该就是在这地方住着了。

我和白无敌对视了一眼。一声不响的就直接推开车门走了出去,踏着泥泞和滂沱细雨,缓缓朝着那片废墟走了过去!

白无敌问我:“摸过去还是?”

“一路杀进去,一个不留。”

我淡淡说了一句,嘴角不禁浮现出一丝笑容,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就像是完全不由自主的就笑出来了一样:“我们是来杀人的。要杀,就光明正大的杀!”

“行行,知道了。”

白无敌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扭头看了我一眼:“不过我说,你能不能别笑,你知不知道现在的你笑的就像是个变态?”

我没搭理他,听着雨声入耳,心里很宁静,虽然我知道我下一刻要做的是什么事情,但……我好像没有太大的波澜,就像是丧失了喜怒哀乐,犹如一具行尸走肉一样,雨水顺着我的满头白发滑落,不多时就已经沁到了头皮上。我浑身也已经湿透了,对这一切,我是恍如未觉,不知不觉间就已经走到那片老城区的入口,是一条老街,带着特别浓郁的江南建筑风格,古色古香。不过两侧的房屋多有破损。

“谁!”

忽然,一道男性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然后……我旁边的一间屋子的窗户就打开了,从里面探出了一个男人的脑袋。

曹家走狗!

我目光一凝,难怪白无敌说曹小七成了惊弓之鸟,所言非虚,这里的一座座闲置下来的老屋里。全都是曹小七的人!

“要你命的!”

我只给了那男人四个字,那男人听后明显一愣,就在这时候,我已经出手了,百辟刀不曾出鞘,挟裹着刀鞘就直接朝着对方的脖子上捅了过去,龙力爆发。胳膊上骨骼噼里啪啦作响,血肉里我甚至都隐隐听到了龙吼,然后……在那男子还没反应过来的功夫,刀鞘就硬生生的以巨力捅进了他的喉咙!

咔嚓!

清晰的听到了他的颈椎骨被刀鞘撞断的声音,这男子就这么直接断气了,到死都眼睛瞪的老大,下刻。他的鲜血喷涌而出,溅了我一眼,温温热热的。

这一刻,我平静无波的心里终于有了一丝丝的波澜,那是亢奋!

现在,也只有仇人的血,才能让我亢奋。感觉自己还活着。

“卧槽,这么血腥!”

白无敌下意识躲开了我,只留下一句:“我去那边,特么不和你和变态在一起,这片老城区里一共有两条街,我去那条街,咱俩看看谁先杀到曹小七眼皮子底下!”

“好!”

我只说了一个字,下刻,百辟刀出鞘,口中亦随之爆出一声大吼:“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