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3章 手足相残(上)/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华山里的风很大,整个山里面都刮着白毛风,雪沫子纠缠在风中,漫天乱舞,让整座大山看起来都白蒙蒙的,视线很不好,山势奇险,而且特别滑,我背着棺材在山道上前行的非常困难,即便是到了这个即便,有时候一脚滑开仍旧是有危险的,所以走的特别的小心。

今日的华山,人格外的少,一路走来,我不曾见到任何一个外人。估摸着在我来之前,天道盟的人早就已经在这里“清场”了吧?

在蜿蜒崎岖的山道上走了足足两个多小时,我才终于在一座大山的山顶上见到了青衣。

他,仍旧如往昔。

一身青色道袍套在修长的身材上,说不出的英姿飒沓。背负着却邪古剑,衣袍在风雪中猎猎作响,负手而立,腰杆子挺得笔直,只不过面色冷漠的很。

诡异的是。在他的身边,我却见到了胖子和张金牙!!

他们……竟然还活着?!

难道……

我心里一阵难受,难不成我给予他们的信任也相当于喂了狗?他们也跟着青衣一起背叛了我?

故人相见,本应的把酒言欢,而我们却只能刀兵相见!

当我的身影一点点从风雪中走出的时候,对面的三人终于有了反应了。

“是小天,他来了!”

胖子激动的当时就叫了起来,然后二话不说竟然朝着我冲了过来,我看到青衣本来是想制止他的,结果他的动作真的是太快了。青衣根本没来得及制止他,他就已经冲了出来,因为脚下的积雪太厚,甚至已经相当于是羁绊了,所以没跑几步就又爬了起来,都顾不上吐掉嘴里钻进去的积雪,就忙不迭的吼道:“小天,是我!是我啊!”

山顶上,山风呼啸,掀起的白雪让他的身影看起来有些模糊,不过……伴随着他一点点的向我靠近,最终我还是看清了他的容颜。

那张让我曾经觉得无比情切的脸,这一刻,仿佛已经无法给我带来太多的悸动了!

哐!

百辟刀,从我腰间出鞘,一抹冷光霎那之间撕裂风雪。

“退回去吧,我第一个想杀的人不是你。”

我用刀指着胖子,这是我第一次用自己的杀生刃对准他,然后一字一顿的喝道:“让青衣滚出来受死!”

胖子一下子刹住了脚步,然后站在距离我十几米远的地方。呆呆的看着我,我能看到他的嘴唇在蠕动,双眼竟然渐渐泛红了,一个大老爷们,就像是个小姑娘一样。眼泪说出来就出来了,又很快在山顶的低温里凝结成了冰碴子,挂在脸上,亮晶晶的,就那么红着眼睛看了我足足一分钟多,才忽然吼道:“小天,你他妈要干嘛啊你,你这人怎么这样呢,居然把自己的刀对准了老子!”

我为什么……你难道不清楚么?

我心里轻轻叹息了一句,又一次大吼道:“让青衣给我滚出来受死!”

“胖子,回来吧,他已经不再是从前的他了。”

这个时候,胖子的身后传出了一道声音,似乎是叹息,在风雪中于整个山顶飘荡着:“今日。本就是生死决战,容不得那么多的私情,我们之间也已经没有叙旧的机会了,因为立场不同。”

“可是……”

胖子浑身一哆嗦,扭头看了一眼,终究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

而那道吸引了我太多注意力的身影,这个时候终于缓缓从风雪中走了出来,最后在胖子的身旁站定,抓住胖子的肩膀,一点点的将胖子拖到了他的身后,青衣这才昂起了头,静静看着我,沉默了很久,终于开口说话了,就说了一句:“你来了。”

“哈哈哈哈哈……”

我忍不住狂笑了起来:“你在这里。我怎么能不来?要不然,我这满门的血债,找谁要!!”

说完,我一下子解开了腰间的结,当时,捆绑棺材的绳索就直接脱落了,然后反手一托,扶住冰棺,“哐”的一下子直接将之砸到我面前,因为力道过于狂猛。冲击的地上的积雪都直接炸开了,然后指着冰棺里面躺着的花木兰,怒吼道:“看到了没有?这他妈的全都是你一手赐给我的!你把我带进了这一行,又把我推进深渊,今日,我来找你清算,只要你在,老子一定会来!!”

青衣没说话,那双明亮的眸子在花木兰沉睡的冰棺上流转了一圈,最后又落在了我绑在怀里的墩儿身上。轻轻叹息了一句“鬼胎”终于还是出世了。

然后……他终于缓缓低下了自己那颗骄傲的头颅。

“抬头说话啊,为什么低头!”

我怒吼着:“难道你事情都已经做了,还不敢面对我了吗?”

“对不起。”

青衣口中说出了这样三个字,然后,他终于抬起了头,看着我:“我的罪,我会背。但是,你真的杀了太多的人了,难道上千条人命还不足以平息你心中的怒火吗?”

“千万条都不够!”

我咬牙,恶狠狠的盯着青衣,一字一顿的说道:“为他们当中的每一人,我都可以去屠城灭地!”

“你果然入魔了。”

青衣摇了摇头,“哐”的一下子抽出了却邪剑,这把曾经让我无比推崇的名剑在这个时候终于还是对准了我:“所以,我来清理门户,当初,是我一手将你带进了这一行,也是我养虎为患,让你成长到了今天,如今,你血洗天下,我只能斩草除根!今日,不论情义,只争生死!

你死,我为天下除害。

我死。我全忠义之名,以谢天下!”

“好个正义凛然的青衣,难道一直以来你都是这样喜欢给自己立一块贞节牌坊的吗?”

我轻轻的笑着:“放心吧,你难道还真的以为我会因为这个就手下留情?今日,我便是将你碎尸万段,都不会眨眼,不信,咱们走着瞧!”

说完,“轰”的一下,我身上的杀气爆发开来,绯红杀气犹如这白色世界里绽放开的一朵血色之花,犹如烈焰一样在风雪中熊熊燃烧着,跃动着!

“杀!”

我吼腔间爆出了一声怒吼,一提刀锋,整个人跟一颗炮弹一样冲了出去,直逼青衣!

近了……

愈发的近了……

就在我准备直接挥刀砍向青衣的时候,一道人影忽然冲了出来,然后一下子就横在了我和青衣中间!

“小天,停下!停下!!!”

胖子一边吼着,一边就像失心疯一样疯狂的大叫:“不能杀啊,这是手足相残,手足相残啊!!而且,小天,青衣也没有出卖你!!”

这一刀,原本是刺向青衣的,眼瞅着就要刺向胖子,看着他那张疯狂到近乎扭曲的脸,我完全是下意识的收回了手中的刀,右脚在地上狠狠一跺,生生遏制了我的前冲之势,并且整个人借力一下子倒退了出去,直接落在了距离胖子数十米开外。

“你他妈的疯了?”

我蹙眉道:“你信不信刚才我那一刀可以杀了你?”

胖子对这一切是置若罔闻,就跟疯了一样疯狂的摇头:“小天,小天,兄弟一场。你给胖哥说几句话的时间,行不行?真的不能杀啊,杀了就是手足相残,我们曾经关系多好啊,何必要这样呢?而且事实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胖子!”

忽然,青衣一声断喝打断了胖子:“别说了。”

“不行,为什么不能说,反正老子不想看手足相残!”

胖子扭头怒吼:“今天,你就是打死我,我也得先说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