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4章 手足相残(中)/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胖子这番模样,一时间我也有些迟疑了。

这当中……难不成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隐情不成?

“好,我给你说话的机会!”

犹豫了一下,我终究还是放下了手,长长呼出一口气,嘴里的热气在冷空气里变成了一溜白烟,咬牙道:“时至今日,生死交情,就值这几分钟的时间,你抓紧说!”

“几分钟就够了,真的够了!!”

胖子不管青衣的不断呵斥,忙不迭的说道:“青衣真的没有出卖你,他在最开始的时候,确确实实是联系了天道盟里所有站在葛家这边的人的,准备在三堂会审的时候闹一番!可是。他终究是不擅长这些阴谋诡计,连对手的套路都没有摸清楚,他甚至不知道……掌门人也已经涉及到了这件事情里面,所以他的计划早就被人家得知了,就在你赶往天道盟的那几天。曹家就让人收买了很多以前表态愿意支持葛家的人!

然后,就在你即将抵达天道盟的时候,曹家忽然发难,事前就和青衣爆发了冲突,当时。好多还站在葛家那边的人纷纷倒向了曹家,死战的全被诛杀了,就剩下我们几个,独力难支,然后青衣被掌门人出手俘虏了,我和张金牙因为和青衣的关系还算比较近,被留了一命。至于伊诗婷,被遣返回海外分部,去刑堂受刑去了,要在下一次龙虎双榜决斗的时候公开处决。现在恐怕还在大牢里面关着呢!

说到底,我们真的没有出卖你啊小天,你难道不明白吗?

我们只是……在你还没有到达天道盟的时候,就已经中了曹家的圈套,我们已经失败了,这段时间一直都被软禁着!“

我愣住了。

那些申辩堂里的血迹,就是在我登上天道盟之前爆发的叛变里留下的么?

一下子,我好像没觉得那么失望了。

“够了,胖子,不用再说了。”

青衣一声断喝,冲上前将胖子拉到了身后,咬牙道:“不论当初种种,今日你死我活之局已经定下,他不杀我,我必除他!要嘛,为天下了却一个魔物,要嘛,我杀身以成仁!”

我沉默了下来,心里的滋味儿很复杂,原本坚定的杀心。这个时候渐渐动摇了一些。

犹豫片刻,我问青衣:“三个问题,恩断义绝之前回答我,可否?”

青衣明显楞了一下,高高举着的却邪剑缓缓放下了一些。斜指地面,过了良久,才种种点了点头。

我问他:“第一个问题,你和天道盟的掌门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青衣闭上了眼睛,过了很久,才缓缓吐出两个字:“父子。”

说到这里,他情绪好像一下子有了一些波动,然后缓缓跟我说起了一些往事。

早年间,他的父亲,也就是那位被我斩杀的掌门人,曾经是个火居道士,也就是娶妻生子的那种道士,而且还没有加入天道盟呢,只是对一些阴阳和合之术颇有研究,研究方面和日本山口家族研究方面非常相似。其实就是研究男女融合之术,也就是最上不了台面的那种法子,采阴补阳什么的……

说不好听的话,整个就一江洋大盗!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时候,咱们国家开始大规模的墙壁、处理他们这些人,也就是那个时候,掌门人才终于收手了,不过,却也在那个时候,就是最后一次干那种事情的时候,意外让一个女子怀孕了。

这个女子怀的,就是青衣!

当时掌门人就在想,自己一辈子也没留下一两个后嗣什么的,岂不是人生大憾?于是犹豫再三,就决定留下这个孩子。当时他掳走了那个女人,然后让那个女人生下了青衣,最后又怕那个女人出去就把他告了,于是,一剑杀了那个女人,抱着青衣上了天道盟。

因为青衣的来历不干净,所以,掌门人一直都没敢泄露双方之间的关系,青衣就是在这种不清不楚的环境中长大的,因为他母亲的事情。也和掌门人之间有嫌隙,冲突不小,只不过青衣展现出了惊人的修炼天赋,所以才得到了莫大的重视!

这些,都是一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了,如今也是青衣头一回在外人面前提起。

看来,当初我得到的一些情报也是吻合的,掌门人的道行无法突破精进的原因就在这里了,这家伙的道行来的不是很干净。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然后咬牙道:“第二个问题。为什么要接手外门的掌门人,甘心成为内门的傀儡?”

“为了……正义吧!”

青衣的神色很认真:“我知道内门也不是什么好鸟,但是……这是现实,只能暂时在他们面前低头,只有我走的高,走的很高很高,我才有力量来改变这一切!不会像这一次一样,那么的……力不从心。”

我摇了摇头,苦笑着。

青衣啊青衣,你还是这么幼稚!

内门被柳家把持数百年,岂是你说改变就能改变的?权利在柳家的手里,外人哪能插的进去?内门的权利中心,排外现象十分严重,从数百年来柳家的人一直占据内门统治中枢就能看得出来!你仅仅不过是外门的首脑而已,能有什么用?有朝一日就算转入内门,也进不了权利的中心!!

不过,我也懒得去指正什么,抬起手轻轻抚摸着立在我旁边的冰棺,犹豫再三,终于缓缓道:“我走到今日,命运所逼占七分,受你影响占三分,虽说我也知道你为我抗争过,但不可否认,你终究还是要为我的兄弟的死背上责任。我需要一颗头颅来告慰他们的在天英灵,我看来看去,你的头颅最合适。所以,我的第三个问题是,若我杀你,你心中可有怨气?”

“无怨!”

青衣昂首,身上道门灵气炸开,衣袍鼓起,猎猎作响,大声说道:“因为不光你想杀我告慰你的兄弟的在天之灵,我也想杀你为天下除害!今日之葛天中已是人屠,不杀不足以得太平!”

“哈哈哈哈哈,好!好!好!”

我昂首大笑了起来,咬牙道:“我们都有血海深仇,既然我们已经没有选择,那今日就用手中的刀来说话吧!”

说完,我大吼一声,持刀又一次朝着青衣杀了过去,这一次,青衣也动了,朝我杀了过来!

“为什么又打起来了!!!”

胖子怒吼:“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为什么还要手足相残,这是为什么!”

可能是愤怒刺激了他,他竟然又一次冲到了我们中间,正对着我,张开自己的双臂,怒吼道:“你们要拼,就先杀我!”

为什么?

胖子啊,你难道不知道,我们已经再也回不到从前了么?我是人屠,他是天道盟外门掌门人,我们之间注定没有和平,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啊!

胖子,你为什么看不清!这一切的一切。总该有个了结啊!!!

我心中杀意和愤怒崩腾,在冲到胖子身边瞬间,终于还是对胖子出手了,直接一脚踢在了胖子的胸口上,登时他口中喷出鲜血,不断吼着“手足相残,天地不容”,倒飞了出去,最后一头扎进了积雪里,彻彻底底的没有反应了。

然后,我脚步不停,直接就朝着青衣碾压了过去,他也一样,我清晰的从他的双眼之中看到了近乎疯狂的杀意。

我们都没有选择……

时至今日,总要有人用鲜血为这一切划上一个句号,不是我,就是青衣,因为仇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