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5章 手足相残(下)/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山巅之上,寒风嘶吼,雪花乱舞!

我怒瞪着双眸,迎接着狂风雪花的抽打,从始至终,眼皮都没眨一下子,我就是要关注着青衣的每一个细节,死死的将他那张容颜记在心里,永世不忘!

“杀!”

情由心生,我喉强中爆出了一声极为高亢的嘶吼,然后……终于和青衣发生了最狂猛的碰撞。

当百辟刀和却邪剑撞击在一起的时候,道门灵气和杀气也发生了最直接的接触,当时就直接爆开了!

轰!

能量风暴在我和他中间席卷,隐隐有风雷之音,一瞬间冲乱了我的满头白发,而青衣头上的发髻也炸开了,随风乱舞。

而后,我双臂一发力,一身龙力犹如大江奔涌,握着百辟刀朝着青衣的方向猛然一推,他自身的力量太弱了,哪怕用却邪剑顶住了我的第一次劈砍,也根本不可能和我进入僵持状态,我双臂一振一推。他登时就跟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被我推得倒飞了出去。

我看到他纤长的身子在风雪中摇曳,一身青衣在风中猎猎作响,嘴角也不知不觉滑落一丝血线,殷红的血珠儿滚落,在这片纯白色的世界里说不出的触目惊心,显然已经是在我的一劈一推中被狂猛的力量震伤了内脏。足足倒飞了二三十米才落地,但一连向后退了十几步,每一步落下,都会踏的积雪横飞,甚至连他脚上的布鞋都破了,这才终于停下,整个人摇摇欲坠,将却邪剑拄在了地上,这才勉勉强强稳住了身形。

他的面色的已经一片惨白,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一张嘴,“哇”的喷出一口黑血。迎着寒风大口的喘息着,因为风大,好像有些难以呼吸,整个人看起来已然强弩之末!

“青衣,你不过如此。”

我倒提着百辟刀,一步步朝着他走去,每一步落下,脚下的积雪都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犹如我已经不堪负重的神经,我抬头看着隐没在风雪中的他,他的面容有些模糊,然后我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拿什么来和我决战?”

我知道,他其实已经重伤了,准备上前结果了他的性命。

出乎我预料的是,一直都佝偻着身子,蜷缩在风雪中的张金牙这个时候竟然也不知道从哪里借来了勇气,撒腿一口气冲到了我面前,就站在距离我一米的地方,然后一下子张开双臂挡住了我!

他没说话,挡住我的时候看上去有些畏畏缩缩的。

不过,就是这一个举动,倒是让我吃惊了一把!

胖子敢挡我,不意外。

但是,张金牙这个胆小鬼。他怎么敢?

“你也想和我作对?”

我的视线在张金牙那张畏畏缩缩的脸上游离着,缓缓抬起百辟刀就顶在了他的喉咙上,刀尖儿已经贴住了他的皮肤,然后我凝视着他缓缓说道:“我记得,你很怕疼,也很怕死。何必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和我最对呢?你应该知道,我杀你不费吹灰之力。”

咕咚!

张金牙狠狠吞了口吐沫,喉结一动,我顶在他喉咙上的百辟刀登时就切开了他的皮肤,一点嫣红的血淌下。

他果然是个怕疼的人,当时一哆嗦,一下子后退了一步,眼中也闪过一丝畏惧,看得出来,他当时是准备掉头逃跑来的,不过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竟然硬生生的停下了脚步,然后动了动干裂的嘴唇,挤出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小天,不能啊。”

说着,他竟然“噗通”一下跪在了雪地里,然后就那么跪着很快朝着我挪动了过来,积雪下面的石子什么的划破了衣服。也划破了腿,甚至在地上留下两道血红色的痕迹,上来竟然一把抱住了我的腿,“哇”的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小天,不能啊,真的不能杀啊,一刀下去,咱们就都没过去了,你真的再也回不到葛天中了。”

现在的我,难道还像曾经那个葛天中吗?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眼神很快凌厉了起来,这个懦夫,时至今日他仍然没什么出息,就知道哭!

难道,你的眼泪就能挡得住我复仇的路吗?

我下意识的举起了刀,可是,在迎上张金牙那张挂满鼻涕眼泪的脸的时候,手里的刀。却是一下子落不下去了。

尤其是他那一句接着一句的“不能啊”,听得我心都要碎了,莫名酸楚,眼睛也困顿难受的很,我竟然在践踏着那么多的尸体一去不回头的走了那么远以后,又一次产生了想哭的感觉。

这时候,我的身后毫无征兆的传来了一连串嘻嘻索索的声音,我下意识的扭头超身后看去,发现刚才被我一脚踢飞的胖子竟然朝着我这边爬了过来,满脸是血,一张胖脸都扭曲了,但是特别执拗。就跟张金牙一样,几乎是一口气爬到了我身后,然后他一把抱住了我的腿。

这一次,胖子没有歇斯底里,整个人都一下子平静了下来,抬起头看着我。忽然笑了起来,笑的我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抽搐,然后他大口喘息着,嘴里喷吐着白气,咧着嘴一字一顿的和我说道:“小天,你只要心里还念着一点点的兄弟情,今天就罢手,赶快下山吧,从此离开这个国家,再也别回来了。如果你真的要成魔,那就彻底一点,连我也杀了。胖哥成全你,你葛天中那把杀生刀把自己的兄弟都剁了才能算的上一个狠字,别人才会怕了你。”

我没说话,和胖子对视着,好几次攥紧了刀,最后又松开了手。

杀心,不是没动过。

但……每一次想举刀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想到当初胖子背着我逃命的样子,我这条命,是他从秦岭大山里面背出来的,从始至终,他都没做过什么对不起的事情。

“胖子。松开手吧,往昔种种,到了今天都该结束了。”

我歪着头看着胖子,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神情,但我声音是有些颤抖的:“扭头看看吧,我的妻子就在你身后的棺材里面,因为天道盟的残害,我的孩子刚刚出生她就走了,她就抱了孩子十几分钟啊,你知道我是个啥滋味儿不?还有小敬那孩子,还有陈煜,还有扎西……你是我的兄弟。难道他们就不是吗?可是,都没了,你让我怎么咽下这口气,这些恨?胖子,你说起了兄弟感情,可是说起这个,我也得给你念叨念叨……”

说到这里,我抬手指向了青衣的方向:“老子为什么要杀人,他难道不知道吗?因为信任他,我跳了坑,我认了!可是,他就为了他那狗屁道义。现在又要反手来杀我!你跟我提兄弟情,敢情你们的兄弟情都是让我顾着你们,你们却一点不想想我的感受?胖子啊,今天,你但凡还有一点人性,就不该拦着我,你知道我为了什么而战!现在,我不怨恨他让我回天道盟了,因为我知道他不是故意坑我,哪怕最后我还是惨败,最起码我知道他尽力了,我不恨他!我恨得是他的薄情寡义。他在知道我遭遇了什么以后,不念着我,反手就继任掌门,走向了我的敌对面,还要来杀我!你可曾想过,他欠我一句道歉?”

我大口喘息着,冷冰冰的空气钻进我的肺里,让我的思维多少清晰了一些,轻轻冷笑道:“你让我念着兄弟情,罢手,可以!你先让青衣对着我说一句‘对不起’,让他扔掉他那狗屁的天下大义。站在我的角度上,来理解我的感受,放弃杀我,然后就此的卸任掌门之位,隐退江湖!你能做到吗?”

胖子愣了。

“做不到是吧?做不到,那你就别拦我。”

我冷笑了起来。一字一顿的说道:“就冲着他非但欠我一句道歉不说,还要杀我,就冲着他是掌门,所以,今日,他必死无疑!”

我话音刚落,风雪中毫无征兆的传来了青衣的声音。

“天道无能,遂使阴邪横行人间;阴阳逆乱,魑魅魍魉涂炭生灵。如此天道,我尊之何用?不如立地为牢,化七魄为七神,燃三魂为天、地、人,祭我身,补天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