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8章 全真杀阵/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血雨腥风骤起。

这回,可能真的是有个高手在后面暗中操控天道盟的行动,就连他们的拼斗风格都已经发生了改变,几乎一股脑儿全都把海外分部豢养的那些武士推到了最前面当肉盾,天师级高手躲藏在后面暗中偷袭,对我来说造成了不小的困扰,完全是靠护体杀气硬抗!

好在,我的护体杀气足够强悍,大天师不出出手,其余天师级高手难以撼动,所以,勉强来说,至少现在的我还是安全的。

现在的我,就是一辆无坚不摧的坦克,就是一尊……浴血的修罗!

武技。格斗?

这些,在这种混乱的拼杀中已经完全没用了,唯一有种的就是--疯狂!

针尖儿对了麦芒,进则生,退则死的问题,很好抉择,我几乎是疯狂的挥动着手中的百辟刀,杀气透体而出,绯红杀气将我前方的所有人都笼罩,说是一步十杀都是轻的。凡我所过之处,皆血流成河,白骨如山,热血抛洒在地上,让地上的积雪消融。脚下的冻土都在鲜血中变的泛滥。

急攻如火,或许,这四个字来形容我们三个人呈掎角之势的奋起猛攻最为合适!

打到最后,那些大天师可能也是看这种把寻常武士推到前面,其他天师级高手在后面袭击我的方式没什么用。终于是坐不住出手了。

霎时,二三十名大天师同时掠过人群朝着我杀了过来,这些大天师一个个胡子花白,岁数明显不小了,但是腿脚却很利索,速度相当快,犹如狂风掠过荒原,一眨眼就穿过人群来到了我面前。

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这些大天师手中捏着同一个手印,类似于我们的用手指撑起的心形,放在胸口,嘴里念念有词,身上全都释放着一股完全相同的气息,他们冲过来以后,并没有直接和我交手,而是从我旁边一闪就穿过去了,最后几乎将我们三个人包围了。

此时,这些大天师猛然朝后跃去,动作很敏捷。几乎是一转眼的功夫,就冲上了两侧的高山之上,然后他们缓缓推出了胸口的心形手印。

轰!

霎时,这三十名大天师级的高手身上同时冲起了青蒙蒙的光柱,三十多道青蒙蒙的光柱在峡谷中间的上空汇聚。然后“轰”的一下子爆开,瞬间一个青色的光幕凝结在了我们头上!

我很明显的能感觉到,磅礴的能量在我的头上酝酿着,蕴含着一股子死亡的气息。

“卧槽!!”

白无敌当时就惊叫了起来:“原来是这帮全真道的老牛鼻子出来了!”

全真道?

道门一支,当今天下的道门中最为鼎盛的一个分支?

前面就已经说过了,道门其实有很多个分支,无论是天师道,还是茅山道,都不过是最小的一个分支,最大的分支是在全真!

只不过全真教的教义是“苦己利人”,所以在盛世之时,大都隐居深山,避世不出,唯有在乱世的时候才会下山,所以在现在这个年代很少见全真道的高手出现。

道士乱世下山救人。盛世居隐深山;和尚乱世闭门参禅,盛世下山行骗。

世间这个说法由来已久,其中的道士,说的就是全真道!

只不过全真道的这个思想是咱们老祖宗的思想,和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格格不入,“苦己利人”者都成为了寻常人眼中的傻逼,而不是品德高洁之辈,所以,这种教义和思想被当今这个污浊的世界淘汰了,以至于全真道早已经步入黄昏。

再加上,当今这个年代,国内承平已久,所以全真道的人大都藏在了深山里面,尤其是一些高手,更是如此。自己在山里开荒种田,修行悟道,或云游四海,无比逍遥。有时候,我们在大山里面遇见了某一个路人。可能就是全真道的人。

如今,怎么内门里还出现了全真道的人?

须知,全真道的人可不拜张道陵!!张道陵也不是全真道的老祖宗,人家更不可能去复活什么张道陵了!

“十年前的一桩往事,那时候你还小。”

白无敌苦笑了起来,摇了摇头:“十年之前,在武当山下,被四处搜寻高手的内门探子发现了许多大天师级高手,这些高手全都是全真派的高手,可惜。后来没能扛得住内门的重利诱惑,这些隐居不出的全真道于是加入了内门。这件事情一直都是一个传说,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白无敌抬头看了眼天空中那青蒙蒙的光罩,然后轻声叹息道:“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全真杀阵了!这三十个大天师高手乃是同出一门,当年抗日战争时期被一个全真道的老道士从南京大屠杀的废墟里捡出来的孤儿。从小就生活在了一起,一起习武论道,久而久之心心相印,于是一起研习开创出了此杀阵,一旦结阵。三十人的力量融会贯通,一人可借三十人之力发起绝命一击,据说……能直接对抗的那些超越九段的老怪物!”

我听得眼皮子狂跳,一人借三十人之力?相当于,三十位大天师合力一击?不。这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而是……呈几何倍暴涨的啊!

这还怎么打?

不光我心惊,白无敌这个孬货早就已经脸色发白,一个劲儿的在旁边喃喃自语着:“完了完了……”

“葛家的小子,还要继续抵抗?”

这时候,站在我左边大山上的一个全真道高手开口了,是一个女人,看不出年龄,黑发如瀑,穿着一身灰色的道袍,一点都不像一个老人,毕竟白无敌跟我说这些人全都是抗战遗孤!算算年纪,恐怕至少都七八十岁了,这女人脸上却没有丝毫皱纹,说明在全真养生之术上造诣很高,十有八九应该是这些人里道行最为强横的一个,她俯视着我,沉声道:“你的遭遇我们都听说过,所以不想杀你,若你束手就擒,今日可以不要你性命!”

这算是……怜悯!?

我轻轻摇着头,抬头一看,发现那些天道盟的武士和天师级的高手已经不知不觉全都从青蒙蒙的光幕之下退出去了,明显深知这三十位大天师的可怕,怕被殃及。

对于这些全真道的老牛鼻子。我没有太多的话要说,解开背负在身上的冰棺,一下子将之放到一边,然后将墩儿也放在了冰棺上,上一次吞噬了一个大天师的力量以后,墩儿就直接陷入了沉睡,到现在还没有苏醒,明显一个大天师的力量就已经达到了他的承受极限,三十个大天师的力量……他恐怕是承受不住的。

我轻轻掐了掐墩儿肥嘟嘟的脸蛋儿,嘴角不知不觉浮现出一丝笑意。然后一抖手,长刀直指将我包围的那些大天师,只说了一个字:“战!”

“有骨气!”

那全真道的女人点了点头:“立场不同,只能送你上路!”

说完,她并指如剑,朝着天空中青蒙蒙的光幕一指,然后那光幕顷刻间青光大作,一杆杆完全由能量凝聚出来的杀剑从光幕中锋利出来,臣服于半空中,下刻。这些杀剑汇聚成河,直接朝着我这里涌了过来,这分明就是要直接给我来一个万箭穿心!

我浑身炸毛,恍惚之间已经感觉到死神在我耳朵旁边吹气了,死亡的阴影彻彻底底的笼罩了我,当下我不敢耽搁,连忙大吼道:“并肩子上!他妈的,能撑到哪里算哪里吧,这些老牛鼻子太厉害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