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9章 天煞孤星?/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所谓这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这三十个牛鼻子老道现在一拿出架势,我就知道我特么根本不是对手!

准确的说,是我们三个人绑在一起都不够人家杀的!

面对着这必死之局,我好像反而没有那么多的恐惧和愤怒了,只觉得……松了一口气。

真要说还有什么不舍,恐怕我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墩儿和花木兰了,我不知道……我死之后,他们会有着怎样的遭遇。

不过,现实也不会给我那么多的思考时间,眼看着那一挂杀剑之河已经从高空涌到我面前,我只能举刀抗争。

“杀!”

我口中爆出一声怒吼。挥刀迎击,绯红杀气当时从我身上潮涌而出,最后化成一抹数十丈长的实质化刀光朝着那杀剑之河迎接了上去。

最开始的时候,一瞬间好几十杆杀剑被打碎,明显这些杀剑的个体杀伤力还是不如杀气的,但是……关键那些杀剑的数量太多了,每一次的碰撞,我的杀气都会被抵消一些。终于,在一连打碎了数百杆杀剑以后,我的杀气彻彻底底的消融了。

这个时候,张博文和白无敌适时的出手了。

张博文以山河之力从峡谷中抽取了无数的山石。猛然在那些杀剑冲过来的方向上凝聚起了一道高达百米的厚重墙壁,杀剑冲过来的瞬间,最后在那道厚重墙壁上撞碎,不过那道墙壁也被打的嗡嗡作响。剧烈的摇晃,最后在挡住了一部分杀剑以后,终于轰然崩塌!

然后……白无敌的蛊虫又铺天盖地的朝着那些杀剑迎了上去。

这是一种犹如萤火虫一样,屁股上会发光的蛊虫,白无敌以前和我说过,这种蛊可以吞噬能量。

这些蛊虫一冲上去,就附着在了那些杀剑上面,很快就将那些完全由能量凝聚起来的杀剑给吞噬了,不过也有大片的蛊虫被斩落,于杀剑的狂潮中被绞杀成了碎片。

可惜,饶是如此,仍旧难以阻挡那杀剑的狂潮。

我们三个接连出手,确实抵住了不少的杀剑,无奈那杀剑是从青蒙蒙的光罩上面分离出来的,源源不绝,不干掉三十个全真道的大天师就完全没用。只能阻挡得了一时,却阻挡不了一世,最后,我们三个同时被淹没了。

这一瞬。那些杀剑变成了穿心利刃,犹如飞蛾扑火一样朝着我冲杀了过来,我不断挥舞着百辟刀,劈开、劈碎不少杀剑,可仍旧没什么用,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这也不是四手,而是铺天盖地的杀剑,一时间,无数的杀剑撞在我的护体杀气上被嚼碎,我的护体杀气也在一点点的消融着,当护体杀气完全消失的时候。我才终于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凌迟。

嗤啦,嗤啦!

那些杀剑就像是蝗虫一样擦着我的身体过去,我根本是无法兼顾的,只能用百辟刀护住自己的要害,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杀剑疯狂的撕裂着我身体周边的皮肉。

勒下、双腿、双臂……

这些地方的衣服几乎被一瞬间就撕裂成了布条,纵然我的身体是用龙元精魄改造过的,皮肉也扛不住这样的撕裂,一瞬间身上百孔千疮,疼的我忍不住怒吼了起来……

这时候,我身后也爆出了张博文与白无敌的怒吼。

无奈,现在我连自己都顾及不了,更别说他们两个人了。他们的怒吼声我是听在耳朵里面,却完全无能为力。

时间,在一点点的推移,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被划了多少下。只感觉浑身的力气在一点点的溃散着,就在我基本已经扛不住的时候,这杀剑的狂潮才终于消失了。

这一瞬间,我仿佛从地狱一下子回到了人间,大大松了口气,浑身无力,杀气几乎也已经在对抗中干涸了,当时就身子一软单膝跪倒在地。好在我及时用百辟刀撑住了身子,然后连忙朝身后看去。

前不久,张博文和白无敌就彻彻底底的没了动静,让我非常担心。所以顾不得自己的伤势,连忙就看他们。

这一看不要紧,我当时心里狠狠抽搐了一下。

他们……全部都已经倒下了。

张博文身上阴气溃散,白无敌身上浑身是血……

他们全都已经是命悬一线。基本上已经到了极限。

这一瞬间,犹如一柄重锤狠狠砸在了我的心上,一时间我就连呼吸都仿佛一下子变的困难了起来!

我……还真是个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啊,或许。命理所说的那种“天煞孤星”的命格说的就是我这种人吧?无论是谁,跟在我身边,就不可能得到安宁。

“臭小子,剩下的……看你了!哥只能帮你到这了。”

白无敌几乎已经快被凌迟了,躺在雪地里,殷红的血不断从身体的伤口上流出,说话的时候声音很低很低,几乎是微不可闻的,只能看见嘴唇在动,强咧着嘴说道:“爽,真他妈的爽啊,早就看天道盟这帮狗娘养的不爽了,一口恶气忍了二三十年,今儿个终于拼了一回,做了一把男人,就一个字爽!”

他这副模样,更是让我心里头难受,身上也是火辣辣的疼,尤其是两侧脸颊上,最少多出了十几道伤痕。皮肉翻卷,满头白发被寒风吹的扑打在脸上的时候,直接就和鲜血凝结了一起,发丝染血,说不出的痛苦。

这个时候,我深知自己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不过实在不愿意在这帮天道盟走狗的面前单膝跪下,于是奋力支撑着百辟刀缓缓站起。寒风吹的我身上衣衫猎猎作响,这一刻,我心里多多少少感觉到了一些凄凉。

朋友都倒下了,举世皆敌……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迎接这样的命运!

“葛家小子,你服是不服?”

那全真道的女性强者又一次开口了,虽然相距甚远,但是我却从她的眼中感受到了一丝怜悯,她俯视着我一字一动说道:“你应该知道。今天你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你的所有抗争都是徒劳的,束手就擒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不禁仰头狂笑了起来,扭头看着她:“束手就擒?然后等着你们天道盟再审判我一次?不,我永远再不会让人审判我,宁可……战死!”

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我已经是近乎在咆哮了,愤怒、悲伤、绝望……等等一切的情绪刺激下,我又一次狂化了!

轰!

我感觉自己的生命潜能在熊熊燃烧着,一道血光几乎是冲天而起,这一瞬间,九级的禁锢被撕裂了,逆天改命之后,所有的瓶颈于我而言全都不复存在了,近乎狂暴的杀气在我体内奔腾。

狂化之后,我很明显感觉到自己又重新站到了一个境界。

一个……我从来都没有体会过的境界。

仿佛,这片天地就是我的一样!

我即法,法即我,言出法随!

就是这样的感觉!

我不知道逆天改命之后我到底有多少的阳寿,但是,现在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我再没有别的选择了,只能又一次的狂化!

我感受到了强横的力量,让我着迷的力量。

有时候,力量确实是一种让人着迷的东西,最起码这一刻,我迷上了自己体内的力量,因为这样的力量可以让我挺直腰板去面对一切。

约莫,那全真道的女人也感觉到了我的异常,当时脸色就变了,沉声喝道:“都小心一些。”

“再战!”

我口中发出一声长啸,强横的力量充斥在身体的每一处,我已经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了,当时一提百辟刀,笔直的朝着那女人冲了过去!

我决定主动进攻。

武士,应该死在冲锋的路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