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1章 生母?/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声音来的非常的突兀,始一出现,全场寂静!

就连那个刚刚制住我的名字叫龙老的老头子都一下子愣住了,原本伸向我的手也一下子停住了,这个时候因为距离近了,我才终于能彻彻底底看清他的脸了,颧骨很大,脸上几乎是没肉的,就是一层皮绷在脸上,眼窝很深,眸子里闪过一丝阴翳,犹豫了一下。一挥手,然后我就感觉那股托着我的无形力量一下子散去了,我整个人当时就从高空坠落了下去。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浑身无力。几乎毫无抵抗之力,一直朝着地面坠落了下去。

在坠落的过程中,我下意识的回头朝下面看去,只见聚集在远处的人群不知何时竟然缓缓分开了。在中间让开了一条路,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在一个中年男子的陪伴下正缓缓朝着我这边走过来,看见我坠落下来以后,那女子的脚步忽然加快。她脚上穿着白色的靴子,轻飘飘的淌过雪地,已经被人们踩得泥泞不堪的积雪与她脚上一尘不染的白色靴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仿佛是对她那双靴子的亵渎一样。

她就这么以一种出尘的姿态掠过雪地。然后……直接朝着半空中的我俯冲了上来,身上的白色衣裙在漫天飞雪中猎猎作响。

约莫,翩若惊鸿,说的就是她这种姿态吧?

我心里默默想着,这个时候我的意识都已经开始变得浑浑噩噩了,思维凝滞,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下刻,我就被那女子一下子抱在怀里。

她的怀中很柔软,散发着一股子女性特有的芬芳气息,很柔软……

这,难道就是母亲的滋味儿?

我轻轻咳嗽着,在那个名字叫龙老的老怪物手底下受了很重的伤,内脏估计全都受创了,肺部火辣辣的疼,冷空气从嗓子眼儿里钻进去以后,当时就是一口淤血呛了上来。全都喷打在了她的胸口上,在她的胸口上留下了一些血色的花,看起来说不出的凄艳刺目。

就这样,她抱着我缓缓坠落在了雪地上。

“累了就休息一会儿吧?”

女人轻轻开口。声音很轻,犹如微风缓缓吹过我的耳畔一样,让我虽然置身冰天雪地中,但却产生了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走吧,妈妈带你回家,回咱们的家。”

这个时候的我基本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身受重创,意识也是浑浑噩噩的,双眼闭着,脸贴在女子的胸膛上,近乎贪婪的汲取着一点一滴的温暖,听她的声音在我耳朵旁边响起以后。我完全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然后,女人就准备抱着我离开。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厚重的男声毫无征兆的在我身旁响起:“多谢龙老留犬子一命,在下在此道谢了!”

犬子?

龙老?

我瞬间被惊醒。

父亲?如果是我父亲的话,看到我被人打的命悬一线,哪里还会跟别人说谢谢留我一命?恐怕立马就上去跟对方拼命了吧!

我豁然睁开了双眼,然后终于看到了说话那男人的面貌,是一个非常俊朗的中年男子,扎着发髻,明明有着中年人的面容,但是五官却好看的很,大概放到人世间的话。是属于那种气质和容貌并存的大叔,会惹来很多的少女的花痴,他正对着的那盘坐在半空中的老头子拱手行礼!

就是这个男人刚才称我为犬子?

不!

他不是我的父亲,我的父亲才不会看着我被人打的奄奄一息还脸上挂着笑容!!!

我狠狠甩了甩头。浑浑噩噩的意识终于恢复了一些,然后努力睁大眼睛,将视线挪到了抱着我的女人的脸上,然后看到了一张我这辈子也忘不掉的脸。

这张脸上面……我多多少少能找到一些我的痕迹。譬如眉宇之间的味道,和我很相似……

她的胸膛……也很温暖,脸上也挂着浅浅的笑容,看起来非常暖心。

唯独那双眼睛……

里面全都是冷漠!!!

没有丝毫感情的冷漠!!!

我豁然惊醒。这个女人绝对不是我的母亲,当下,我原本已经被打的近乎残废的身子也不知道从哪里一下子来了力气,狠狠一把直接推开了那女人。我整个人当时就滚落在了地上,脸几乎是贴着地上的积雪擦过去,冷冰冰的,也让我原本差点被虚伪的温柔吞噬的内心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这才是属于我的地方……

孤独和冰冷……

这才属于我啊!

我心里在怒吼。拄着百辟刀支撑着我的身体,有些艰难的站了起来。

再看那白衣女子,她的脸色有些坚硬,略显声音的说道:“天儿,你怎么了?为什么要推开妈妈呢?”

“妈妈?嘿嘿嘿嘿……”

我不禁有些悲凉的笑了起来,虽然我从小没有体会过什么母爱,但至少我读书的时候见过我同学的母亲看我同学时候的眼神,是那么的温暖慈爱。仿佛能融化世间的一切冰冷和黑暗一样,但是眼前这个女人看我的时候,眼睛里只有冷漠,如果这就叫母亲的话,那类似于这种虚伪的母爱根本不值得人们传颂!!

我拄刀立在风雪中,满头白发在风雪中凌乱飞舞,环顾四方,举世皆敌,最后目光才定格在了这个白衣女人身上,一字一顿说道:“你,根本不是我的母亲!你是柳倾国,我的母亲是柳倾城!”

“胡说!”

白衣女人的面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柳倾城她是个什么东西,只有我才是你的生母,我身旁的这个男人就是你的父亲?”

“父亲?哈哈哈哈哈……”

我更是疯狂的笑了起来,忍不住扭头看向那个男人。冷笑着问他:“请问你是不是姓葛?”

那个男人面色阴沉,狠狠摇了摇头。

“不姓葛你跑老子这里认什么儿子?”

我冷笑:“可惜,老子不认你这个爹,我们葛家与天道盟有血海深仇,而你是天道盟的一条狗而已,如果老子认了你,岂不是认贼作父?”

“他是我给你选的父亲!”

柳倾国皱眉打断了我,沉声道:“这既然是我的丈夫,而我是你的生母,那他就是你的继父,这当中难道有错吗?”

“有错,大错特错!因为你我他妈的也不认。更别说你找的男人!”

我拄刀而立,风雪迷失了我的双眼,但我却在忍不住的笑着。

这他妈的就是我的生母?

我去你妈的!

不过就是一个内门的傀儡罢了,这个时候站出来收场来了,想拉老子进内门?

“我葛家家训,素来都以忠孝礼义仁勇持身,你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当我的母亲?”

我的心彻彻底底的冷了,说的话自然也不知不觉间无情了起来,冷冷看着站在我对面的女人,轻笑道:“当年我父亲大概没有拿葛家的家法制裁你吧?那今天,我就以葛家家主的身份来制裁你,从此,你与我葛家一刀两断,再无半点瓜葛!你别在打着是我母亲幌子到处说事了,今日,你与我是敌人,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我不知道,作为一个母亲,她被自己的亲生儿子嫌弃是种什么感觉。

但我只是在说自己心里最直观的感受罢了。

认这样的母亲……我!不!屑!

“住口!”

柳倾国当时就是一声断喝,脸色阴沉如墨,咬牙道:“我今天是来救你的,你可知道你刚才说的这些话,会让不万劫不复?”

万劫不复?

我愣了一下,然后很认真的看着她,一字一顿的问她:“你觉得,我看起来像怕死的人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