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4章 远走异域(上)/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整个峡谷里出现了片刻的死寂。

有人被惊,有人被吓,有人又惊又吓……

三清道人出手,我一共见过两次,两次都是一根手指,一次一指头戳死了原来的伏地武士,一次一指头戳死了一位超越九段的高手,这种在寻常人眼中只能仰望的存在,在三清道人面前,好像什么都不算,每次都是用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直接灭杀!

好像……一切的存在在他眼中都不过是蝼蚁罢了,丝毫尊严不给对方留。甚至不给对方身为武士堂堂正正决战的机会,直接一指头摁死,可见这个人的霸道与强横!

呼啦啦!

寒风在峡谷中呼啸,摁死三清道人以后,那根粗大的手指终于收回了云层中,聚拢在天空中的乌云终于一点点的消失了,三清道人的身影也一点点湮没在天穹中。

这一瞬间,我仿佛听到峡谷中响起了大片的大口喘息时发出的声音。

三清道人的离开,约莫是让所有人都大大松了一口气吧,那道背对众生的背影实在是过于可怕了。

不过,饶是三清道人的身影已经消散在天空中,但余威犹在,仍旧镇压的那些天道盟的武士和高手们大气不敢喘,一个个面色晦暗,很明显是被三清道人吓破了胆子!

我一看他们这情况,下意识的就握紧了手中长刀。

这帮天道盟的高手们已经毫无战心,如果……我这个时候下手,他们一个都别想走出去!

怒火在我胸腔中熊熊燃烧着。原本被龙老压制下去的杀气隐隐约约之间好像又有了要复苏的迹象,我微微眯着眼睛,轻轻舔舐着自己嘴唇,即便我看不见自己的双眼,也能知道这一刻我的眼神一定是狰狞恐怖的,因为我的内心已经被残暴的嗜血欲望吞噬了。

二次狂化的风暴,已经在我体内酝酿着了。

啪!

就在这时候,不老尸毫无征兆的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然后她凑到我的耳朵旁边,压低声音说道:“天哥,现在不是时候,你不能再进行狂化了,虽然你逆天改命,现在的阳寿已经达到了数百年,乃至上千年的地步,但是……仍旧扛不住你这么进行狂化,每一次用了不属于你的力量,对于你的身体都会造成难以磨灭的可怕伤害。在此之前,主人就已经对你的狂化做过评估,他认为你最多可以狂化三次,三次之后,即便你逆天改命开创了自己的第二世也仍旧会凋零,所以,不要挥霍你的阳寿了!现在,我们赶紧离开!”

我下意识的看了不老尸一眼,这才发现,她的眼中闪烁着一丝……忌惮?

她在忌惮什么?

我心里闪过一丝疑虑。

“这里不是咱们说话的地方,情况很复杂,离开这里我再和你解释!”

不老尸抓着我的手腕,急声说道:“我知道天哥你现在还不肯相信我,但是……现在请你务必要跟我离开!知道主人为什么很少会走出来么?因为他不是无敌的!这个世界上,无论是古老的东土大陆,还是西方世界,都有能震慑他的存在,只要他走出来,牵一发而动全身。立即就会引来足以对抗他的存在来制裁他,你明白吗!!他们那个级别的,一旦打起来,将会是一场灾难,千年以来,主人一直都在竭力维持着这种微妙的平衡。这一次因为你的出现,主人贸然在东土大陆出手,其实就已经打破了这种微妙的平衡,你可能不知道的是,现在已经有人将目光转移到了主人身上,一场风暴已经在酝酿中了。所以,主人不能再出手了,再出手,就会彻底点燃这场风暴!刚才的,那只是主人隔着千万里对一个不算强大的修炼者出手而已,别看只是一指头,其实他已经耗尽神通,毕竟距离太远了,如果再出现更加强大的修炼者的话,主人鞭长莫及,也是力有未逮!说来说去,占了便宜咱们该走了!”

“是啊,队长!”

这个时候。伏地武士也走了过来,抓住我的胳膊轻声说道:“再打下去,还会惹出其他了不得的存在的,到那时候……后果一发不可收拾!我知道你不甘心,但是,现在你只能远走,天道盟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主人对这个组织也是多有忌惮,否则,这个组织在一旁碍事,主人为什么不亲自出手平掉这个组织?离开这里吧,趁着现在他们被吓住了。咱们赶紧走,火速逃离这个国家,西方世界已经有一个了不起的女人的目光注意到了你身上,正准备在那里接应你,不妨先去那里住一段时间,然后再去见主人,一点点的积蓄自己的力量!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杀回来的,到时候我们陪着你一起杀回来,屠灭天道盟!”

我只是暴露了一个眼神,这两个就……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我不禁苦笑了起来,看来,这天道盟真的是没我想的那么简单,每一次我以为我看到了它的全部,然后就会发现,我看到的其实不过是冰山一角,隐藏着太多的秘密了。

犹豫了一下,我终究还是咬着牙齿点了点头。

一看我答应,不老尸和伏地武士很明显松了口气,两个人冲过去扛上了张博文和白无敌,转身就准备背花木兰沉睡的冰棺,不过被我阻止了,他们还是有点担心我的情况。问我有没有事,能不能扛得动?

其实,现在的我,有了刚才的缓和时间,已经恢复了许多,好像我体内的一般龙力在一点点的开发一样。如今伴随着我的不断突破,龙力也在不断的增强,最起码现在我的自愈能力很强,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我已经恢复了部分体力,最起码带着我的妻子孩子离开还是能做到的,当下我过去背上花木兰,抱起墩儿,然后在天道盟的一干高手的注视下,就这么光明正大的直接离开了。

一张张脸,一张张让我刻骨铭心的脸……

我看了一遍又一遍,也记下了。

在离开这条峡谷的时候,我几乎是情不自禁的落了泪。

这一去,生死两茫茫,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回来!

我生在山西,长在山西,二十年来,几乎一直都徘徊在这片土地上,这片土地寄托着我的一切喜怒哀乐,也就是到了即将要离开的时候,我才忽然发现我对这片土地有多么的眷恋和热爱。

于是,我在离开的时候,对着华山的茫茫大山叩了三个头,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总有一天,我还会杀回来,披荆斩棘,哪怕跨越日月星辰,我也一定会杀回来,屠了今日逼迫我远走异国他乡的人,重掌山西,光宗耀祖!

然后……我跟着不老尸和伏地武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去哪里?

我不知道,只能跟着伏地武士和不老尸,他们说了,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我只需要跟着步伐就可以了。

我和他们离开华山。最后在运城一间小旅馆下榻。

是夜,运城很不平静,长街上“魑魅魍魉”横行。

不,或者应该说,整个山西都很不平静。

天道盟很快就从三清道人的那一指所造成的阴影中走了出来,调集大批人手,在山西境内开始搜捕我们,那一夜光是我们下榻的小旅馆里就跑进三拨人来暗中查房。第一拨人,我们躲了过去,第二拨人,全都被张博文吸干了,倒是让张博文恢复了不少。第三拨人,一共有九个人,鬼鬼祟祟的在窗户外面张望,然后我跳出去一个接着一个把他们的脑袋全都砍了下去,然后挖了个坑随手埋在了小旅馆后面的小树林里。

一夜,就这么折腾了过去。

然后,在第二天清晨,我们又一次被一拨人找上了,是宋亚男带着特殊事件调查组的人来了。

她又一次对我发出了邀请。

可惜,我对于一个将我当成弃子抛弃的组织实在没有太多的好感,虽然那一切我已经料到了,都不过是一桩“生意”了,“商场无情”也是正常,但不接受就是不接受,所以我拒绝的很干脆。

不过,我拒绝了,宋亚男倒是也没觉得尴尬,反而主动说要送我们一程。将我们送到码头以后她就离开。这并不是特殊事件调查组给我的待遇,而是她这个朋友愿意帮我的,毕竟我曾经和他们并肩作战过,也算是结交下了一些友情吧,她能为我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这个要求,我没拒绝,要不然这一路上被天道盟不断骚扰确实挺恶心的,不如跟着宋亚男,扯虎皮做大旗嘛,谁不会?

就这样,最后我们坐上了宋亚男的车,一路被送到了上海,到了这里以后,宋亚男就打到回府了,而我们则找了个地方暂时住了下来,至于怎么离开,不老尸没有说,只说到了今夜我就知道了,让我安心等着就知道了。

去哪里?怎么走?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今夜,我怕是就要远走异域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