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5章 远走异域(下)/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夜,我是在半夜三点的时候被不老尸和伏地武士拉走了,经过几天时间的恢复,白无敌身上的伤好很多了,张博文基本上也能自理了,至于我……更是基本上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态,反正,我们几个是谁都拖累不着谁,所以干脆没有找车,主要是我背着棺材也不太适合找车,更没人敢拉,我们几乎是步行着一路朝着宝山码头冲了过去。

今夜的宝山码头,一切都是静悄悄的,夜色宁静,与以往不同,都看不见一辆货船,只有一艘轮船停泊在码头边上,在登船的地方。已经有一个穿着水手服的外国汉子在等着了,留着大胡子,看着非常的粗犷。

不老尸在前面领路,一上来以后,几乎是直蹦着那大汉就过去了。

我一看这情况,哪里还不知道这艘船就是给我们准备的?心说难不成三清道人也在海外豢养着某一批力量或者是某一个组织?看今夜的宝山码头情况。很明显这是清场了,没有一定的实力,可做不到这一条。

“尊敬的小姐,又见面了!”

那大胡子水手和不老尸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在前面领路。

“这是洛克船长,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伏地武士在一边轻声的给我解释道:“上一次我们带着你姐姐出境。就全靠着洛克船长在帮忙,这一次也得靠他了,放心吧,很快你就能重新见到你姐姐了。”

提起林青……

我的心里总算是踏实了一些,孤身一人,被迫远走异域他乡,我的心情绝对好不到哪里去,感觉自己就是变成了一条丧家之犬,在和天道盟的战争中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即便给对方造成了最大程度的杀伤,但仍旧改变不了我已经穷途末路的结果。不过想着林青,我对自己的未来还总算多多少少有一些期待吧!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怀揣着十分复杂的心情上了船。

不知道为什么,洛克船长在见到我以后,显得格外的拘谨与恭敬,后来一问伏地武士才知道,洛克船长……原来根本是冲着我才大老远的跑到中国来接人的!

至于原因……

伏地武士没说,只给我投下了一个非常神秘的笑容,然后就进了自己的船舱。

这艘船应该是一艘私人游轮,里面的船舱都很大,布置很豪华,就像是一些星级酒店的房间一样,只等我们一住进去,轮船有开动了,缓缓驶离了宝山码头。

我……终究还是离开了我的祖国。

住下以后,墩儿终于不装睡了,睁开乌溜溜的大眼睛满船舱里跑,东摸摸,西摸摸,然后趴在舒适的大床上满床打滚,一个劲儿的和我说爸爸,舒服。听得我心里头挺不是个滋味,莫名的酸楚,这孩子跟着我……也真是遭了罪了,似乎从一出生,就没有过过一天的正常日子。和我亡命天涯。

就在我暗自发呆的时候,我住的船舱的门被人推开了,进来的是不老尸。

对她……

至今为止我感情复杂,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只是扭头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问了一句“还没休息?”。然后我就扭过头继续看外面的大海,那种辽阔……让我恨痴迷。

“你忘记了,我已经不是活人了,不需要休息。”

不老尸没管我的反应冷淡不冷淡,径自走了进来,然后在我身旁坐下,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天哥,你能不能……以后再喊我曹沅?”

我没说话。

曹沅……真的还在吗?

或者说,葛天中,还活着吗?

现在,我们一个是人屠,一个是不老尸,命运机遇已经让我们无法再回头了。

不过,不老尸却明显不想结束话题,干脆凑到我身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放在床上的棺材和在棺材旁边打滚儿的墩儿,然后轻声说道:“我们谈谈?”

谈……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确实,我心中有很多的疑问,虽然有了一定的猜测,但是没有落实,还真需要她来给我解解惑,犹豫了一下,我便说道:“好,我们谈谈,不过,在此之前,你是不是应该把这一切的事情都给我解释一下?”

“你是说……这一次你和天道盟之间的矛盾?”

不老尸犹豫了一下,看了我一眼。长长呼出一口气,苦笑道:“看来你还是把一部分罪责归咎到了我身上……”

“难道不应该归咎在你身上么?”

我微微眯起了眼睛,冷光在他身上游历一圈,然后一字一顿说道:“如果不是陈煜和扎西还有我的妻子复活有希望的话,我一点都不介意现在立即斩杀你!如果不是因为你在当中使绊子,天道盟也就没有机会下手,最起码,不会在我没有做好万全准备的情况下下手,我的结局,远远不止于这么惨淡!归根结底,这一次我落魄至此,你罪责难逃!所有将痛苦加在我身上的人,我必要其千倍、百倍的偿还,没有对你下手,已经是念及旧情,感怀你这一次的活命之恩了。”

“活命之恩谈不上,你应该去和主人说,我现在一切都听他的命令,是他要救你的。”

不老尸摇了摇头,脸上闪烁过一丝凄凉,轻声道:“其实,当主人把目标锁定在你身上的时候,最开始,无论是我。还是媛,都非常排斥,甚至我们拒绝接受任务。可是主人明确说了,继续在天道盟,将会牵制你前进的步伐,必须让你尽快从中脱离出来。否则,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对于主人的一切计划,也将会是一个不小的磨难!于是,就有了后面的反间计。不过我倒是觉得,你或许不应该怪罪主人的。天道盟对你的杀心由来已久,哪怕这一次不是主人给他们这个借口,他们迟早也会爆发的,主人做的不过是把一切加剧了而已,给天道盟一个借口让他们发难,然后,让你和他们彻彻底底的决裂,看清楚你自己在天道盟里的羁绊到底是些什么!如果不让你绝望,相信你也不会走到主人这边的……”

事实,果然如我所猜测的一样,一切……都是三清道人的阴谋!

这一次锁龙窟的行动,说白了就是冲着我来的,不光要让我两世融合,吸收龙元精魄,还要让我彻底和天道盟决裂,逼不得已之下走到三清道人这边!

太深的手段!

我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悲伤,还是愤怒,亦或者是疯狂。只是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能告诉我,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吗?三清道人为什么会看上我。”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

曹沅缓缓摇了摇头:“主人话很少,极少会提及一些事情,除非是他故意想让你知道。目前为止,主人说起你的时候少之又少,每一次说起来。目光都是复杂到了极点,能让主人露出这幅样子……我只能暗自猜测,天哥你身上怕是有很大的秘密,这个秘密我不知道,可能目前为止你自己也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只有主人!我觉得。在锁龙窟你看到的,可能仅仅是冰山一角,一头应龙的龙元精魄弄出来的龙力武士还不至于让主人露出那样的神色,你也看到了,超越九段的高手主人都杀之如屠狗。”

他……到底在觊觎着我什么?

我陷入了良久的疑惑。

可惜,现在的一切我都看不清,也无从揣测,于是,我只能暂时放弃,然后问她:“那么,能告诉我三清道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吗?你当初为什么要背叛我?而且还背叛的那么果决,永不回头!”

“因为所有人都是错的,只有主人是对的!!至少,他说服了我,说服了媛,我们都是认可他的人!!哪怕,在别人眼中他是个十恶不赦的恶魔,至少在我们眼里面他是个好人。所以,虽然做的不是什么好事,我们仍旧愿意助纣为虐!事实上,也不能说是助纣为虐吧?主人的所作所为,已经无法用对错来评估,到底如何。大概是要千百年后盖棺而论的,他注定是个千古难解的人物,他所做的事情,也注定万世都要充满争议。”

说起三清道人,不老尸显得很激动,一口气说了很多,然后才发现自己好像有些情绪激动了,这才歉意的耸了耸肩膀,和我说:“对不起,天哥,有关于主人的事情目前为止我还没办法告诉你,等咱们到达目的地以后。你很快就能见到主人了。到时候,你亲自问主人吧!”

我又问那个帮助我离开国内的贵人是谁,曹沅仍旧没告诉我,只是特别神秘的笑了笑,说那可是一位手眼通天的人物,让我好好想,看看能不能猜到到底是谁,反正,以后我们行动,怕是得和多多仰仗那位了。

总之,说来说去,我心中的疑惑更重了,最后也没得到什么结果,于是我干脆准备结束谈话了,结果不老尸这个时候忽然犹豫的问我,有关于从前……

交给时间和命运吧!

这是我给她的答案,我恨她,但无法拔刀,但我同样无法再像从前一样爱她,将她当成可以托付后背的朋友。

事实上,精力了这一切以后,我不知道谁还值得我托付自己的后背。

最后,她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而我抱着墩儿在船舱中坐到了天亮,心绪纷杂。

一番深谈之后,我隐隐约约觉得,这一次的远行,怕是远远要比我想象的要精彩的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