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5章 恶魔/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个小时……

算算时间,也就是说……我们特么的在破译这石板的功夫,已经错过了逃跑时机?!

不,不对!!

准确的说,无论我们怎么玩,从我们走进这地方,靠近那老人的一刻起,都注定难逃此劫!

那老人的体内封印着当初让拉文族城邦陨落的元凶和罪魁祸首啊,不,或者应该说是,绝大部分的罪魁祸首……

至于剩下的那一小部分在哪里,最后是怎样的下场,我就不得而知了,可能在毁灭拉文族的城市以后离开了,也可能在这里灰飞烟灭了。因为神牌上面没有提及,那已经是这位大祭司的身后之事了,他也已经看不到了,他只是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记录在了神牌上面,然后用封蜡将之密封保存。最后才直接开启了封印!!

少昊的下落,上面一直没有提及!

不过从对拉文族的历史记载来看,少昊……一直都是隐居在拉文族的城市中的,直到最后一刻都没有离开,这和三清道人给我们提供的消息也是十分吻合的。至少,少昊的陨落八成和没能被大祭司封印的入侵者有一定的关系,或者干脆就是陨落在那些入侵者手中的!!

不过这一切和我们没什么关系了。

至少,现在没什么关系!!

现在比较有关系的是,我们靠近了大长老。活人的气息已经让大长老体内封印的那些入侵者感觉到了,很快那些入侵者就要出来了,将会铺天盖地的袭击我们……

数量太多了,哪怕我们提前破译了这神牌,也跑不了,四个小时……根本离不开这遗迹,且不说,退路上还横着石人阵!!

我们几个的脸色都说不上好看,过了片刻,曹沅才抬头咬牙说道:“小天,你是队长,你说怎么办?”

进退两难,怎么办?

我苦笑,犹豫了一下,才长长呼出一口气:“不管了,继续前进,去找少昊坐化的地方,我估计时光之书八成应该还是在他身上,找到了他,在看看有没有另外一条离开这里的路,退肯定是不能退了,退回去就他妈的是死路一条,咱们几个已经无力再挑战那石人阵一次了!!!”

曹沅他们一脸无奈,心里怕是很清楚我说的是实情。

一入石人阵,曹沅他们基本全部废了。基本只能靠我,而我完全无法战胜那先古机关术,上一次能闯过来,全靠张博文,现在明显张博文已经根本无法再一次动用山河之力了。损耗实在是太严重了!

我最后看了一眼石板上面书写的九十九字至高神语,牢牢这蕴含着封印之力的顺序记下以后,随手就将石板都在了地上,“咔嚓”一脚将之碾成了粉碎。

九十九字至高神语的秘密,还是不要让外人知道的为好。

这块石板很沉重,带着并不方便,只能毁掉了,防止以后有人误打误撞进入这里,得了这九十九字至高神语有关于封印之力的运用法门!

做完这一切,我最后看了那老人一眼,右手放在左胸胸口狠狠打击了一下,拳头砸在胸肌上发出“嘭”的一声闷响,这是奥尔梅克人的一种礼节,属于武士之间的最高礼节,表达一种对勇者的崇敬之心。这个老人在生命的最后关头的所作所为,值得这样一个礼节!

然后,我对着曹沅他们挥了挥手,掉头就准备离开这里,结果脚步刚刚迈出。落地瞬间发出“嘭”的一声闷响的时候,一道较之我的脚步声而言十分轻微的响动忽然在我们几个的声音响起。

咕咚!

那声音,就像是……人在吞咽口水的时候发出的声音一样,又像是……将一块石头投入深不见底的湖水中发出的声音。

很轻微,但是在这种四下极其安静的环境中来听,却是那么的刺耳!

这声音绝对是从那老人身上发出来的!

不会吧?

我当时就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在这里待了四个小时的时间没事,现在刚刚准备要走,立马就出事?

完全是下意识的,我回头看了一眼,当时脑门子上冷汗就冒出来了,喉咙翻滚,只感觉一阵强烈的恶心袭击了我可怜的胃。

因为,我所看到的一幕,简直是我进入这一行以来最恶心的一幕了!

盘坐在地上的大祭司的身上,已经密密麻麻的蹿起了一层水泡,那水泡的形状就跟咱们小时候发水痘起的那种水泡差不多,只不过比那大的多,就跟圆溜溜的大枣子一样,里面涌动着液体,而且还是乌黑的液体,一个挨着一个,就像是蟾蜍背上的毒腺疙瘩一样,而且那些水泡还在动,一晃一晃的,里面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犹如烧开水的时候的动静一样!

反正,那场面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到绝对得当场疯掉!!

这还不算,最骇人的还是在那水泡的表皮上,印透着一张张惨白的脸!!

其中,有一颗水泡格外的大,都快有一个成年男子的拳头大小了,上面有一张脸格外的清晰,是一张男性的脸,只不过眉毛是红色的。嘴唇呈现出的是一种绛紫色,两颗犹如玩刀一样的锋利的牙齿从嘴唇间延伸了出来,额头上甚至还长出了两根脚,模样看着颇为狰狞,他的眼睛的是紧闭着的。一直都没有睁开,不过光是那张惨白冷漠、但却与寻常阴人大为不同的脸,就足够吓人了!

这就是神牌里说的来自于地狱的恶魔?

神牌上描述的恶魔的种种特点,都与阴兵是一模一样的,可是看清了这张脸以后。我又疑惑了……这绝对不是阴兵!

阴兵,人死之后所化,无论死相多么的狰狞,终究体貌上最起码也是人的,可是这水泡折射出的人脸,怎么看都不像是阴兵的,或者说,这东西根本就特么不是人!!

人脑袋上怎么会有角?还有那獠牙……那是粽子才有的,阴魂压根儿没有!!

这到底是些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忽然袭击拉文族的城市,他们从哪里来?是怎么形成的?难道仅仅是在拉文族这里昙花一现吗?还是……

反正,我绝对没有见过这种东西,一时间我也是有些凌乱了。

不过,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眼瞅着那些东西分明就是要从老人的身体里钻出来了,当下也就不想那些问题了,一挥手,喝道:“快跑!!!”

说完,我拽着的海瑟薇就直接将她拖到了前面,让曹沅带着她低空飞行,这个女人几乎完全没有战斗力,小胳膊小腿的,就算是跑都跑不快,走在后面太不安全了,只要被撵上就是死路一条,只能让曹沅照顾着她了,这么一来,我们就少了一个很强的战斗力!

慌慌张张,匆匆忙忙,我们几个人几乎是撒丫子一口气冲到了这座神殿门口。也就是这时候,只听“啵”的一声,老人身上的一个水泡好死不死的炸开了,一股黑气当时就冒了出来,在大殿上空打了个转儿。这才落地。然后,从黑气里冲出了一个手指长矛的武士,那武士手中的长矛大概在三米左右,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上面就跟涂了磷光粉一样,散发着绿油油的光,身披甲胄,一张脸完全是惨白的,除此之外,除了头上没角以外。几乎特征和我最先看清楚的那张脸是差不多的。

这东西一出现,当时就尖叫着朝着我们冲杀了过来,速度特别快,快的……犹如非洲草原上的猎豹!!!

这是完全出乎我的预料的,阴兵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速度!!

跑不了了!

我们速度太慢了,迟早得被追上……

我心里叹了口气,停下脚步,不再往前跑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