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5章 第二层/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排盘其实是一种很复杂的东西,就是奇门遁甲的排列,变化无穷,若说到底有多少种变化,恐怕到现在也没人知道,因为那种变化是恒河沙数,人力根本难窥究竟。

现在,大多数还懂得奇门遁甲之术的人在排盘的时候不外乎就是那么几个步奏。

首先,要查排演时辰的干支。

接下来,还要定阳遁还是阴遁。

在之后,要排地盘、天盘、九宫、八门、九星、九神……

做完这一切,才算是做完了一个奇门遁甲的排盘。

这样的排盘,不懂的人听起来可能会觉得非常非常的复杂,但如果懂的人看的话,其实就是一目了然的东西!

而这座覆体妖塔当中的这个排盘,很复杂很复杂,相比较现代的排盘来说,多了许许多多的内容!

二者相较。现代的排盘方法倒是更像是妖塔中的这个排盘的精简版!

这个,才是最原始的!!

这就让我不得不往蚩尤杀阵上面想了。

天篆文册龙甲神章就是蚩尤杀阵,据我所知的一些变迁,最开始的时候,应该是黄帝参破了这个杀阵,然后演化出了兵法十三章。孤虚法十二章,奇门遁甲一千零八十局,并且将这些传于后世。再后来,经过周朝姜太公,汉代黄石老人,再传给张良,张良把它精简之後变成现在我们看到的奇门遁甲。

也就是说,蚩尤杀阵,是现代奇门遁甲的起源,只不过会精简掉了很多东西而已!

而这覆体妖塔里的大阵,绝对是奇门遁甲的排盘没错,只不过上面有很多现代奇门遁甲排盘里没有的东西……

总之。相互一对比,要确定这覆体妖塔里的奇门遁甲排盘真的是太容易了。

我就是大概解释了一下,曹沅他们也就明白我如何确定这排盘的了。

“说来说去,我们也整不明白这些!”

这时候,老白忽然在一边开口说道:“小天子,你就直接说吧。能不能破掉!”

“破不掉!”

我苦笑了起来:“当年轩辕黄帝都没有破掉的东西,老子怎么能破得掉?”

其实说起这个我也无奈,这个蚩尤杀阵很有可能就是个死阵,也就是说没办法破掉的奇门遁甲排盘,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出现了。不过仔细想想其实也是正常的,少昊是轩辕黄帝的儿子,当初,轩辕黄帝娶螺祖,生下的第一个孩子就是少昊,很有可能人祖少昊是看过那天篆文册龙甲神章的,或许,他看不懂当中的门道,没有完全参透那天篆文册龙甲神章,但是……拦不住他原样照搬啊?

把那天篆文册龙甲神章上面的蚩尤杀阵原封不动的搬到这覆体妖塔里面不就行了?

至于……这里头的那一股股的热浪是怎么回事,这个我就有些搞不明白了,心里猜测八成是和那凤鸟图腾有一些关系的,只不过这当中的玄奥之处,我就一时半会的揣测不透了,对于少昊的凤鸟图腾,我了解很少,不敢妄自揣度。

“破不掉?”

老白当时就有些无奈的说道:“说了半天原来你破不掉啊?妈的,那你说个屁!完蛋,看来咱哥几个今天是少不了要交代在这里了,还是活活饿死……”

我狠狠擦了把脸上的汗水。这里面实在是太热了,我在这里都有些受不了,然后长长呼出一口气,缓缓说道:“破不掉,但并不意味着咱们出不去!”

“出去?”

一提起这个,老白来了兴趣了。声音从迷雾中传来:“仔细说说!”

“一直往南边爬!”

我沉声说道:“在蚩尤杀阵中,磁场不断变化,也就是说,这里的方向是在随时变化的,可能这一刻我们走的地方是南边,下一刻它就变成北边了,这里自成东西南北,要想出去,只能不断适应这里的磁场变化,然后循着南边走,就一定能出去!最起码,当年轩辕黄帝就是用这种法子出去的,他制作出了指南车,进入了蚩尤杀阵里面,里面磁场不断变化,南方所在的位置也在不断变化,指南车就会根据磁场的变化随时调整,一路朝着南边跑。最后冲出了蚩尤杀阵,这才打败蚩尤,在涿鹿之战中取得了完全的胜利,一举拿下了中原的控制权!!”

我话一说话,张博文忽然开口道:“我这里有罗盘,我先试试!”

说完。他那边就没了动静,我估摸着是说干就干,直接开始尝试了,过了没一会儿,张博文略带惊喜的声音就传来了:“出来了!我果然出来了,这里是一扇门……”

话音一落,他那边就传来了“轰隆”一声巨响,然后张博文才蹙眉说道:“能推开,是一条一直向上的甬道。”

那甬道,应该是通往覆体妖塔的第二层了!

不过,我总算是松了口气,至少。找到出去的法子了。

“可是,我们这里没有罗盘。”

曹沅有些郁闷的说道:“出任务的时候只有你会带着罗盘,你的绝大部分装备又在张博文那里……”

我一想,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

这里迷雾重重,我们看不见彼此,张博文也看不见我们在哪里,根本没办法给我们送来罗盘!

我陷入了沉思,好像……这确实是个问题。

不过,略微一想,我也就有招了!

我们出任务的时候,身上穿的衣服的胸口,习惯性的会在那里的口袋里塞一根针,和一些缝合伤口用的线头,就是怕丢失了装备,又身负重伤的情况下没办法缝合伤口,所以会在那里习惯性的装一根针!!

有了这根针,就好办了!!

我当时就摸向了胸口,很快就从胸口摸出了那根针,然后用线头绑在那根针的中间,做完这一切以后,我抓起那根针就贴到了自己的头发上,用头发缠住那根针不断摩擦着。

这其实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野外生存的小法子,用头发摩擦金属物体,可以让金属物体上面带上微弱的磁性。然后再用绳子吊起来,金属物体就会自动辨别磁场,找到南北方向!

果不其然,我摩擦了一会儿一下子将那根针吊起来以后,那根针当时就滴溜溜的旋转了起来,很快就停滞不动了,然后连忙顺着针头所指的方向就走,走了没几步,那根针就又一次滴溜溜的转了起来,很显然事实如同我猜测的一样,这里的磁场是不断变化的,针转动就说明磁场在变化。方向也在不断调整,很快,针又一次停了下来,然后我连忙循着方向走……

可惜,这样的法子弄出来的针上面携带的磁性非常微弱,没一会儿就会磁性消失,没办法,我只能又一次用头发摩擦,如此反复了十几次,才终于从迷雾中走了出去,见到了张博文,也看到了张博文说的甬道。

那是一条只容两人通过的狭长甬道。完全是用巨石切割出来的,因为在地下沉埋的时间太久,再加上这里空气湿润的原因,腐坏的比较厉害,堵着这条甬道的那扇石门,上面只镌刻着一只颜色十分鲜艳的凤鸟。情况和蚩尤杀阵厘米的那只凤鸟是一模一样的,历经数千年的时光仍旧没有丝毫变色的迹象,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工艺,亦或者是用了什么样的原料!

不过,这些也不再我考虑的范畴内,这覆体妖塔里面什么都诡异的很。不能以常理度之,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现下,我是用了那种简陋到极点的法子走出来了,就说明法子还是有用的,所以,我当即就将出来的法子和还困在迷雾中的曹沅他们说了。

针,曹沅和不老尸的衣服里面没有,因为他们不需要用来缝合伤口,但是,她们是带着装备的,装备里面找一个细点的金属物实在是太容易了,所以不是什么难事,很快她们就从迷雾里面钻了出来。

“行啊小子,有你的!”

老白劫后重生,兴奋的上来就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一巴掌,哈哈大笑道:“老子谁都不服,就服你们老葛家这个底蕴,什么东西都能整明白。也亏了你小子了。要不死在这鸟地方老子可不甘心,太他妈的热了,现在裤衩子都是湿的!”

我摇头苦笑,可没有他那么乐天派,眼睛盯着那条狭长的甬道,心里头压力不小。

一进门,就碰到了传说中的蚩尤杀阵,接下来还会有什么等着我们?我不知道,走到了这一步,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我们几个人就在甬道口歇了一会儿,然后才一头钻进了那条甬道里面!

甬道里……温度一下子来了一个大转折,立马变冷了,我们几个前脚刚从蚩尤杀阵里面出来,浑身臭汗,一转眼又钻进了冰窟窿里面,简直是来了一场不折不扣的冰火两重天,那滋味儿……绝对说不上多么好受,尤其是老白和海瑟薇,两个人一个劲儿的直打喷嚏,嘀咕着说从这地方出去非得大病一场。

不管怎样,在这条甬道里总归是再没有遇到什么诡异的事情,光是温度的变迁,对我们来说真的是小菜一碟了,我们几个顺顺当当的就直接沿着甬道钻上了覆体妖塔的第二层。

妖塔第二层,里面很黑,刚刚钻上去的时候,我们基本上是看不清里面的情况的,不过却能嗅到空气里面弥漫着一股子淡淡的腥味。

这腥味我是比较熟悉的,有点和那些恶魔的血液的味道差不多!

时过千年,这里头怎么还会有恶魔的血腥味?

我有些犯嘀咕,难不成当年拉文族的战争爆发的时候,那些恶魔竟然闯过了下面的蚩尤杀阵,最后一直攻打了上来?想想是有可能的,要不然少昊也不会陨落,不过,那毕竟是2600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还能闻到血腥味,这有点说不过去啊!

我当即“嗤啦”一下点着了一个火折子,一下子将之抛了出去,火折子“轰”的一下子在半空中就爆出了强烈的火光,一瞬间,我终于是看清了这里的情况。

覆体妖塔的第二层,里面全都是一些伫立着的武士,看上去应该不是活物,应当全部都是雕像或者是兵甬之类的。

在这些雕像和兵甬的脚下,密密麻麻全都是尸体……

我当时脑门子上冷汗就下来了,虽然没有仔细的看,但就是火折子亮起的一瞬间我看到的场景就足以让我惊悚了。

毫无疑问……那些雕塑或者是兵甬,有是机关术的结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