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8章 铁与火/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十多米的距离,对我来说,简直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在一点点的朝着那七个铁卫走过去的时候,我的呼吸都不自禁的屏住了,心跳都为之停止!!!

脚下,几乎是踩着那些恶魔的尸体走过去的,他们很显然不是近期死在这里的,因为从遗迹的情况来看,近期也不可能爆发过战斗,八成是2600多年前在这里撂下了自己的尸体。可是尸体仍旧很有弹性,我在走过去的时候因为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铁卫的身上,难免没有顾及到脚下的情况,有好几次都差点被这些尸体绊倒,踩上去简直和踩着活人差不多,真不知道这覆体妖塔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竟然能让尸体保存的这么完好,或者说,是这些恶魔自身的问题?

不过,这些也不是我考虑的问题了。

十米……

九米……

八米……

……

靠的越近,我越紧张,右手甚至是不由自主的握住了百辟刀的刀柄,现在也只有百辟刀还能给我一点点的安全感和慰藉了,因为过度的紧张,我手心里甚至都冒出了冷汗。

终于。我站在了那些铁卫身边。

准确的说,是直接站在了那个叫希尔斯的男人面前!!!

据我所知,这个人在化为铁卫之前,就是所有人的首领,那么化为铁卫之后。也应该是首领!

直接面对他,或许是最好的法子。

他的身材是极为高大的,难怪被称之为是和安第斯山脉一样伟岸的男人,我往他身边一站,脑袋几乎刚刚够到他的胳肢窝,他披着一身的铁甲,十分魁梧,哪怕媛已经用亚特兰蒂斯之心的能量将第二层完全点亮,我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仍旧是眼前一黑,整个人被他投下来的阴影给笼罩了,那种身高体型上的绝对差异,真的会给人带来很大的心理压力!!

一股铁锈味,几乎是扑面而来,我昂着脑袋几乎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这个叫做希尔斯的铁卫,生怕他举着的重剑一下子落下来,在我猝不及防之下直接给我的脑袋斩下来,足足定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看它没有动心,我才终于长长呼出一口气。

难道……这铁卫报废了?

还是在2600年的时间中,希尔斯终于是厌倦了无休无止的守护和等待,灵魂已经离开了傀儡,现在这东西就是一个傀儡,作用和雕像差不多?

我不知道,但这铁卫既然能斩杀这么多的高级恶魔。威力绝对是十分强劲的,战斗力没准已经达到了爆表的程度,我还是不敢造次的,犹豫了一下,我便稍微后退了一下。对着他行了一个奥尔梅克人武士之间的礼节,然后沉声说道:“请放我通过,我想前去祭拜人祖少昊!”

这样做有没有用我不确定,但是……恭敬些总是没错的!

没成想,就在我刚刚行完礼,还没来得及抬起脑袋的时候,就忽然听到我的身后传来了曹沅的惊呼声:“天哥小心,小心!!他的剑动了一下!”

曹沅话音刚落,我就陡然听到脑袋上传来了“呼”的一声风声,那声音我真的是太熟悉了,就是兵器撕裂空气斩落时候带出的风声,一下子我也被吓了一大跳,心说真的是倒霉透顶,心里刚刚还在担心这希尔斯会不会趁着我不注意照着我的脑袋来一剑,结果一转眼果然他这么做了!

剑落下来需要多长时间?眨眼功夫!!!

我已经没时间抬头去看希尔斯的动静儿了。他手提阔剑长达两米,杀伤范围十分光,在这电光石火之间我也没法子一下闪开他的攻击范围,唯一的选择就是……击退他!

这一系列的念头说起来长,但是在我一个身经百战的武人心里。其实不过就是弹指,因为这完全是我的本能,在他阔剑落下发出的声音进入我耳朵的时候,我就直接发起了进攻,身子保持着弓着的姿势,双腿猛然发力,整个人当时就跟一发炮弹一样朝着希尔斯的胸膛冲了过去,双拳犹如重炮,狠狠轰在了他的胸膛上,这一刹那龙力喷薄。骨骼发出了霹雳啪啦的爆响,隐隐有龙吟之声传出,然后狠狠就砸在了希尔斯的胸膛上。

咔嚓!

希尔斯胸口的护心镜发出了脆响,被我一拳直接打爆了,本来,我以为我这一拳头过去,他也该被我直接击退了,不过事实完全与我所预料的大相径庭,我爆发力那么强悍的一拳头过去,结果希尔斯压根儿是一动不动。倒是我拳头麻了,听着那重剑落下时候的风声越来越强烈,我懵了,吓出了一声冷汗,下意识的抬头砍去,这时候,那重剑距离我的脑袋已经不足三十公分了,眼瞅着就要直接劈开我的脑袋,结果就在这时候,那重剑却忽然换了个方向偏到了一边。然后狠狠戳在了地上,发出“铿”的一声巨响。

再然后……

刚刚还看着一副要弄死我的架势的希尔斯竟然缓缓侧开了身子,似乎是在给我让路,这个过程中,他体内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就像是咱们人类的骨骼在爆响一样,着实惊人的很,也不知道是怎么个内部结构,竟然能发出那样的声音。

不攻击我了?

不,准确的说,它就没想过要攻击我,刚才长剑落下,只不过是他要收起长剑的一个动作!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抬头看着希尔斯,他的脑袋上都带着全覆盖的偷窥,就是在眼睛的位置留了两个孔,里面黑洞洞的,也看不清是个什么情况,不过我确实是有些懵的,就这么让开了?这未免也太简单了吧?

后来我为了保险起见。又试了试旁边的一个铁卫,结果还是一样,当我献上奥尔梅克人的武士礼节以后,那铁卫立即收剑,侧身让路……

这也太容易了吧?

也许是我这一路走来走的过于艰难。所以,当这些铁卫轻轻松松就让开路让我走的时候,我反而觉得有些不真实了!

“什么情况?”

老白在一旁有些郁闷的问道:“就这么放我们过去?”

显然,他也是被这一路虐怕了。

“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不过看起来应该……是的!”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就站在希尔斯的身旁,然后扭头对曹沅他们说道:“算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既然他们不找咱们的麻烦,咱们也就不节外生枝了。直接走人,去下一层,这里没有时光之书!”

有了我在前边探路,情况也已经明了了,所以曹沅他们也就大大方方的走了过来,然后在距离希尔斯他们不足一米的地方,学着我对着那希尔斯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结果就在此时,异变忽然发生!

刚刚还好端端的希尔斯以及其他六个铁卫,身上忽然冒起了熊熊烈焰,就连两只眼睛里都喷吐出了火光,手里的盾牌上面的铁锈“咔嚓咔嚓”就全吊在地上了,一个红的透亮的凤鸟印记在盾牌上面缓缓亮起,最为骇人的还是他们手中的那柄长剑,竟然同样冒出了熊熊烈焰。

我就在希尔斯的身边,当时被那烈焰灼烧了一下,都闻到了烧猪毛的味道,明显是我的汗毛被我烧了。

当时,我整个人都是懵的。

妈的,这怎么回事?刚刚还好端端的,怎么就忽然发飙了。

不过很显然。希尔斯不会给我想明白的时间,他忽然爆出了一连串深沉古老的音节,到底在说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很显然不是什么好话,听着似乎很愤怒。然后举起手中的长剑就朝着曹沅劈杀了过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