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1章 行险/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什么希尔斯不进攻我,但是曹沅一靠近就立即发起进攻?

曹沅和我的区别是什么?

区别很简单,曹沅虽然会说会笑,但是,归根结底她都是个阴人!!

而我,是个阳人!!!

这是我们之间最大的,也是最根本的区别。

我是活人,她是死人。我身上喷吐的是阳气,她身上喷吐的,是阴气……

而拉文族的城市是毁于什么呢?

毁于一场浩大的侵略战争。

侵略他们的是恶魔,但是却有着和阴人相同的特点——身上吞吐着阴气!!

从拉文族城市入口的石人阵的特点就能看得出来,阴气……是拉文族辨别敌人还是朋友的一个最重要的特点,石人阵手持利剑长矛,专门针对的就是阴人。活人入阵,或许还能有万分之一的活路,但如果是阴人入阵,死定了!那种武器……太可怕了,就算是曹沅这样的存在都能被直接刺破,阴人进去,断无活路!!

那么,希尔斯说的第一句话就好解释了!

“叛徒,人族叛徒!”

叛徒,说的应该就是曹沅了。

这也是希尔斯在进攻之前发出的咆哮,很显然,她是将曹沅当成了叛徒。

至于为什么这么说?

这个无法就不好推测了。

可能身上携带着阴气的,都会被拉文人当成是敌人,而类似曹沅这种的,是人类所化,那么就好玩了……既是同族,又是敌人,那么曹沅他们可不就是被定性为是叛徒了么?

当然,这仅仅是我的推测……

可能,在遥远的太古年间,发生在美洲大陆上的这场灭族战争当中。那些侵略拉文族的恶魔唤醒了死者,并且控制着死者进攻了拉文族,所以拉文族不光对恶魔忌惮,甚至会下意识的将死人也当成是叛徒、敌人,这也是说不好的事情。毕竟我们对这些恶魔的了解太少了,他们到底有什么样的能力很不好揣测,不过。既然能攻破拉文族的城池,甚至直接造成了人祖少昊的陨落,想来……恐怕也不是简单的,说是深不可测都一点不为过。

这一切,现在推测也已经没什么用了,反正有一点我很肯定,曹沅……八成是被希尔斯判定为人族的叛徒了。

“同族不杀。敌人必死!”

这是希尔斯的第二句话。

意思很明显,我、老白、海瑟薇这些活人,是他的同族,不杀!

事实上,希尔斯也确实是这么做的。

就比如方才我朝他发起进攻的时候,他原本可以瞬间将我击杀的,但是,他没有,只是将我击飞了,并没有直接把我干掉,这就已经可以说明问题了——铁卫针对的,仅仅是曹沅他们几个!!

倒不是说希尔斯他有多高的灵智,现在的他,我能看得出来,仅仅是残留着最后一丝意识了,或者说,最后一丝本能!那么,即便我五次三番的阻挠他,他也没有击杀我就可以说的过去了。

他们那个时代,生存环境十分恶劣,尤其是拉文族,在战败以后遭到了驱逐,为了活下去,他们只能相互依靠着才可以,他们对同伴的那种珍视,已经远远超乎了我们的想象,因为我们没有生活在那样的时代,永远不知道族人意味着什么。就像现在的我们永远不可能了解抗日战争时期,为什么咱们国家的老百姓会爆发出那样的凝聚力,在大扫荡的时候,宁可被日本鬼子挑死在刺刀上面,也绝对不肯交出他们藏匿着的军人!

这种对同伴和族人的珍视,已经是沉淀在他们骨子里的东西了,哪怕他们只剩下了最后一丝意识。那一丝意识里的内容也是——不能伤害同族,但是,要拼尽一切权利去打击敌人!!

至于希尔斯的第三句话,就好理解很多了。

“让开,准备冲锋!”

意思就是让我和老白还有海瑟薇让开路,然后让他们干掉曹沅。

这就是他的意思!!

这仅仅是我自己的一个猜测,但我有一种预感,我的猜测十有八九是真的,所以我让老白和海瑟薇顶上去,用胸膛去顶希尔斯的刀锋,这也是唯一能让希尔斯他们退后的方式了。

其实说到底,我也是在赌博。

就赌希尔斯他们对同族的珍视程度超过了对敌人的仇恨,就赌他们手中跃动着火焰的长剑对着海瑟薇和老白刺不下去!!!

行险一搏而已!!

老白和海瑟薇犹豫了,我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很明显看到老白和海瑟薇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

其实,他们犹豫是正常的,将心比心是佛心,换个位置,如果是他们让我自己用胸膛去顶敌人的长剑的话,我恐怕也是犹豫的,毕竟命是自己的。平白无故交到别人的手上,谁都得犯嘀咕,心里头打个问好!!

这个时候……我是紧张的,因为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听我的。

如果……他们拒绝的话,曹沅和媛,还有张博文……怕是完了,先前我们对着希尔斯他们狂轰滥炸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耗光力气了,这个时候和希尔斯他们来个面对面亲密接触,简直就是必死无疑!

我都在近战中扛不住一个照面,他们……行么?

不过,万幸的是,海瑟薇和老白没让我失望,最开始动的是海瑟薇,她眼波流转,忽然对着我投下了一个我无法看懂的眼神,然后,毅然决然的一下子站到了曹沅面前,猛然张开了自己的双臂,脸上还洋溢着一丝的笑容。

那一丝笑容……

我心里狠狠抽搐了一下,因为同样的笑容。我曾经在另外一个女人的身上见过。

那个女人叫沈梦琪,我此生无法回头看的一段往事。

海瑟薇一动,老白也没法淡定着了,似乎被海瑟薇的勇气给影响了,提着脖子吼了一句:“小天子,哥们这条命今儿个就给你了!”

然后,他抬脚冲到了张博文和媛前面。张开双臂挡住了张博文和媛!

轰轰轰!

希尔斯和其他六个铁卫冲锋时发出的沉闷脚步声仍旧在第二层回荡着,当老白和海瑟薇顶上去以后,片刻之后,他们就已经冲上去了,七杆长剑同时刺出!

不,或者应该说,他们的长剑一直都是挺在身前的,只要他们冲上去,就会在一瞬间将前面的人刺个对穿!

这一霎那,我的呼吸都为之凝滞了,眼中只剩下了七柄跃动着熊熊火焰的长剑。

那七柄长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着海瑟薇他们刺杀了过去,然后,在距离海瑟薇他们胸口不足五公分的地方一下子停住了,也许是因为停下的太突然。冲锋时带起的气流都在冲刷着长剑,让他们手中的长剑发出了“嗡”的一声轻响,剑尖都在轻微的颤抖着!

赌对了!!

我赌对了!!!

我当时兴奋的差点就直接跳起来,疯狂的朝着海瑟薇他们那边冲了过去,仿佛已经忘记了疼痛一样,身上的杀气也在一瞬间崩腾了起来,血色的怒焰在身上滚滚翻腾着。

这个时候。希尔斯被海瑟薇和老白挡了攻击的去路,好像也开始愤怒了,咆哮着,说出了一连串古老深沉的音节,虽然我听不懂,但是我知道他肯定是要老白和海瑟薇让开,与此同时,甚至已经伸出手去扒拉老白和海瑟薇了。

无论是老白还是海瑟薇,哪里能触及他们身上的火焰啊?

或许,他们的本意仅仅是扒拉开老白和海瑟薇,但是,他们哪里知道,他们的火焰一触及到老白和海瑟薇,就能瞬间让老白和海瑟薇变成灰烬?毕竟。他们只剩下了最后一丝意识!

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我总算是及时赶到了,就在希尔斯刚刚伸出手的瞬间,我就像是一头被红布激怒了的公牛一样,以一种近乎凶猛的姿态朝着老白他们冲了过去,然后狠狠从侧面撞在了老白身上。老白对我是毫无防备的,或者说,他们五个人对我是完全没有防备的,哪里会想到我会朝着他们撞过去?当时只听老白惨叫了一声,然后他们一个撞一个,一口气全都被我撞飞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更是大包大揽。用肩膀撞飞老白他们的瞬间,一伸手臂,干脆直接把希尔斯他们几个铁卫刺出的长剑一把全都抱在了怀里,一下子顶在了我自己的胸口上。

轰!

他们长剑上的火焰疯狂消融着我的护体杀气,一股股灼热的气浪几乎是铺面而来,这个时候我的状态完全是近乎疯狂的,七把出鞘的长剑就在怀里。剑尖顶在我的胸口上,只需要他们轻轻一动,我就会立马玩完,可我却仿佛忘记了恐惧,愤怒的咆哮着:“来啊,刺死老子!”

希尔斯他们没有动,事实证明,他们最后一丝意识里面,对同族的守护之情远远大于他们的杀意,任何一个人类如我这样做,都会让他们束手束脚,这样的法子很卑鄙,是利用他们对同族的守护之情在对付他们,可是,我别无选择了,将七把烈焰熊熊燃烧的顶在胸口上,一步步朝着希尔斯他们顶过去,长剑顶的我胸口隐隐发疼,希尔斯他们终究还是缓缓后退了!

这是他们第一次后退!!

我死死抱着他们的长剑,坚决不让他们撒开,一点点的推着他们不断后退。在这个过程中,我扭头看向老白他们,这几个人现在还是一脸懵逼,也不知道是被我的疯狂举动给震住了,还是被我撞的爬不起来,总之,就是在原地没动弹,好悬没给我气死,我当时就扭头怒吼:“都他妈的愣着干嘛呢?坐月子呢啊?赶紧跑啊!!!”

我这么一说,他们才终于反应过来了,连忙起身,没伤的拖着有伤的,爬起来撒丫子就跑。

第二层通往第三层的甬道,就在对面。石门紧闭,不过有我拖延着希尔斯他们,曹沅他们几个人还是得了足够的时间冲到了那里,靠近的时候,张博文几乎是飞起一脚,直接把沉重的石门给踹开了,然后他们一起窜进了甬道里面。

一看他们跑了,我知道差不多了,这个时候,我身上的护体杀气基本上也快被希尔斯他们长剑上面的凤鸟之火给烧干净了,皮肤隐隐发疼,当下,一甩手撒开了抱在怀里的七杆长剑,然后掉头就朝着对面的甬道冲了过去!

我跑。希尔斯他们追。

追的不是我,是曹沅他们,不过,追到甬道口的时候,希尔斯他们停下了!

他们不能去第三层?

我眼睛一亮,心中着实兴奋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的冲进了甬道里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