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6章 星空杀阵/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幅星空图真的是太惊人……

反正,这一刻我基本上是处于雷击状态的。

“这算什么?机关术?奇门遁甲?”

老白凑到我身边问我:“机关术,或者是奇门遁甲之术,能有这么逆天么?”

“不像是……”

我说话的时候语气多多少少有些艰难,今日之所见所闻,已经颠覆了我的许许多多看法。

机关术,不外乎就是一种工匠之术,起源已经说不清楚了,很早很早,到了先秦诸子百家争鸣的时候才被墨家真正的整理成了一个体系。这个体系叫做机关术,在古代的攻城器械上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也被应用于各种墓葬结构,说白了吧,无论是建筑,还是制作一些东西,全都应该归纳于机关之术。后来,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墨家退出了历史潮流,但是他们的技术却传下来了,机关术在民间流传颇广,已经融入了百姓的生活,不再是墨家一门的技术了,说白了吧,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墨家完了,机关术没完!

至于奇门遁甲之术,这个原理也说过。

这两样,能玩出星空图这种效果?

“这应该是杀阵的一部分!”

忽然,张博文皱眉说道:“这个星空图……和星空之力有关系,星空之力,奥妙无穷,星球运转。于是有了日升月落,潮涨潮落,完全可以这么说,星空之力,其实是和山河之力有一定的关系的,刚才那星空图里面的东西动起来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山河之力有了一丝悸动,我猜测,这……应该是杀阵的一部分,或者说,应该是杀阵的主体,绘出宇宙诸天星辰,当能量传送进去的时候,这些星辰转动,模拟宇宙星辰的运转,渐渐产生星空之力,原理类似于风力发电之类的?”

别说,张博文的说法,倒是真的给我们打开了一道灵感的口子!

他的这个说法,我们是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而且。伴随着那面石壁一点点的下沉,上面的星辰的运转速度在不断加快,渐渐的,星空图另一面原本幽暗的空间也一点点的明亮了起来,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张博文的话的正确性。

八成。那星空图还真是镇压那个大恶魔的核心所在了!

只不过,我们猜测出了星空图以及这个可以称之为星空杀阵的布局的原理,但却未必真能摆出这样一个杀阵,没走到少昊那个程度,很难明白这个中的关键之处,就像我们知道风力发电是将风力转化为动能,但让我们自己去制造一个风力发电机,我们却是制造不出来的!!

终于,那星空图一点点的降落下去的,顶部边缘与石室地面达到了一个平衡……

然后,我们终于看清了那里面的情况!!

星空图另一侧,同样是一个石室,但却是一个很小的石室,最多只有三四十个平方,看上去应该是少昊的起居室。里面有一张石床,床边有一个石桌,除此之外,就再没有其他的东西了,布置很简单。

整个实施里面。弥漫着淡淡的蓝色,要比天空的蓝色稍稍浅一些的,让石室看起来亮堂不少。

在石室最中央的位置,放着一个方形的牢笼,其实就是一个笼子。高度差不多是一米五左右,占地一个平方左右,笼子的材质看起来黑黢黢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打造的。

最重要的,就是在笼子里的那个东西了!!

那是一个……侏儒?!

不错,那确实是一个侏儒,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侏儒老头子,盘坐在笼子里面看起来就跟土狗高度差不多,估摸着站起来也就一米多高?一米多是最多了!

这侏儒老头子披头散发的,相貌其丑无比,鼻子几乎快占据了整张脸的一半面积,闭着眼睛,眼睛瞎唱,看眼皮的宽度,那双眼睛怕是大不到哪里去,有黄豆大小就算是逆天了……

就是这么一个老头子,身上却披着一身的铠甲!!

那铠甲……简直跟给孩子做的童装差不多,精工细作,类似于明光铠。但细节处理很好,但……穿在这侏儒老头子身上,怎么都给我一种……搞笑的感觉,完全没有身披甲胄手持利剑的那种武士的威武和霸气!!!

最最最重要的是,这个老头子的皮肤,呈现出的是一种墨绿色,颜色就跟青蛙的皮肤一样……

这种特种……简直是在明确无误的告诉我,这个侏儒老头子,应该是一个恶魔,出现在这里,就是那个大帝级别的恶魔!

虽然……他看着确实没有大帝的样子,倒是让我不禁想到了西方神话传说中的一种怪物——地精。

在铁笼子上面,同样盘坐着一个中年男子。

相比较之下,这个中年男子就要正常太多太多了,甚至可以说是俊美。

我知道,俊美这样一个词语用在这样一个中年男子身上,可能不太合适,但是,他确实是属于那种外貌杀伤力很强的“大叔”,身上披着兽皮。满头黑发垂落在肩膀上,剑眉、鼻如悬胆、口方,英气逼人,看起来是那种十分耐看的男子,他犹如打坐的时候睡着了一样。安安静静的盘坐在铁笼子上面,怀里捧着一本玉质的书,透露微微低垂,嘴角甚至微微挑起,含着一丝说不出味道的笑容……

像!

真的是太像了!

看着这个男子,我不禁想到了我的师父——伏羲。

这个男子和我师父伏羲的模样真的是太像了,让我不禁想起了那个改变了我命运的人,说真的……我甚至有些想念他,虽然只是短暂的相处,但是他的人格魅力,让我记忆十分深刻,也不知道他现在可安好?还有周敬,跟着我的师父,他可曾有成长?

我想念他们……

我知道,这个中年男子。应该就是少昊了,少昊和我师父有亲缘关系,容貌上有些相似,不足为奇。

当然,我更多注意到的。还是少昊捧在怀里那部玉书。

那,应该就是我此行的目的,复活花木兰的希望所在——时光之书。

不过,少昊的这种霸气,也确实是让我挺佩服的。

明知道战胜不了这个老人,但是,他还是有一种雄视八荒的气度,布下杀阵,用笼子跟关野兽一样把一位大帝级别的存在给关了,最后自己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对方头上。这种霸气,岂是一句两句能说明白的?

“现在我们怎么办?”

曹沅低声问道:“怎么把凤鸟放出来?”

“血!阳人之血!”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少昊在封印凤鸟的时候,就已经和凤鸟有过商定,如果阳人之血落入封印大阵中间的凤鸟图腾上,那说明有人族后代来了,干掉那个大帝级别的恶魔的机会也就到了,到时,凤鸟就可出世,平乱!”

说完,我二话不说。直接掉头就朝着封印凤鸟的地方走去,这个大帝级的恶魔太恐怖了,我们根本不能磨蹭,直接放出凤鸟干掉他才是正经的!!

结果,我没走几步,还不等走到那封印着凤鸟的大阵中间,就忽然听到一道苍老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凤鸟出世,烈焰烧红八荒,就凭着你们几个人的能耐,恐怕在一瞬间就会直接化为飞灰,所以,我奉劝你最好还是不要把那只凤鸟放出来,否则,你们几个绝对比我要死的早!年轻人,不要有那么强烈的敌意,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