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7章 血祭/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道声音来的突兀,也着实够吓人,我当时就头皮一紧,下意识的回头看,然后……我发现那个被困在铁笼子里的侏儒老头子竟然已经睁开了眼睛。

那真的是一双跟黄豆大小差不多的眼睛,看起来说不出的滑稽,也说不出的……诡异。

因为,它没有眼白,它的眼白可以称之为眼红,咱们正常人的眼白处,它呈现出的是一种诡异的血红色,而且,它有两个瞳孔!

两个黑黢黢的瞳孔一字排开,就跟两颗黄米大小一样,如果不仔细瞧,一下子还真瞧不出来!

很难想象,一双黄豆大小的眼睛里面竟然会有这么多的内容。

那侏儒老头子就盘坐在铁笼里面,披头散发的。垂着脑袋,两只红嗖嗖的小眼睛里闪烁着凶光,嘴角微微挑起,露出一丝带着说不出的狰狞味道的笑容,甚至伸出舌头轻轻舔舐着自己的嘴唇,他这一伸出舌头不要紧。更是显得狰狞,因为那舌头就跟毒蛇的信子一样,细长细长的,在舌尖部位还有一个分叉,呈现出一种黑紫色。

这侏儒老头子竟然醒了!?

我当时头皮就炸了,毕竟,现在我是面对着一个大帝级别的高手。

从前面对我师父的时候,可能是因为它是人祖,我是听着他的传奇故事长大的,所以骨子里面对他有一种亲近,再加上那个时候自己也是个经典之蛙,没有窥见到逆天改命以外的世界。也是应了那句无知者无畏了,总之不知道怕字儿怎么写,但是现在,我是真的有些畏惧的,一个圣人就能轻松降服狂化后的我,那种武力……溢于言表!

而这,是个大帝级别的高手,别的不说,一口吐沫喷出来,吐沫星子都能给我砸穿!

这是一种建立在绝对力量差距之上的恐惧,很难说明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或者说,生活在和平世界中的人无法理解这样的感觉,比如现在的老百姓,哪怕就是面对着一国元首,对方也不能说杀就杀掉自己,毕竟帝王时代已经过去了,可是在我们这一行,那可真就是弱肉强食,说杀就杀,这侏儒老头子一个不开心给我干了,我都没的说!

说白了,其实就是一种极端缺乏安全感吧,生命得不到任何的保障,当然会恐惧害怕了。

由来狮虎获威名,可怜麋鹿有谁怜?

显然,现在我就是那种麋鹿,出于对这老头子的忌惮,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不要怕不要怕,我并不想伤害你!”

这个时候。那侏儒老头子又一次开口了,摊开了手背是绿色,手心呈现出一种粉红色的手,对着自己四周的牢笼昂了昂下巴,然后有些无奈的说道:“你看我现在的样子,我还有伤害你们的能力么?”

我心里的警惕一点都没有降低。反而更加忌惮了,当一头老虎对着你露出微笑的时候,绝对不是来表达善意的……而是,它懒得费劲巴拉的去追逐你,去猎杀你,因为那样太费力气了,还不如骗的你毫无防备,然后一口给你吞掉来的容易一些。

现在,我一边不动声色的朝着那封印凤鸟的大阵的中心退,一边双眼盯着那侏儒老头子的动作,看他似乎没有察觉我的小动作,于是便和他说话转移了他的注意力:“你能听懂我们的语言?”

“这有什么难的?”

侏儒老头子摊了摊手,笑着说道:“你们这样的生命体,在进行交流的时候会产生一种非常细微的能量波动,只要捕捉到那种能量波动,就能轻而易举的弄明白你们的语言,这不是什么难事。”

说此一顿,侏儒老头子话锋一转。淡淡道:“小伙子,你好像看起来很紧张的样子,其实不用这样的,我觉得我们之间完全可以谈谈。”

谈?

谈你怎么干掉老子吗?

我咬了咬牙,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怎么个意思?”

“很简单啊,你看。我们之间似乎没有什么仇恨吧?”

侏儒老头子小秘密的,只不过他的鼻子实在是太大了,一笑起来鼻子都会被牵动着,看起来皱巴巴的,着实是丑陋的很,怎么都给不了人一种人畜无害的感觉。他摊着手,瞪着那双犹如黄豆大小的大笑的眼睛,可能他也在让自己看起来尽量的和蔼,轻飘飘的说道:“战争已经结束2600多年了,曾经的伤害和矛盾,都已经成为了过眼烟云,是时候该一笔勾销了,你看,现在你们只想解决掉当年那点事情的遗留问题,而我……只想回家,我们之间的目的并没有什么冲突!”

“但是,我不放心你啊!”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轻笑道:“毕竟我们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难保您老人家出来一个心情不好给我摁死在这里啊!”

“我可以对天地立誓!”

侏儒老头子连忙说道:“走到我们这个级别,已经不能随随便便的就立誓了,因为有这诸天看着呢,如果违背誓言的话,那可是会被天诛地灭的!而且。我知道你肯定也是受到了坐在我头上这个小家伙的威胁,他诅咒了你们几个,是吧?我能感觉得到,你们被他诅咒了,不过,那些诅咒都是小问题,只要你们不放出那只风鸟,并且帮我破掉这困住我的牢笼,我立即就可以帮你们抹掉身上的诅咒,如何?而且,要破掉这个杀阵,对你们来说其实非常简单,因为你们现在就是站在杀阵外面的,只要你们对着那星空图上面的一颗星球一起出手,集中全力,一下子打爆一颗,我就自然而然出去了,这并不危险。不会威胁到你们的性命,对你们来说,简直就是最合算的买卖了!只要我出去,我必然会送你们一场大造化,像我这个级别的,也不可能会欺骗你们。怎么的,拿得出手的东西都不会寒酸了!!”

“好大的条件啊!”

老白听完以后,一边砸吧着嘴,一边大大咧咧的说道:“听着听着就连我都动心了,可是……实在是不敢相信你啊,这本来是要我们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买卖。一转眼就成了天上掉馅饼的勾当了,谁敢信啊!”

那侏儒老头面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这么说来,你们是铁了心要和我作对了?”

还别说,这侏儒老头子面色一阴沉下来,还真是够吓人的,身上冒着黑气,只不过那黑气没办法渗透出来而已,每一次都会被铁笼子给压回去,估计是星空杀阵在压制着,要不然,那些黑气冒出来,恐怕我们几个还真有点吃不消,不过饶是如此,我仍旧是感觉到了一阵压抑,那是一种很难受的气息,就像是面对着一座仰望不到今天的高山一样,特别压抑,气短胸闷。

我有一种直觉,这个侏儒老头子哪怕是身陷牢笼,怕还是有对我们出手的力量,只不过要想对我们出手,可能他会付出很大的代价,所以,他才一直用比较怀柔的方式在和我们谈判。

我犹豫了好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先不惹这老家伙了,眼看着白无敌就要让这老家伙炸毛了,连忙说道:“前辈,说真的,我们还是非常非常动心的,只不过……对于从前的恩怨,我们也不太了解,实在是不敢保准您会不会真的忘记,所以,我想知道您从何方来?”

“这……”

侏儒老头子陷入沉默,也就是趁着这个机会,我赶紧朝着身后的封印大阵退了去,只等我感觉脚后跟稍微一沉,似乎踩到那凤鸟印记的时候,那老头子才终于开口了:“说到底,都不过是一场因为感受到了彼此的威胁,所以才爆发的战争而已……当初的侵略,我不过是奉命行事,谈不上仇恨与不仇恨,你且看看我身上的这一身装束就知道了,我是个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至于其他的,我也就不告诉你了,不能说。”

军人?

服从命令……

命令着大帝级别的高手?

太古年间,灭绝了两河流域文明的那批侵略者,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啊……

我心思急转,不过这个时候,我已经站在了那凤鸟印记上面,争取的时间已经争取到了,再不敢拖延了,摇了摇头只跟那老头子说了一句:“可惜,我还是要拒绝您,生活告诉我,不要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别人!”

说完,我“哐”一下子抽出百辟刀,割裂手掌,然后转身将鲜血狂飙的手掌就摁在了那凤鸟印记上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