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9章 身体异常/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又一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一艘摇摇晃晃的船上了,看位置应该是船舱,里面很潮湿,绝对算不上多么舒适的环境,船舱里的灯也是昏昏沉沉的,忽明忽暗,好像是电压不太稳定一样。船舱更是回荡着“哗啦啦”的水声,一股子咸腥味在船舱中弥漫着……

这样的情况我真的是太熟悉了——出海了?

是了,我现在绝对是在海上,而且,八成是遇到了一些状况。

因为……海浪的声音不太对劲。

若是平静时候的大海,穿行驶在中间,并不会像现在这样摇晃,尤其是看我所在的船舱的大小。恐怕这艘船还是不小的,吨位在那里,在大海上航行的时候应该是更加的稳才对,可现在却晃的就跟乌篷船下了水一样,绝对是海浪十分凶猛,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那声音,就像是闷雷一样……

大海发出这样的声音,毫无疑问,只有一种情况——台风引起的风暴潮!

船舱里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始一睁开眼睛,我就感觉脑袋发胀,身体里说不出的难受,一股子说不出的恶心在我的胸腔之间激荡着,那滋味儿……

反正,我是受不了了,一翻身从潮湿的床上翻下去,跌跌撞撞的朝着门口走去,然后直接推开舱门冲了出去。

至少……我应该弄清楚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原本不是在拉文族的遗迹里面么?

一个被杀阵困住2600年的大帝级别的存在,一个为了等待杀敌等待了无尽岁月的凤鸟……

人祖少昊,时光之书……

还有,我胸口冲出去那半条应龙之魂。

这一切到了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是怎么离开那座覆体妖塔的,最后又是如何离开拉文族的遗迹的?

我脑子里面满是疑问,几乎是跌跌撞撞的冲出了船舱,这个时候我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很不舒服,胃里翻江倒海的。就像是喝酒喝大的那种感觉一样,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身体竟然会这么糟糕,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已经不像是一个修炼者了。倒是更像是一个凡人,出海以后受不了种种恶劣环境,所以身体出现了非常强烈的负面反应,恶心想吐、头晕目眩、浑身无力。

呼啦!

一出门,当时一股狂暴的海浪就对着我的脸拍了过来,直接将我浑身浇了个通透,咸腥的海水当时就拍进了我嘴里,一时间,我更加恶心了,跌跌撞撞一头栽倒在甲板上,张嘴就“哇”的一下子吐了起来,倒是没吐出什么污秽的东西。就是淤血和酸水,估摸着是我内脏里面还是有淤血吧,被折腾的眼泪汪汪的,下意识的撩起眼皮子朝前面看。这才发现在甲板上已经零零落落有不少人了。

至少,我看到那个洛克船长,以及海瑟薇他们。

人都在,所在的船也是我们自家人的东西。让我安心了不少,不过身上却更加的无力了,最后干脆趴在了冷冰冰的甲板上,任由冷雨铺天盖地的浇在身上,落魄的简直就是一条落水狗,“哇哇”的不断吐着,也不知道胃里到底是积沉了多少血污,竟然能这样没完没了的狂吐……

很快,站在甲板上曹沅就注意到了我,连忙匆匆忙忙就跑过来了,赶紧将我扶起来才有些惊喜的说道:“天哥,你可终于醒了。真的是太危险了,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呢……”

说着,她将我托起,就准备扶着我进船舱。老白和海瑟薇他们也纷纷凑了过来。

我有些艰难的回头朝着大海上看了一眼,只见这个时候正是黑夜,大海上面黑黢黢的,可怕的海浪呼啸声在风中激荡着,海水翻滚的异常激烈。

“这……”

我有些犯嘀咕,一边被曹沅扶着往船舱里走,一边低声问道:“怎么样?这艘船能扛得住不?”

说真的,我还真是有点不放心。毕竟这只是一艘游轮,主要是为了旅游航行而使用,内部设施豪华,但要说扛造耐操。绝对是差一截儿的,平素都是走的相对而言比较平静的航线,很少会遇到这么恶劣的天气,能不能扛得住我有点不放心。真要是一股子大浪过来直接给抽打成碎片,那我们几个可就得玩一出真实的鲁宾逊漂流记了,就我现在这身体状态,撑住……难!

“放心了葛先生!”

不成想。洛克船长的耳朵倒是好使的很,隔着这么大老远,而且再加上这四周的风浪声这么大,还能听到我说的话,回头给我打了个“OK”的手势,然后说道:“您尽管好好休养身体,我保准你们平安抵达!”

看洛克船长信誓旦旦,我才终于松了口气。被曹沅他们扶着回了船舱。

“那个大帝级别的恶魔怎么样了?还有凤鸟,凤鸟怎么回事?时光之书呢?人祖少昊手里拿的时光之书有没有到手?”

我一坐下,立马就问起了这个问题,对于现在的我而言。我最关心的就是这些了,尤其是那一部时光之书,对我来说简直是最重要的东西了,因为它是复活花木兰非常关键的一步。此行我拼死拼活,置之死地而后生,为的就是它!

“时光之书已经到手了,你别担心。”

曹沅一边拍着我的背。让我把灌进嘴里的雨水吐出来,一边轻声说道:“事情算是有了一个非常完美的结局,时光之书我们已经拿到了,还有……那个大帝级别的恶魔已经被干掉了。只不过这当中……过程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复杂,真的是一眼难尽,一时半会儿也是说不明白的。反正,拉文族的遗迹算是彻彻底底的毁掉了,你知道这大海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动静儿么?就是海下的拉文族遗迹崩塌以后弄出来的动静,已经持续了好几天了,拉文族的遗迹真的是太大了……”

说此一顿,曹沅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眸光熠熠的看着我:“不过,那些事情咱们有的是时间来说,现在最要紧的还是你的身体,你的身体……你自己感觉怎么样了?还能撑得住不?”

“是啊。”

老白也凑了上来,在一边嘀咕道:“小天子啊,有啥不对劲儿的地方可得吱声啊!”

他们两个人的神情看着多多少少有些不对劲,尤其是曹沅,眸光闪烁,就连老白都没有平时那副大大咧咧的样子了,我看着觉得挺怪异的,隐隐觉着我身上八成是发生了什么状况,要不然他们不可能一致的这么关心我的身体。

回头我一想我自己这身体的情况,其实也觉得不太对劲。

我已经逆天改命了,虽说还是血肉之躯,会疼痛,会流血,但是,除此之外,很多地方早已经不再是个正常人了,毕竟生命的形态已经进化了,譬如病痛之类的,已经远远离我而去了……

而现在,头疼恶心,浑身酸软无力……

这样的状态已经很久没有在我的身上出现了,现在他们一说,我更加不安了,犹豫了一下才缓缓说道:“不好,很不好!能告诉我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吗?”

曹沅没说法,反而扭头和老白他们对视了一眼,一个个眼中闪烁着担忧,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

沉默了足足十几分钟,我也一连追问了十几遍,曹沅才终于开口了。

“可能是……那只凤鸟的原因吧!”

曹沅指了指我的胸口,有些艰难的说道:“它从你那里钻进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