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1章 本源受损/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邪乎!反正当时那情况邪乎!”

老白翘着二郎腿坐在我旁边,撇着嘴说道:“说真的,老白我当时是差点让吓出屎来,你是没看那只凤鸟最后又多凶,引颈长鸣,发出的尖锐叫声穿金裂石,身上喷薄出的那种火焰跟咱们人身上的血浆子一样,他娘的都是黑紫红黑紫红的那种,一滴火落下去,立马就能把一座建筑物给直接烧了。烧成灰那种你知道么?石头在那种火下面就跟干木头一样,水在那种火面前就像是汽油一样,总之一碰就立马着了,整个拉文族的遗迹都已经变成了火海!

凤鸟泣血啊!

当时它每长鸣一声,眼中就会落下一滴魂血,场面触目惊心的,也不知道那个老侏儒千年之前到底和它有什么深仇大恨,至于那么拼命么,长鸣泣血,燃烧自己,硬生生给那老侏儒烧死了……

总之,悲壮啊!

不过,凶残也是真的,你体内的那半条应龙,冲上去背它的时候,一下子就被烧的透明了,差点当场嗝屁!朝着我们几个冲过来的时候,我们当时都觉得自己死定了,好在,那条应龙背着那凤鸟冲进你胸口以后,那种邪乎的火苗子就没了,然后……我们几个人就带着你逃出来了!

这几天吧,海底下一直都不平静,恐怕凤鸟的火还在烧,所以大海上一天一个样。就没个平静的时候!

而你,也一直是这吊样子,咋回事我们也不明白。”

听完这一切,我下意识的捂住了我的胸口,心里头也有些疑问:“这头应龙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初我在血祭唤醒凤鸟的时候,差点让凤鸟之火烧死,就是它一声龙吟救了我的,后来它怎么还又跑上去救那条凤鸟了,感觉怪怪的……”

“就像是它们好像认识一样!?”

海瑟薇忽然说了一句。

我眼睛一亮,忙不迭的点头:“对对,就是这种感觉,好像他们认识一样!!可是……细想之下也不太可能,这头应龙只不过是九段级别的,在藏区为非作歹好多年了,他们之间的差距从2600年之前就有了,一个是大帝级别的圣灵,一个是吃人吃兽的恶兽,一个活动在两河流域,一个活动在藏区,简直就是云泥之别啊。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怎么可能凑到一块儿?”

“可是……给我的感觉真的像是!!”

海瑟薇说道:“你身体里面的那头应龙掉头去背那只凤鸟的时候,那种一往无前的姿态……真的,让我都有些心惊。”

说此一顿,海瑟薇眸光闪闪的看着我。蓝色的眼睛在昏暗的船舱中就像是会发光一样,轻声说道:“女人可能天生对这些比较敏感一些吧,反正,我觉得如果当时坠落的是你,我一定也会那么冲上去了。”

她在说什么,我当然知道,只不过,我终究无法给她什么回应。

和他们几个人一番探讨,基本的情节我也已经知道了,后来,曹沅去把人祖少昊怀中捧着的那本时光之书给我拿了过来,那本书一共有三四面,通体是洁白的美玉,上面镌刻着神秘的符文。

我一看那符文,当时就愣住了。

不出所料。确实是九十九字至高神语的一种排列应用,只不过很复杂,随意摘取九十九字至高神语种的某一个音节弄出来的,凑成了一篇足足有七八百个字的经文,就像是在诉说着某种诸天大道一样。我盯着看了一会儿,就头疼欲裂,眼睛酸楚。

很显然,这篇经文根本不是现在我能够读的!

我玩不起啊!!

在这种事情上,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是表现勇敢,而是自取灭亡,所以,看了半天,我看不出个门道,也就不敢看了,再看下去我怕死在这篇经文上面,九十九字至高神语越体会越可怕,真的是奥妙无穷,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敢玩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一直都在大海上飘荡着。

大海上的情况,一天比一天恶劣了,有时候,狂风暴雨能足足持续好几个小时。船只在里面摇摇晃晃,明明是一艘游轮,但是却跟一叶扁舟似得,随时有被打翻的可能性,光是看着都觉得怕。刚开始的时候。洛克船长还表现的十分淡定的那种,但是后来吧,他也有点慌了,脸上带上了一丝说不出的担忧,我知道。其实他也开始忐忑了,后来他干脆直言,说如果大海上的恶劣环境再不好转的话,恐怕我们几个人……还真是撑不住了。

说来也是天无绝人之路吧,就在我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的时候。大海下面的动静一下子平静了下去,然后海面上也风平浪静了许多,估摸着是拉文族的废墟的崩塌终于是结束了,我们平平安安的出来了。

不过,平平安安的是船。

至于我……我的状态一天比一天恶劣了。

恶心呕吐从来都没有停止,气血干枯,我仿佛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垂暮的老人一样,走路不稳健,整个人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不断消瘦着,后来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那是我,眼窝深陷,皮包着骨头,再加上一头刺眼的白发,看着都不像是个人了。倒像是个……鬼!!

我知道,肯定是我自己的生命本源受到了侵蚀,所以才会表现出这样的状态!心里,也是一天比一天着急,很想第一时间赶回海瑟薇的庄园里去,见一见三清道人,至少我得知道,那只凤鸟和应龙到底在我身体里面干了什么,为什么我的生命本源都受到了威胁,我特么可不想一转眼变得就跟我逆天改命之前一样。就剩下几个月好活,那种掰着指头算自己还有多少天奔头的日子……我真是受够了,可不想再一次体会一把了!

就在这样的期盼中,我们兜兜转转大概在海面上航行了十几天,我终于又一次登上了曼彻斯特。

刚下穿,我就见到林青在等着我了。

一看见我,林青也被吓了一跳,当时就说:“卧槽,弟,你这是咋的了?怎么看着人不人鬼不鬼的。一副肾虚肾亏的样子!”

“受了点伤。”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苦笑道:“一言难尽。”

虽然我已经解释了,不过林青还是一脸的怀疑,说什么第一次见像我这样,能把肾亏说的如此清新脱俗的人……

后来。我干脆也就懒得和她继续在纠缠了,直接压低声音问她:“墩儿呢?三清道人这几天没有打墩儿的主意吧?”

这才是我比较关心的问题,三清道人对墩儿看上去很有兴趣,所以这一次出任务的时候,我才让林青留下了,能照看着点不是?

“打了!起初的时候,三清隔三差五的就会过来看看墩儿,又一次还偷偷把墩儿抱走了。”

林青撇了撇嘴说道:“不过抱走以后他没一会儿就给送回来了,因为他的好东西全被墩儿给吃了,给三清气的够呛,干脆闭门再不见墩儿了,结果墩儿爬墙去找他,谁都不稀罕,就稀罕他……”

我愣了……

那个吃货都吃到三清道人头上了?就一句,牛逼!

“现在墩儿还在三清那里呢。”

林青苦笑了一声,然后长长呼出一口气,说道:“三清道人知道你们最近这几天就要回来了,所以再没有闭关,他说只要你回来就去他那里一趟。”

我点了点头。

其实,三清不找我,我也得找他,因为我有太多的问题要问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