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3章 驱逐令/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蒙斯招待我的地方是他在卡塔尼亚南部的一个庄园,我们抵达的时候,几乎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天边的夕阳如血,庄园里面已经非常热闹了,到处可见各种普通人可望不可即的豪车,以及持枪的保镖。

不得不说,K党的人就是他妈的有钱!

至少,这种富庶和阔绰,我在海瑟薇那里都没有看到过,发死人财发了一百多年,他们的财富积累早就已经达到一个非常惊人的程度,也算是这个世界上的隐形财团之一,反正我觉的能和他们媲美的财团少,想想吧。一件珍品文物价格动辄上千万,甚至有很多价值根本无法估量,他们倒腾买卖了那么长的时间,财富积累可以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以前就有一个K党的首领曾经放出过豪言,他说K党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无处不在,世界上百分之七十到八十的文物交易,无论是见光的文物交易还是见不了光的,里面都有他么的影子!

一个中世纪开始形成的盗尸者组织,然后从大航海时代就已经开始在全世界范围内大规模盗掘大墓的组织,贩卖盗窃的文物,恐怕早就数不胜数了!

据说,当年八国联军打进咱们国家,火烧圆明园、掠夺京城,里面有相当大一部分强盗都是K党成员,这些人眼光很毒,值钱的都是他们搬运走的,剩下的那些不值钱的黄金啊、白银啊什么的,全都被其他不识货的士兵拿走了。甚至一直有这样一个说法,整个西方世界的博物馆里的藏品。百分之九十五来自于K党,是K党通过下线各个渠道卖进去的!

厉害不厉害?

可惜,因为他们是属于见光死的那伙人,所以他们这个财团注定不可能浮出水面,明明手里捏着庞大的财富资源,但一些财富榜单上面却并没有出现他们的名字。

对于这一切,我其实是早有耳闻的,只不过一直没有亲眼所见罢了,如今到了西蒙斯的庄园,才算真的是开了眼了,雕栏玉砌,就连庄园里面的一座假山都是珐琅堆砌出来的,西蒙斯养的十条孟加拉虎,脖颈上面套着玉环,那东西明显是成色的相当好的了,虽然没有看见包浆,应该不是什么古物,但……看那玉环的成色,我发誓,价值绝对是在七位数以上的!

反正。我是惊呆了!

虽说,现在财富对于我这种人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我在追求更高的东西,但身在这红尘俗世。我要想做事,肯定也离不开这些黄白之物,也是不可不用吧,所以,我都被镇住了,这样的气派和阔绰,恐怕就是古代的帝王家才有的吧?洗手的池子都是无暇美玉打造的,你能拿他们有什么脾气?

只不过,对于这一切,西蒙斯却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独属于富人的那种骄傲感,相反,这个男人的一身气度还是让我很是刮目相看的,不骄不躁,做人如水,倒是和西方人的性格特征不太一样。倒是有点像咱们国家的那种修身养性之人了,事实上,西蒙斯也跟我说过,他在西伯利亚训练营的时候接触到了华夏文化,从此疯狂的爱上、并且崇拜上了华夏文化。在西伯利亚的日子特别特别枯燥,如果不是学了华夏的修身养性之道,恐怕他还真的未必能耐得住性子,并且一直等待、忍耐到机会出现。

如果当初没有蛰伏,恐怕。他也没有现在。

说起这些的时候,西蒙斯还是有些惆怅,只不过我却隐隐看出了,他惆怅的并不是以前那点事,一个成大事者。要是纠缠于以前那点事情,像个所谓的有故事的男人一样整天叹息,忧伤,那心眼儿也未免太小了。整天纠缠于以前的人,通常来说。他们其实并没有什么故事,只不过是胡编乱造骗同情罢了,他们所谓的经历对于真正的苦难来说,就是个笑话!因为,真正经历过苦难和大起大落的人,生活交给他们的道理只是往前看,坚韧不屈的往前走。我总感觉,西蒙斯的惆怅,其实是针对别的事情。

事实上,我也很快就知道他在惆怅什么了。

他在惆怅一个人,一个名字叫做杰克的人,一个穿着黑西服,但却有一只眼睛已经瞎掉的男人。

这个人,是目前黑手党的魁首。

只不过,好像是和西蒙斯不太对付。而且……看我也很不顺眼!

我从他的身上很明显的感觉到了非常强烈的敌意,当西蒙斯带着我走到他面前,并且将我介绍给他的时候,这个男人笑的非常的狰狞,一边伸出手和我握手。一边桀桀怪笑着和我说:“葛天中!?嘿嘿,有意思,姓葛的人没想到还敢来我们西西里。”

很显然,这家伙冲着我来的。

“什么意思呢?”

我当时也没有炸,选择了克制。微微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叫做杰克的男人,缓缓说道:“我没太听明白您的意思,好像腿是长在我自己身上的,我想去哪里和您并没有什么关系吧?”

“没有,怎么没有呢?西西里是我的地方。来这里的是什么人,当然和我有一定的关系了!”

杰克收回了和我握了一下的手,身后带着一大票黑衣小弟,那些人衣服里鼓鼓胀胀的,明显都携带着武器。看上去趾高气昂的,不过最嚣张的还是这个叫做杰克的男人,在我身后的众人中环视一圈,啧啧有声的问我:“对了,为什么没见到您的姐姐林青呢?”

我楞了一下。

难不成是……

林青和这个杰克有什么嫌隙,所以这家伙上来就夹枪带棒的?

我的亲姐哎,难怪你跑回国内了,你丫在西方世界到底是有多少敌人啊!

我心里一个劲儿的叹息着,但是对杰克,我可没有什么恐惧,换了两年前,这种黑大哥没准我看见还哆嗦,但是现在……对我来说无所谓,管他什么人,一刀切开他的喉咙最后在地上哀嚎惨叫的一定是他。谁都不例外,所以,我也懒得和这人磨叽,直接说道:“在我的国家有这么一句话,叫做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憋着!”

“杰克!”

西蒙斯这个时候终于开口了,蹙眉说道:“无论如何,葛兄弟是我最尊贵的客人,你这样做是不是失礼呢?”

“麻烦你闭嘴,西蒙斯。”

杰克看了西蒙斯一眼,直接说道:“我这一次来,就是来通知你一声的——黑手党和K之间维持了上百年的友谊,到此结束了,因为这一次你实在是邀请了一个我很不欢迎。非常非常不喜欢的人,所以,我决定和你们决裂,从今天开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西蒙斯脸上露出了一丝错愕,明显,他没想到这个杰克竟然会这么绝。

然后,杰克将目光投到了我身上,最后又看了曹沅他们一眼。忽然笑了起来:“林青那个贱人不敢来,算了,你来了也行!好好享受今天这个美丽的夜晚吧,这是你最后能享受到的夜晚了,从明天开始,你在西西里的安全将成为你要面对的最大的问题!要嘛,滚出我的地盘,要嘛,你就留在这里吧,我会把你碎尸万段,至于你身后的那两个娘们,我会将他们卖进最廉价的窑子里,因为……这是你姐姐曾经对我犯下过的罪行!”

敌意来的很明显,也很干脆!

我都气乐了,这他妈的算是驱逐令吗?有点意思,你今天能活着走出去再说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