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5章 朱雀的意志/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真的,我看到张金牙以后都明显有了一丝错愕,他的出现,是打死我都没有想到的!

就算是胖子来了,我觉得都是合理的,唯独张金牙,让我十分意外。

张金牙这人吧,其实还算是一个比较重义气的人吧。在大节上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虽然……他的大节是针对青衣的,和我没什么关系,但,最起码还算是一个比较讲义气的人,相比于现在这个疯狂崇拜金钱、为了金钱能出卖一切的社会来说其实已经非常不错了。只不过这人小毛病比较多,通俗的来说就是那种比较不靠谱的人吧,这一点从我刚刚认识他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譬如他的贪财,这简直就是最为致命的弱点,很有可能会因为对方的一点点小恩小惠就会出卖更多的利益!

别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和他同行那么多年。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生生死死,我真的是太了解他了。别的不说,就说当初在西域三十六国旧址探险的时候,我就已经见识过他的贪财了,当初在那种我们能不能活着走出去看到明天太阳的情况下,他都仍旧能为了一串价值连城的佛祖舍利差点闹出内讧!

这样的人,多多少少是有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譬如现在。看看他的样子,就像扫黄的时候被抓出来的人一样,双手抱头蹲在地上,身边都是女人,做了什么不言而喻,肯定是杰克用了一群廉价的西洋女人让他彻彻底底的沉浸在了脂粉窝里,伺候好了好办事嘛!

这一次,天道盟和HS党之间的结盟,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目的不外乎就是通过HS党来制衡在西西里的我,我在拉帮手,青衣他也不能孤悬海外不是?毫无疑问,他选择了杰克,希望通过杰克来控制HS党!

结果,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他派出的竟然是张金牙这么一个不太靠谱的人……

我就不相信大家同行共事了那么长的时间。青衣能不知道张金牙的这些小毛病,我敢说,假如天道盟和杰克立下什么盟约的话,张金牙绝对能因为杰克给予他个人一些小恩小惠就在双方的盟约上做出退步。青衣心里应该十分清楚这些的,还派张金牙出来……

说到底,他是黔驴技穷,手底下真的没有人了啊!

这算不算自食恶果?

一口气把一个天道盟给屠光了,人才凋零,尤其是处于中高层的一些拥有决策权和审时度势目光的人,几乎是全方位的在陨落,他捧着这个烂摊子。我就不相信能舒服了!

管中窥豹,由此,大概可以看出青衣的处境。

我放心了不少,对于这一次的行动,信心更足!当下,便唇角含笑,跨过尸体和地上的鲜血,信步走进了客厅。

“小,小天?”

在这样的环境下,张金牙看到我显得也有点尴尬,抱着头下意识的就要站起来。

结果,张博文可不和他客气,当时甩开脚就给他来了一下子,张金牙当时一个趔趄,一下子就趴在了旁边的女人身上,那些女人估摸着根本不是HS党的成员,就是杰克随手招来的一些普通人,面对着这满地的尸体,本身就已经一个个战战兢兢,哆嗦的不成样子了,张金牙忽然趴在她们身上,当时整个客厅里女人的尖叫声就此起彼伏,听起来有些扎耳朵。

“都他妈的给我闭嘴,谁再吵吵老子立马就让她躺地上!”

张博文皱眉大喝了一声。这才镇住了这群女人,然后张博文扭头看了张金牙一眼,冷笑道:“谁让你站起来的?”

“这……”

张金牙更加尴尬了,看着我讪讪笑道:“小天。看在往日的情分上,能不能先让兄弟穿件衣服?这里怪冷的……”

昔日的情分?

华山的埋伏,你可还记得?

我心里叹了口气,看着张金牙。即便身边没有镜子,我也知道这个时候我的眼神一定是非常非常复杂的,有种不知该从何说起的感觉。

往日种种,我已经释怀。走到今日,我也只剩下和天道盟死磕到底这一条路,但要让我忘掉一切,冰释前嫌。那也不可能。

所以,他忽然这么开口,我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置他了,犹豫了一下。轻声和张博文说道:“给他披一件衣服吧。”

说完,我转身就朝着杰克走了过去,关于张金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只能先丢在一边晾着了,至少,我需要冷静。

他的四肢关节这个时候早就已经被卸掉了,整个人就像是一滩烂泥一样躺在沙发上。等我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当时就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可惜四肢的关节被卸掉了,无论如何挣扎就是站不起来。只有胸膛在剧烈起伏着。

看得出来,他这个时候情绪应该特别特别的激动。

或者说,他完全没有想到会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现在,你有什么感想?”

我居高临下俯视着他,轻声说道:“你曾经有言,二十四个小时就是我的大限,现在好像是你走到末路了吧?”

杰克大口喘息着,看着我的时候,眼睛里面就差没有喷火了,不过他很快又平静下去了,咬牙问我:“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可以对付外面那些野兽!”

野兽?狼人么?

我不禁笑了:“外面那些东西。该不会就是你所有的依仗吧?你……真是天真啊!竟然认为凭那些东西就能挡住我!你或许还不知道……面对我等于面对着什么吧?你,完全不了解我们这些人!”

杰克眼角抽搐了一下。

我没说话,准备直接干掉他了,这个人无论如何都不能活下来的。

结果,我刚刚提起百辟刀的时候,一道女声毫无征兆的就在我心里响起了,那种出现的方式,就像是从前花木兰和我说话时候一样,当时我都出现了一瞬间的错愕,下意识的以为是花木兰在和我说话,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心里头苦涩。我的妻子……早已不在!

那道女声说话的时候不是特别利索,断断续续的,有些飘渺。

“血……血……”

那道声音从始至终都在重复着这么一个字,一直说到最后,才终于蹦出了其他的词语:“血……血……更多的血……”

我当时整个人都是懵的,是谁在和我说话?

愣了半天,我才终于感受到了自己腹部有非常微弱的波动,然后我才知道,刚刚在说话的……应该是那只朱雀!

血?

是了,她要的应该是狼人的血!

她需要更多的狼人血!

所以,她在我心念一动,要杀死杰克的时候忽然阻止了我,说到底是想通过杰克知道更多的狼人的下落!

这灵智……似乎有点高啊!

而且,她不是在涅槃呢么?涅槃之时,犹如死寂,从它钻进我的身体开始,就一直没有别的动静,就是疯狂的吞噬我身上的能量,也就是到了最近,才终于消停了一些,现在怎么忽然就和我说话了?

难道……是狼人的血液?或者说,那种血液里的神性力量?

我是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其实不光是她,就连我都对杰克从哪里找来了狼人比较好奇!庄园里的这些狼人,是不是全部?还有没有更多?我不知道,但,杰克一定知道!

我心念急转,很快就有了主意了,沉默了一下,狠狠一挥手:“找个清净点的地方,给我把他弄上来,我有点事情要问问咱们最亲爱的杰克先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