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8章 断头崖/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我下楼的时候,张金牙也不知道和老白这货说什么了,老白居然让他从墙角站起来了,正坐在沙发上,和老白一边抽烟一边有说有笑的,曹沅和张博文他们几个黑着一张脸站在旁边,神色很不好看,显然对张金牙没什么好感,即便,曹沅也和张金牙是旧识,但这货今天的表现有点过于草蛋了,约莫以曹沅的性子是懒得和他说话的。

我一下来,张金牙就跟屁股被针扎了一下,当时就一下子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可能是看着我刚才一刀刺死杰克的时候。身上沾染了杰克的血迹,所以看起来有些狰狞吧,我能清晰的看到张金牙的表情凝滞了一下,脸皮子狠狠抽搐了几下,嘴里的金牙在灯光下一闪一闪的。然后有些尴尬的喊了我一声:“小天……”

从他的双眼中,我看到了恐惧。

他在怕我?

是了,可能在他的眼里,现在的我,是一个叫做人屠的男人吧?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搭理他,扭头看了白无敌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了媛身上,摆了摆手,说道:“把他给我带出去!甘比诺家族的人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撤了!”

“是,队长。”

媛点了点头,上去二话不说一脚踢倒张金牙,然后反手把张金牙绑了就往外面带,下手一点都不留情。张金牙那小身板哪里能扛得住?被拧的骨关节嘎巴嘎巴作响,疼得嗷嗷惨叫,被往出拖的时候,终于是怒了,一个劲儿的破口大骂:“葛天中!我草你祖宗!你还真要整死老子啊!?来啊,来啊!怕你,老子就不信张。”

最后惹急眼张博文了,几步冲上去直接一脚给他的踢得飞了出去。

恐怕,也就只有媛和张博文才能下得了这个手了。

没办法,我这边的人里,也就媛和张博文两个人与天道盟之间的瓜葛比较浅了,剩下的无论是老白还是曹沅,都和天道盟有牵绊,下起手来难免有些顾此失彼,在对待张金牙这个俘虏上,只能靠媛和张博文。

随后,老白和曹沅两个人也飞快撤离了,只留下我和那些外围女在一个房间里了,那些女的这个时候更加害怕了,哆哆嗦嗦的。有的甚至不断对我叽叽呱呱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虽然不知道她们在说些什么,不过闭上眼睛也能猜到了,不外乎就是求我放过她们罢了,毕竟现在已经清场了。到了最后这关头,也是她们生死存亡的时候了。

只不过,到底该怎么处理她们,我不知道。

如果我们干掉杰克这个消息需要保密的话,那么她们就得死。

如果我们干掉杰克这个消息不需要保密,那么她们可以活也可以死。

总之,全看西蒙斯和拉斐尔后期的操作要怎么进行了,那些鸟事我没兴趣参加,这些女人的生死我也懒得管。

大概就在一楼客厅里等了将近三四分钟左右的时间,西蒙斯和拉斐尔终于下来了。拉斐尔的手里拎着一颗血淋淋的头颅,正是杰克的。

我一看,不禁蹙起了眉头,心说这人的气量怎么就这么小,杰克当时杀死他父亲西尔维奥的时候,最起码还给了他父亲西尔维奥一个全尸,而且始终是以一代HS党魁首的规格来料理身后之事的,怎么换到他这儿还这么玩的?当下我不禁问他:“鞭尸了?”

拉斐尔一愣。

倒是西蒙斯连忙在一边解释了一句:“没有鞭尸,只不过接下来的事情需要借用杰克的脑袋一用,所以……”

说此一顿,西蒙斯又说道:“甘比诺家族很快就要来了,我们准备就在这里和他们进行谈判!”

“就在这里?”

我眼皮子狠狠抽搐了一下,这个决定多多少少有些大胆啊,当下我就说道:“杰克刚死,甘比诺家族现在正是怒火冲天的时候,这个时候谈判怕是不好吧?而且,你们刚刚经历了一场血战,正是疲惫的时候,这个时候甘比诺家族来了,一怒之下再一次向你们发起进攻的话,你们不是得立马玩完?”

“没事,就在这里进行谈判!”

西蒙斯笑道:“攻进来的时候,拉斐尔已经联络了卢切斯家族、伯纳诺家族、克隆博家族,三个家族知道杰克已死,纷纷表示愿意推举拉斐尔上位。现在这三个家族的在西西里的人已经正在飞快往这里赶来,我也调集了K在西西里的所有人员,也在往这里赶来,到时候,甘比诺家族就算是已经恨透了我们。也得咬着牙认了,大势已去,他们到底是想存族呢?还是玉石俱焚呢?”

动作这么快?

敢情到现在,就我还蒙在鼓里了?

我不禁冷笑了起来,好个西蒙斯、好个拉斐尔,好好等着吧,老子可没有那么好利用!

不过,现在还不是爆发的时候,当下我狠狠一摆手,冷声道:“行了,你们这里的事情我也懒得管,到了天道盟龙虎双榜展开的时候,你们别给我掉链子就行,该出的人手最好一个不要少,否则,今日的杰克,就是明天的你们,我能取他的脑袋,就能取你们的脑袋!”

说完,我随手从一楼的客厅里取了几瓶酒,和西蒙斯说了一声借他的司机和车使一使,然后就直接离开了杰克的庄园,上了西蒙斯的车以后,带着张金牙直奔我们住的地方去了,不过到了地方以后,我却没有下车,只是让曹沅他们回酒店等我去了,然后就让西蒙斯的司机带着我和张金牙去一个没人的地方。

当我说到没人的地方时候,张金牙很明显哆嗦了一下,只不过没有说话。

他不说。我也没说,我们一路沉默着向西走,最后,西蒙斯的司机将车子停在了海边,就是一处断崖。山崖下面就是汹涌澎湃的海水了,四周无人,只能听到海水汹涌澎湃的声音和凛冽的风声。

“葛先生,到地方了。”

西蒙斯的司机扭头看了我一眼,嘴角露出了一丝说不出味道的笑容,轻飘飘的说道:“这个地方没名字,不过西西里这边的人却习惯把它称之为断头崖,波旁·奥尔良王朝时爆发的七月革命中,很多贵族都被拉到这里处死了,很多都是死于酷刑,再后来,这个地方就和黑色的死亡沾上边了,现在很多K党或者是HS党的人都会在这里弄死一些敌人或者是叛徒,葛先生如果要做什么的话,在这里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只要把人往山崖下面一推,尸体就会顺着海水冲进直布罗陀海峡,最后沉到大西洋里喂鱼,绝对不会有人找到的!”

他这么一说,坐在我身边的张金牙就哆嗦的更加厉害了。

我只是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然后推开车门一把拉着张金牙下了车,一手提着酒,一手带着他朝断崖走了过去,最后我坐在了一块石头上面。至于张金牙,则直接被我推到了断崖边,只需要一步,他就会从断崖上坠落下去了,吓得张金牙连忙又退了回来,这时候他浑身已经抖得不成样子了,里面仍旧只穿着一条内裤,只是在外面披着一件大衣,海风一吹过来,大衣就直接掀开了。相当于整个人一丝不挂的暴露在了寒风中,也不知道是因为冷才哆嗦,还是因为害怕,扭头对着我露出了一个快哭的表情,哆哆嗦嗦的问我:“小天,你是准备在这里处决我么?”

我陷入了沉默,过了很久才终于缓缓问道:“在华山……为什么要和青衣一起设下埋伏杀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