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0章 梦魇/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衣……现在到底是一个怎样的青衣?

我那一刀,又给了他怎样的觉悟?

或者说,他到底在图谋着什么?

为什么当他手提血淋淋的屠刀,站在众生的尸骨上的时候,胖子和张金牙生死追随?

我脑子里闪过很多个念头,不过张金牙不说,我现在猜也只能是乱猜,干脆将这一切都撇到脑后,不去想了,我知道,等我见到青衣那一天,或许我就知道答案了,我相信自己能从他那双眼睛里读出更多的内容。

一时间,我不说话了,张金牙也不说话了。我们两个人就坐在断崖边眺望着黑黢黢的大海,听着惊涛骇浪,喝着小酒,很宁静,但也品尝着那一份变迁里的沧桑和苦涩。

过了很久。也不知道是半个小时,还是一个小时,等我提来的那几瓶酒都空了的时候,我才犹豫了一下,扭头和张金牙说道:“老张。留下来吧,别回天道盟了。留下来,我永不杀你,你应该知道我的为人,可如果你回去。青衣未必能一直容你。你应该很清楚,你的性子其实一直都不招他喜欢,你贪财好色,重利,青衣那种他自认为高洁的人看不上。只不过出生入死多年,他一直在容忍你,但容忍和接受是两个概念,当容忍到了头,你怕是没有个好下场。

听说过暴君和明君的故事么?

暴君凶残成性,背着千古骂名,但是却从不杀宠臣;明君贤能,享受着千古传诵,但跟着他们的大臣,却没一个好下场,因为他们越明,就越容不得下面的人污!

我和青衣的对比,就好比是暴君和明君,我这一口百辟刀杀生千千万,但从来不沾站在我这边的人的血;青衣那把却邪剑,却是杀一切他看不上的人,跟着他,你并不安全,你明白么?”

张金牙不说话了,垂着头。一直沉默着,过了好几分钟,才嘶哑着喉咙说道:“我知道青衣不喜欢我,也看不上我,可是……对不起啊小天。我真的不能留下来。”

我错愕了一下,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因为……天道盟是我的家啊!”

张金牙哆哆嗦嗦的,嘴唇都在不停的轻微颤抖,迎着海风,他说话时候声音都被风灌的有些含混不清了,一边哆嗦一边和我说道:“我是在那里长大的,别看我这人不讲究,但是,我还是眷恋着一个家,有人的地方才叫家啊!我认识的人。我的朋友,都在那里……哪怕,真有一天青衣对我忍不下去,要杀我,我也不能因为害怕就离家出走吧?”

凭良心说,张金牙这句话还真的是让我震惊了一下。

我是真没想到贪财重利的他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就像当初在华山之巅他竟然敢站出来顶着我的刀挡路时候一样,让我震惊……

或许,一个猥琐又看似荒诞不羁的人,也有他最圣洁、最不可亵渎的一面吧!

譬如张金牙,圣洁的张金牙?品性高洁的张金牙?

听起来确确实实是有点怪怪的,不过张金牙确实给了我这样一种感觉,我对他也在不知不觉中有了一些改观。

现在,既然他这么选择了,我好像也只能尊重了,当下我默默点了点头,起身站起来掉头就走:“这两天西西里怕是不会平静,你身份敏感,留下来挺危险的,明早就赶紧坐飞机离开吧?”

说完,我准备走,结果张金牙叫住了我。

“你真就这么打算放过我?”

张金牙咬牙问我:“你就不怕……我回头就对付你?”

“不怕,真到了那一天,再杀你也不迟。”

我缓缓说道:“我以为我真的可以毫不犹豫的去杀死一个人,可事实上。我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强大冷血,我只是能毫不犹豫杀死我的敌人罢了,比如那些和天道盟有关系的人,比如得罪了我的人。今天晚上和杰克聊了聊,然后我下手杀他的时候。我手哆嗦了一下,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干掉你的话,怕是下不了手的,所以。我只能等着你对我刺出一刀的时候,或许我才能毫不犹豫剁了你!”

说完,我再不回头,大步朝着还在一边等我的车走了过去,只把张金牙丢在了断崖上。直到我正要上车的时候,张金牙才又一次开口了。

“小天,不要去龙虎双榜的大会!伊诗婷不会死的,胖子已经在想办法了,可如果你去了,你必死无疑!”

张金牙站在断崖上,就像是发疯一样疯狂的大叫着:“今日的青衣,已经不是在华山时候的青衣了,他真的很恐怖,具体有多恐惧,我也不知道,但……他可是打死了一个内门的高手啊,反正你不能去,他就在那里等着你呢!”

“……”

我脸上不知不觉露出了一丝笑容。

张金牙,你终于还是按捺不住了么?

可惜,时至今日,生死进退已经不由我。

我对着那司机摆了摆手,让他送我回我住的酒店,就这么直接扬长而去了,再没搭理张金牙。

等我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曹沅他们几个都在等着我,只等我一回来,就直接告诉我,拉斐尔、西蒙斯和甘比诺家族之间的谈判结束了。

甘比诺家族……低头了!

面对着其余四个HS党家族以及一个K党。他们本来就压力特别特别重,但是杰克这口气他们还是咽不下去,在会面的时候,一直都和拉斐尔他们争执,甚至不惜拉开了一副要鱼死网破的架势和拉斐尔他们拼一把。一再提出要求,信任魁首谁都可以当,唯独拉斐尔不行!

其实,做出这样的决定,甘比诺家族的心思是显而易见的。

拉斐尔的父亲西尔维奥当年就是死在甘比诺家族手里的,等拉斐尔上去了,他们甘比诺家族能舒服了?

这个道理很简单!

结果,最后压垮甘比诺家族的是一个电话,来自于海瑟薇的一个电话,当海瑟薇明确表示要支持拉斐尔以后,甘比诺家族终于还是跪了,咬着牙认了!

毕竟,放话的是一个可以让他们甘比诺家族的可以灭亡的存在。

其实……站在局外的来看,我却明白,海瑟薇的那一个电话虽然没打到我手机上,但是却是相当于变相的打给我了。

她是在告诉我,这一次……我是被拉斐尔和西蒙斯给耍了,他们其实搞不定甘比诺家族,我是太相信他们的计划了,拉斐尔和西蒙斯拽我下水。从一开始就是想接海瑟薇的势!

海瑟薇顺着他们去做,是为了我,同时也是在告诉我——在这一次博弈中,我落了下风,没有凭着一己之力就把西蒙斯和拉斐尔玩的团团转。还得靠她出来收拾残局!

海瑟薇出手了,就意味着……我失败了!

就是这么简单……

我苦笑着回到房间,可能也是因为这两天心力交瘁的原因吧,竟然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但是睡着了仍旧不踏实,因为我闭上眼睛没多久,就被一道声音给吵醒了。

那是一道断断续续的女声,很有磁性,但是却没有任何情绪,不断在我心里回响着。

“阿尔卑斯……地下……血,血,血!快……”

“……”

就是这么断断续续的一句话,始终在重复着,睡梦中的我仿佛进入了梦魇,梦到了一只朱雀在翩跹翱翔……

然后,我就惊醒了,等我惊醒的时候,那道声音仍旧在我心里回荡着,然后我才隐隐约约明白了——又是那只朱雀在和我说话,它要我去阿尔卑斯山取狼人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