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2章 守财奴/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根据杰克给出的地址,他打开的那个矿洞的具体位置应该是在阿尔卑斯山脉中部地区,坐落在从法国、意大利和瑞士边界上勃朗峰以东的大圣伯纳山口,只要到了那里,一打听就知道当年HS党采矿的具体矿坑在哪里了,因为那是当年最大的一个矿坑了。

只不过自从杰克和那个狼人的首领签订了盟约以后,杰克就把那个矿坑给封住了,准确的说,那是一座已经遗落的矿坑,是杰克为了保密故意将之封杀的,那些狼人的强悍力量他亲眼见识过,为了借用这样的力量,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他偷偷将这支力量给藏了起来,并不想让别人知道,事实上最后也是作茧自缚,没办法,那些狼人太能吃了。一个HS党的党魁都养不起,可见其实就算拉斐尔和西蒙斯不动手,他最后恐怕也难逃那些狼人的毒手!

我虽然已经心中有了定数,但是,脑子里仍旧对朱雀说的那个雪魔有些不安。

中间,我也问过朱雀几次。那个雪魔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可惜,朱雀自从那天晚上折腾了我个死去活来之后,就彻彻底底陷入沉寂,无论怎么呼唤就是不和我说话了,在赶往阿尔卑斯山那个矿坑的路上,我满脑子都是疑惑。最后,我不禁在想……能不能从一些神话传说当中找到蛛丝马迹?

东方的神话传说,绝对没有雪魔这么个怪物,甚至,就连民间传说中都没有,这一点我非常肯定。

那么……西方的神话传说呢?

西方的神话体系很混乱。有很多个体系,但这些体系中,我没有想到有关于雪魔的相关信息。

但是……西方的民间神话传说,我却不知道了,后来我想了想,就给海瑟薇打了个电话,这多多少少是个专家,尤其是对这个犄角旮旯里的东西,特别的精通,毕竟她也比较爱好这个。

结果,海瑟薇也不知道,不过海瑟薇说她可以查一查他外祖父留下的一些文献,随后给我答案,并且约定好和我在大圣伯纳山口见面。

我们是连夜出发的,第二天凌晨抵达法国和意大利边境,然后在当地随便找了个车子,就直接开往大圣伯纳山口了,在那里我决定等海瑟薇一两天的时间,我们的装备需要她帮我带过来。

事实上我还是小瞧了海瑟薇的速度,等我们几个人赶到大圣伯纳山口的时候,海瑟薇已经带着一大票人马在这里等着了,当时看的我眼睛都直了,因为这女人根本就是带着军队过来的!!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雇佣军。

因为这些人身上并没有穿统一的作战服,只能看出是外军的作战服,但却看不出的国度,而且,也没有领章、肩章什么的……这种造型很容易让我想到了一些以前我只是在电视剧里面看到过的人——雇佣军!

一群完全是为了钱在战斗的人,这种人在咱们国家没有。但是在西方世界确实源远流长,从古罗马军队中的野蛮人到后殖民主义时期被流放到非洲的欧洲囚犯,一直到现在的退伍军人……

总之,这个人群在西方世界就没有消失过,包括当代爆发的一些战争中,也都有他们的身影。

在我目前所处的这片土地上。他们是合法的。

哪里有战争,哪里就有他们,所以,他们也被称之为是战争野狗。

这一次,海瑟薇至少带来了将近两千名的雇佣军,全都聚集在了大圣伯纳山口,当我抵达这里的时候,眼珠子都差点没瞪出来,看着那长枪短炮的……着实惊讶了我一下!

至于海瑟薇,这娘们又换上了一身作战服,带着一个大墨镜,坐在一辆体型特别惊人的吉普车上。看着想当的酷,见到我以后,隔着大老远就对着我挥手了:“嗨,天!我已经搞清楚了你要调查的那个雪魔是什么东西了!在我外祖父的藏书里面,我找到了有关于它们的信息!”

现在我哪里还有心思管什么雪魔啊?

一看到大圣伯纳山口里那些军人,当时脑门子上冷汗就下来了,一个健步朝着海瑟薇冲上去,直接把她从那辆吉普车上拎了下来,忍不住问她:“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是来这里打仗的吗?”

海瑟薇明显愣了一下,随即她笑了起来,笑的花枝乱颤的,看的周围一群大头兵眼睛都直了,足足笑了四五分钟,才终于停下了,眼波流转,然后她轻飘飘的和我说道:“我在干什么?当然是来捍卫我的财产喽。”

捍卫她的财产?

我有点不太理解,不禁蹙眉道:“什么是你的财产。”

海瑟薇没有直接解释,反而是抬手指向了四周的苍茫大山,然后问我:“你知道这里的一切值多少钱吗?”

我眼角抽搐一下,没回答,因为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在大圣伯纳山口一直向阿尔卑斯山东段延伸的广袤区域里,蕴含着无数的天然矿藏,可是一直以来这里却无人能插手,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里是有主之地!”

海瑟薇昂首长长呼出一口气。红唇之间喷出一溜儿白烟,缓缓说道:“在1282年3月30日,情人节到来前一天,一位巴勒莫少女被一名法国士兵强暴了,引发了西西里的疯狂反抗,他们袭击每一个法国人,并且提出了‘赶走法国人是每一个意大利人的意愿’的口号,这个口号的缩写就是‘Mafia’,也就是玛菲亚,在阿拉伯语中,这个词语的意思就是避难地的意思,所以,那一次行动,被称之为‘疯狂的玛菲亚’,或者是‘上帝无法提供的避难地’,领导那一次行动的人,就是甘比诺家族的前辈,他们也是在那个时期崛起在西西里的。再后来,经过那一次可怕的起义之后,经过协商,大圣伯纳山口向阿尔卑斯东段延伸的广袤区域里的矿藏,被分配给了甘比诺家族,以此来作为代价平息冲突,从那以后。这里就变成了有主之地。

而这里的丰富矿藏,也是甘比诺家族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所以他们一直在五个家族中遥遥领先。

当年西尔维奥为什么败在了杰克手里?就是因为杰克掌握了这个地方,他掌握着财富!

可惜,后来杰克禁采了,这里荒废了有两年了。现在这里属于我了。”

我隐隐猜到海瑟薇要说什么了,下意识的盯着她看。

“很简单,一场交易!”

海瑟薇打了个响指:“我支持拉斐尔,帮助他压的甘比诺家族低头,然后,他在赢得胜利以后。当然要瓜分甘比诺家族喽,于是他把这个地方划分给了我,反正他想起这个地方就闹心,当年他父亲西尔维奥就是因为这个地方才败的,他划分给我也很正常。现在我当然要清理掉那些肮脏的怪物,然后正常开采喽。”

说起这个的时候,海瑟薇眼睛亮晶晶的,一副守财奴的样子,十足一万恶资本家的嘴脸,得意洋洋的问我:“你就说,那些怪物如果不给他们偷袭的机会的话,我这些士兵的子弹和炮弹能不能干掉他们!?”

我想了想。最后点了点头,寻常狼人的身体防御力我感受过,如果带足了武器,并不是不能一搏!上一次拉斐尔失败,是因为被偷袭了,打了个措手不及,而且,不战自溃!

如果提高警惕,拉开防御,不是不能一战!

“那不就得了,到时候你去捅老窝,把那些东西弄出来,我的人清理他们!”

海瑟薇摆了摆手:“行了,你跟我来吧,现在我该和你说说这个雪魔了。”

虽然看着那些雇佣军手里的长枪短炮,我还是觉得海瑟薇有点夸张了,好像是把事情推到了一个很难再挽回的地步,毕竟这一次我的主要对手还是杰克说的那个身上的毛色是银色的狼人首领,而不是那些狼人,如果对付不了那个首领,其余白瞎,海瑟薇带来再多的雇佣军都没用,最后还是得大家一起玩完,如果能干掉那个狼人首领的话。其他的那些狼人,我自认为不成为题,我们这头光是九段级别的高手就足足有四个!

说白了吧,这些雇佣军的存在可有可无,如果我赢了,他们最多就是打扫打扫战场。如果我输了,他们反而成了累赘了,到时候可能我到了逃命的那个地步的时候,只能把他们扔下我自己逃跑了。

不过,海瑟薇都已经把人带到这里了,而且美其名曰守卫她自己的财产,那我还能怎么着?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呗!

当下最让我好奇的还是那个叫做雪魔的东西,在朱雀的只言片语中,一直都在重复提着这两个字,可见这个雪魔在这件事情当中应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我能不关心么?

于是,我干脆跟着海瑟薇钻进了一辆很大的越野车里。车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芬芳味道,那芬芳味道是属于海瑟薇身上的,显然这辆车就是她之前一直乘坐着的车。

然后,她从车里取出了一块用布包着的东西递给了我,我打开一看,那是一块泥板,黑漆漆的,显然是一块经过岁月沉淀的泥板,上面刻画着一些乱七八糟的痕迹,像是文字。

“这是楔形文字?”

我愣了一下。

楔形文字是源于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流域的古老文字,这种文字是由约公元前3200年左右苏美尔人所发明,也是世界上最早的文字之一了,只不过这种文字比较特殊,一般都是使用削尖的芦苇杆或木棒在软泥板上刻写,软泥板经过晒或烤后变得坚硬,不易变形。只有很少数的一部分会写在石头、金属或者是蜡板上面。

反正吧,现在基本上只要发现是泥板上面刻写的文字,尤其是在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附近发现的泥板,十有八九都是楔形文字。

这种文字其实不太好破译,因为它是由最初的象形文字系统,字形结构逐渐简化和抽象化,文字数目由青铜时代早期的约1000个,减至青铜时代后期约400个。说白了就是一种复杂化的文字,破译难度较大。

“这个上面提到有一些雪魔的信息。”

海瑟薇耸了耸肩膀,轻声说道:“这块泥板发现于幼发拉底河流域,如果上面记载的内容是真实的话,那么雪魔曾经在幼发拉底河出现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