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3章 雪魔/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幼发拉底河?

一条位置大概在中东的历史名河,源自安纳托利亚的山区,流经叙利亚和伊拉克,最后与底格里斯河合流为阿拉伯河,注入波斯湾。

这条河的具体位置是在中亚,中亚地区的伊拉克、土耳其等地方!

这么一对比的话,似乎地理跨度稍微就有点大了,毕竟我们现在说的是阿尔卑斯山的事情,这前前后后可是横跨了两个大洲。

那么有意思的问题就来了。

朱雀口中的雪魔到底是单独的一个个体,类似于四象之神这样的一个个不可复制的个体呢?还是说,是一个族群?

如果是一个族群,那么在世界各地有分布。曾经在很多个地方出现过就不难解释了。

如果是一个不可复制的个体,那么是不是就是说……这个雪魔曾经在全世界各地都分别出现过?

我手里面摩挲着那块黑泥板,陷入了良久的沉默,过了足足三四分钟才问海瑟薇:“这块石板破译了吗?”

“我只能破译一小部分。”

海瑟薇摇了摇头:“由于时间比较紧迫。我当时也来不及去请一些专注于楔形文字研究的专家去破译这块泥板,只能通过自己所了解的那一些去研究,大概看了一下,只看到这块泥板上记载的内容里。有一个频繁出现的词语和你说的雪魔比较相似,所以就匆匆忙忙的给你带过来了。”

说着,海瑟薇伸出手指指向了我手中泥板上面的一个词语,轻声和我说道:“这个词语。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破译呢?雪中的魔鬼,或者中,如同雪一样的魔影,仔细缩略了来说的话,是不是可以解释为雪魔?”

我定定的看着海瑟薇指出的那两个文字,一看,别说,还真是!

对于楔形文字我多多少少也有一些了解,只不过破译的难度比较大,但那个组成海瑟薇所指出的那个词语的两个符号,我以前却在一本家里的楔形文字解析里面看到过,其中一个字符,代表的是雪的意思,另外一个字符,是魔鬼的意思。

这两个字符往一块一凑,可不就是能拼凑出海瑟薇所说的那两个意思么?

我不禁长长呼出一口气,咬了咬牙,还是决定先破译了这块泥板再进那个遗弃的矿坑,朱雀频繁提到这个雪魔,估计是十分重要的。而我对这个雪魔是一无所知,所以我觉得这个雪魔应该是这一次事情里面的一个关键,不多了解一些信息的话,我还真是没法子去冒冒失失的钻那个矿坑!

磨刀不误砍柴工吧!

当下。我就凭着自己那点半吊子的楔形文字造诣,就和海瑟薇在车里探讨起了这块泥板,后来干脆把曹沅都叫进来了,曹沅不好歹也是以前首都那边历史学的教授呢么?而且她研究的还是西域三十六国史,可不就是直通中亚的地方么?反正,在目前的中亚地区是找到了不少有关于三十六国的东西和遗产,我觉得曹沅可能对于楔形文字也有一部分认识,所以就把她也拉上了。

别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这道理在我们这里还真行,我们三个研究了半天,最后还真就破译了一部分泥板上的文字,反正这块泥板上记载的大概内容我是知道了。

神鬼之争。

这就是这块泥板上的文字的标题。

其实,说到底这块泥板上的文字是在讲一个故事,一个民间传说的故事,可能留下这块泥板的人是当初类似于吟游诗人一样的存在。

古老的幼发拉底河,璀璨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聪慧的苏美尔人……

当年他们的文明其实是非常璀璨的,早在五千年前就已经出现了大量的文字作品,《汉谟拉比法典》就是代表作之一,当时他们的民间确实存在有这么一部分掌握了文字的人,身份类似于吟游诗人,就是到处走,到处用文字记载所见所闻的那种人,现存的几万块泥板里面。很多都是这部分人留下的。

我们目前手中掌握的这块泥板,也是一个这样的人留下的!

讲述的,应该是当时民间口口相传的一个传说,这个传说流传的具体位置,应该是幼发拉底河的合流处,也就是现在的土耳其埃拉泽附近。众所周知,幼发拉底河的上游一共有两条支流,就是北面的支流卡拉苏河和东面的支流穆拉特河,这两条河流出亚美尼亚平原,最后在埃拉泽附近汇聚,因为河水汇聚之处水草丰满,环境适宜,所以滋养出了美索不达米亚文明,这里应该是最早出现苏美尔人的地方了。

也就是说,泥板上记录的故事,应该是在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形成之前。苏美尔人刚刚出现的时候,具体的时间来看,应该是在公元前4000年左右,也就是距今约6000年前。

用这块泥板上的话来说。就是——千年之前。

算算时间,可不就是已经追溯到公元前4000年的时候了么?

故事的最开始呢,应该从幼发拉底河的干涸开始说了。

那一年,亚美尼亚平原大旱。幼发拉底河上游断流,整条幼发拉底河河床干枯,然后有几个苏美尔人去打河床,看看能不能挖出一点是湿润的泥土,或者是水什么的,结果这一挖不要紧,河床竟然开始接连崩塌了,然后在下面露出了一个巨大的地宫。地宫已经破坏的不成样子了,里面躺着的……是一条庞大的巨龙!

那条巨龙身上流光溢彩,看起来比世界上最美的珠宝还要漂亮……

那几个苏美尔人被惊呆了,然后去招呼小伙伴,准备把巨龙抬回去,结果就在这一去一回的功夫,那里已经发生了巨变,在地宫那里已经出现了大批的怪物。

有着在天空中翱翔的怪鸟。

还有嘴里长着獠牙的类人怪物。

以及,雪中的恶魔。

还有很多巨兽。

那些怪物在地宫门口爆发了一场大战……

那场大战的结果就是,很多苏美尔人死亡了,但是在那场神鬼战争中,地面被击穿,涌出了大量的地下水,这些地下水汇入幼发拉底河干枯的河道里面,让生活在幼发拉底河周围的生灵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总之吧,传说中的苏美尔人。对于那场战争是又爱又恨!

这大概就是那个故事的一个过程了。

最让我关注的,还是泥板的最后,那个记录这一切的吟游诗人竟然详细的说出了一些怪物的来源。

比如长着獠牙的类人怪物,他说那是吸血鬼!

至于翱翔在天空中的怪鸟。那是雷鸟。

至于雪中的恶魔。

这个具体叫什么,那个苏美尔人没有仔细说,但是他却详细的描述了这个雪中的恶魔长什么样。

这个所谓的雪中的恶魔,身高在五米开外,直立行走,身上披着银白色的长毛,相貌格外的狰狞,它有着非常尖锐的爪牙。同时还长着狼的模样,但却是直立行走的,每到月圆之夜就会在月华之中发狂,疯狂的去屠杀,它们渴望鲜血,是最为凶残的一种怪物。在泥板中说,这种雪中的恶魔,在太古年间很多,到处横行,但是到了苏美尔人的时代,基本上就已经绝迹了,传说中的它们,是最为凶恶的一种怪物。

这大概就是石板上面的所有内容了,我看完以后,整个人都已经懵了。

按照这块泥板上的形容和记述,那雪魔说的可不就是那个狼人的首领?反正,外貌上来说,几乎是和杰克形容的一模一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