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4章 矿洞/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雪魔,竟然指的就是狼人的首领!

这是我没想到的。

有关于这种雪魔的来源,在泥板上面也略有提及。

说的,不外乎就是这些东西是从最北方迁徙过来的,它们生活在凛冽的寒冬之中,在狂风暴雪中出没,但又嗜好杀戮,所以被称之为是雪中的恶魔。

其实狼人这种东西。生活习性和狼还真差不多。

狼全世界都有,但是有没有发现一个特点,越寒冷的地方,狼的体型就越大,而且越凶残!

这说明,它们是适合在寒冷地区生活的!

同样,狼人也是适合在寒冷地区生活的,那么说它们的首领是来自于雪中的恶魔,好像也就可以理解了。

弄清楚了这一切,回头再想想朱雀当初说的话,好像不同寻常的味道也就出来了。

朱雀一定要让我来阿尔卑斯山,好像就是冲着那狼人的首领来的啊,她一直在重复着雪魔、雪魔……可不就是在告诉我,她的目标就是雪魔?

雪魔身上到底有什么值得朱雀图谋的?难道还是血液?

是了,也就只有这个可能性了,朱雀喜欢狼人,是因为她需要狼人体内带着神性力量的血液,而这些太古生物有一个特点——力量越强悍的,体内血液里的神性精华就越多!

这,恰恰是朱雀需要的东西。

只不过……这块石板上面记载的内容里。还是有很多有价值的东西,只不过不知道上面这个传说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的话,那么这一次的事情又有更多值得联想一下的地方了。

譬如,那场神鬼之争的爆发原因,就在于苏美尔人在幼发拉底河上游的河床下面发现了一条巨龙,然后引来了无数的怪物争夺。

我想,那条巨龙应该是没有那么简单的。

在黑泥板上面的有着这样一个很重要的形容词——流光溢彩!

这个形容词是用来形容一条巨龙的。

巨龙是流光溢彩的么?

很显然,不是。

东方的巨龙,是带着神性的,但我也见过,我体内就有一条呢。我只能说,它是狰狞而恐怖的,身体犹如钢铁浇筑的,用雄伟来形容都要比用流光溢彩来形容强得多!

西方的巨龙呢,就特么是个会喷火的怪物。仅此而已。

总而言之,流光溢彩,不应该用来形容一条龙,尤其是留下这黑泥板的是一个吟游诗人。一个靠文字吃饭的人,他用这样的形容词……是不是不太合适?如果他就这点能耐、就这点语言功力的话,那他就不配做一个吟游诗人。

综合这一切来讲,那个吟游诗人应该不会用错形容词,根据他当时听到的故事,在幼发拉底河河床下面发现的那东西,应该确实是流光溢彩的,只不过应该不是一条龙罢了。很有可能是一样宝物!

至于那场神鬼之争最后花落谁家,黑泥板上没有记载,因为当时目睹那次事件的苏美尔人全都挂了,在战斗中被波及,干脆直接嗝屁了!

那么,我不妨可以做这样一个揣测,如果黑泥板上面的内容属实的话,那个流光溢彩的东西最后是被雪魔夺走了?

而当时参加那一场神鬼之争的那个雪魔,就是目前阿尔卑斯山里的这个!

根据杰克给我提供的一部分信息来看,这些狼人以及那个雪魔似乎一直都在守护着一个东西,有没有可能,他们守护的就是当初幼发拉底河上游河床下面发现的东西?

反正,我是越琢磨心里头越犯嘀咕。

不过这一切现在也没有什么头绪,根据黑泥板上面的记载,雪魔并不是一个不可复制的个体,而是一个族群。有一只就可能有更多,阿尔卑斯山的这头和当初出现在幼发拉底河上游的那头是不是同一头很难说。

总之,看完这一切,我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朱雀明显是有意识的,她知道狼人的首领是雪魔,还要让我去,应该是她有一定把握的,只不过比较冒险罢了,我觉得她也不可能故意让我去送死,她现在是虚弱的灵魂体,在我体内寄居着。如果我完犊子,她也绝对跟着我没什么好下场!

想通了这一茬,我就不废话了,一挥手招呼了曹沅。直接就跳下了车。

行动!

这一次,我们是和海瑟薇的那些雇佣兵协同行动的,其实主要战术我和海瑟薇也讨论了,不外乎就是捅蚂蚁窝!

小时候我估计捅过蚂蚁窝的人应该不少。

不外乎就是先往蚂蚁窝里面灌水,把里面的蚂蚁逼出来,然后踩死……

这一次我们也是一样的,这些雇佣兵在外围拉开包围圈,然后我和曹沅他们进去捅蚂蚁窝。把那些狼人给捅出来,到时候,那些雇佣兵万枪齐发,直接将那些狼人射杀!

那些狼人的特点在于力量大、速度快,近战的话,二十个经过特殊训练的士兵都未必能对付得了,但如果拉开距离,火力齐开,绝对能让那些狼人死的连渣都剩不下!

当时,海瑟薇一声令下,那些雇佣军就动了,层层推进。山林里面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那感觉就跟发起了一场战争一样,不动声色之间就推进到了一座颇为高耸的山峰下面,然后这些雇佣军就拉开了。作战素质其实很不错,一转眼就全都消失隐藏起来了,我看他们的布局,配合还是不错的。显然都是老手了,直接就在这里布下了天罗地网。

这座山峰下面,就是矿坑了,属于地下矿。显然已经荒废了有两年了,积雪堆砌在矿井的入口,很多器械都丢在了这里,可见当初杰克撤走人的时候应该是特别慌忙的,那些器械丢在这里已经腐坏的很厉害了,一些木头东西踩上去咔嚓一下子就直接碎了,几乎成了糟粕。

矿洞口,有着很深很深的车辙印子。

这个季节的阿尔卑斯山里还是非常寒冷的,脚下的土壤全都被冻得结结实实的,那些车辙印子也保存的特别好,看着特别的清晰,连胎的纹路都能看清楚。应该是推车的纹路,想来应该是杰克给那些狼人运输食物的时候压出来的,不过地上压出了这么深的车辙印子,可见运输的频率到底有多么的高。周围还有一些凝结成冰的血水,应该是运输的肉食上面滴落下来的。

“应该就是这里了。”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咬了咬牙,抬脚就往里面走:“咱们进去吧,不过都小心点,不动声色的摸进去就行了,这一次主要是偷袭!”

说完,我轻轻闭上了眼睛。

然后……

我放开了自己的灵魂力量,一边往里面走,一边去仔细的感应矿洞里面的情况。

我在逐渐尝试着从一个普通人,向一个逆天改命者转变,也在逐渐尝试着使用这种能力。

可是,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个无奈的问题。

我在这里……竟然有些束手束脚的,我的感应范围在无限度的缩小,以前我灵识一开,感应范围整体是呈一个圆形的,可是现在,这种感应范围有点变化了,在我身后,是一个扇形面,我能捕捉到那些雇佣军的气息。

可是在我的前方……我只能感受到矿洞的尽头,至于矿洞下面的土层中的情况,却感受不到。

换句话说就是,我身后的位置,我的感应范围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我前面的矿洞里,我能感应到的范围就很小了,比以前小得多!

也就是说……前面,有什么东西隔绝了我的感应搜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