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8章 登陆/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这一场战斗,我等待了太久太久了,从墨西哥湾的拉文族遗迹回来以后,我就一直在等待这一天,掰着手指在等待!

仇恨驱使着我在复仇?

我不知道,其实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对他是不是恨了,我上天道盟,被围攻,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些事情我其实不怨他,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他骗我上山,那时候恨过,后来华山遇到的时候,说开了也就不那么恨了,可惜那时候已经不是我要杀他了,而是他要杀我,没办法,他觉得我对天道盟那些坑害我的人下手是滥杀无辜,我有什么招?一步步走到现在。我和他之间到底算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了!

或许,也只是一种习惯吧。

我已经习惯了与青衣为敌,就像他已经习惯性的将我当成祸乱阴阳的恶魔来看待、务必除之而后快是一样的。

时至今日,从前我们之间那点恩义算是彻彻底底的终结了,无意也好,有意也罢,我们之间没有对错,只有立场。

他是个卫道士,我是个偏执狂。

他嫌我滥杀无辜。我觉得他迂腐可恨。或许,我们的性格就不适合做朋友,只适合做敌人,我们之间从相识开始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结果其实早就已经注定了。只不过当时惘然罢了!

时至今日,我们再无回头的机会,我的信念不会变,他的信念也不会变。

至少,我认准的死理是——沾染了我亲人朋友的血,我就是要让他们全家死绝才行!

别说我狠,放眼走在这一行里的,哪个他妈的是善茬儿?他们不惹我,也不会全家死绝,装了那个逼,付出血的代价也是自然而然的,反正最开始动了歪心思的不是我,人这一辈子,总得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点代价才行,难道不是么?因果报应这种事儿说不好,玄之又玄,但它无处不在。

总而言之一句话吧,我对于我自己杀的人,从来都不觉得可惜后悔,我觉得我没错。青衣觉得我有错,所以他要干掉我,没办法,我只能干掉他。

就是这样,他不死。我睡不着。

“动手!”

当时,我想都没想就直接挥了挥手,大踏步走出了船舱,对付青衣的问题上,没的说,谁跟我志同道合我跟谁合作,别说我鲁莽,我也是没办法,这才是头号敌人,青衣不死。我估计他日日夜夜都得惦记着我,随时随地给我来一发,哪怕我已经躲到西方世界都没用,日子总是得被他折腾个支离破碎,这辈子也别想消停的,消停不下来,不惜一切代价弄死他才是王道!

西蒙斯原本模样狼狈,一看我答应,当时就乐了,咧着嘴在旁边一个劲儿的乐。

他在乐,我也在冷笑。

他他妈的还真以为老子拿他当朋友呢?只不过,青衣是头号大患,所以老子没工夫搭理他而已,等解决了青衣,回头在和他好好玩玩。在西西里算计老子的事情,我到现在为止都是记忆深刻呢。

现在,不过是虚与委蛇罢了。

这些话我也不能说,抵达以后也没顾得上休息,直接招呼了人,在西蒙斯的安排下,乘坐了一艘冲锋小船,就直接朝着天道盟在太平洋上的训练基地冲了上去。

方才隔得远,我看到的终究是少,现在来了这里亲眼一看,双方焦灼厮杀争夺的沙滩确实已经成为了人间炼狱,四周的海水都呈现出了一种淡淡的红色,浸泡在浅海里的那些尸体被水下的一些肉食性的鱼群疯狂撕咬着,从远处看的时候,还大概能看出一个尸体的形状。但是在近处看的话,那模样就有点渗人了,浸泡在海水里的部分都已经被鱼群啃噬的一点不剩了,都能看见白森森的骨头了,海面上弥漫着一股子血腥味和尸体腐烂的气味,绝对算不上多么美妙,让人闻之欲吐。我甚至能清晰的看到,海水下那些仍旧围着尸体转圈的鱼眼睛都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红色,简直就是要成精的节奏,凶得很。明显是死人肉吃多了,体内积攒了太多尸体上的恶气,所以把凶性和戾气都给激发出来了,瞅着别提多渗人了,我敢说。现在就算是一个大活人跳下去都能活活被咬死!

这他妈的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我看的头皮发麻,几乎是一路闻着这死亡气息冲过浅海的,然后踩着被炮弹炸得仍旧在冒烟的沙土一步步朝着远处走去。

这一次随同我们一起登陆的,还有几百个K党成员,他们的素质还是不错的,一登陆,一个个当时就跟急了眼的兔子一样,“嗖嗖”往小岛上冲,我们几个紧随其后。

现在,双方厮杀的地方已经不在小岛边缘地区了,而是在更深处,根据西蒙斯得到的消息,青衣这一次至少都在小岛上面拉起了三层防御线。

第一层就是在浅海的地方,那里挖开了战壕,阻击西蒙斯和拉斐尔的人登陆。

反正听说打第一层的时候。西蒙斯他们完全是用尸体堆上去的,最开始的时候西蒙斯和拉斐尔俩人勾心斗角,谁都不愿意打头阵,因为谁先上去,很明显就是把那么大个逼脸顶上去让天道盟狂揍去了。损失肯定惨痛,他们也不能干那种傻逼事情,两个人都有所保留,但战场上这点事情,瞬息万变,谁能料到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我估摸着打死西蒙斯他们也不会料到,打着打着,就连他们自己也红了眼睛了,愣是靠人命把天道盟的第一层防线给撕裂了。

然后,天道盟的武士在顶不住的情况下,就犹如潮水一样退到了第二层防御线里,也就是这座小岛伸出的密林里面,那里地形复杂,到处都是是挖出来的暗堡,做下的工事,天道盟的人就躲在那里狙击,于是西蒙斯他们遇到了麻烦,很大很大的麻烦,他们要面对四处而来的冷枪,同时。天道盟的高手也开始在那些地方出没了,后果可想而知,像我们这样的人如果躲在暗地里玩阴的的话,谁能玩的过啊?西蒙斯他们一次次的进攻,然后是成片成片的死。

到现在。他们就是卡在了这第二条防御线上了!

至于第三层防御线,位置在哪里就不言而喻了,青衣在哪里,这第三层防御线就在哪里,哪里有一大批天道盟的高手正在安安心心的等着我们上门呢!

这一路走来。我们几个入目之处,全都是尸首,完全可以这么说,我们几个是踩着零零星星的尸体在一路前进的,进入小岛以后。约莫走了将近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吧,我们终于见到拉斐尔了。

他们正被压制在一个矮坡下面,黑压压一大票人全都贼眉鼠眼的躲在树林子里,拉斐尔就在其中,这个好看的不像话的男人这个时候穿着一身迷彩作战服,原本那张女性化到极点的脸孔,这个时候竟然带上了一些英姿飒爽的味道,不过他神色疲惫,显然这几天里应该是操劳的不轻,等我弓着身子走到他叛变拍他肩膀的时候,他当时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可见精神紧张到了什么程度,看到我以后,这才大大松了一口气,苦笑道:“原来是葛先生,你可终于来了。”

“啥情况了这是?”

我问他:“为什么不进攻?”

“我也想进攻。”

拉斐尔苦笑道:“可是,我现在根本没法动弹啊,不信,葛先生你往上面瞧一瞧就知道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