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9章 虫子/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拉斐尔的表情,我还是有些疑惑的,心说这是啥情况啊,一个个的表情就跟吃了屎一样,至于不?

最起码,在拉斐尔的眼睛里面我是看到一丝恐惧。

这人吧,长得漂亮的不像话,要是放在世俗世界的话,大概娘炮说的就是他这样的人了,不过倒是真的有一股子狠劲儿。干翻杰克那天晚上,我就亲眼看见他冲锋在前和人死掐,身中数弹都不死,还在不断砍人,简直就特么的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那股子状如疯虎,天王老子来了也敢对着人家脸上来一发的架势还真是挺渗人的,能让这种人都害怕,到底是啥玩意?

不光是他,就连跟在他后面的那些武士一个个也是嘴唇发紫。面色苍白,明显是一副惊吓过度的模样。

当下,我就顺着拉斐尔说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是一条坡度大概是二三十度左右的小山,山上植被浓密,一眼看不到尽头,主要是一眼看过去,视线就被浓密的树木给挡住了,也看不到尽头到底隐藏着什么,不过……树木丛中那一具具白骨我确实看的清清楚楚的。

那真的是一具具的白骨,上面一点肉都没有。白骨森白透亮的,就跟打磨出来的玉石一样,不过看着却不透光,无论是色泽还是坚韧程度,毫无疑问全都是刚刚拆出来的骨头。不像是风化过的的。

也就是说,这些白骨的主人前不久还是活人,一转眼就已经变成骨头了,而且这骨头也剔的未免太干净了吧?上面一点肉都没有!

这模样,一般人做不到,刀工再好、对人体在了解的人也做不到,不信你仍一句血肉健全的尸体给一个外科医生,让他给剔这么一具白骨出来,上面一丝肉也别挂。

简直就是做梦!

这样的死相,毫无疑问,是我们这一行的人造成的,只不过具体是什么样的手段,我就瞧不出来了。

涉及到了我们这一行的人,我也不敢马虎大意了,连忙沉声问拉斐尔:“怎么回事?你仔细给我说说!”

“是虫子,铺天盖地的虫子!”

拉斐尔说起这些的时候,声音都有些哆嗦,蹲在草丛里面,指了指上面的斜坡,苦笑道:“这座小岛上面群山众多。有很多山根本就是无法翻越的,这个山坡,就是冲到里面的唯一通道,属于咽喉位置的那种,可是我们却根本没法子过去。刚才我们就已经试过,每一次我们冲上去以后,立马就会冒出铺天盖地的虫子,那些虫子吃人啊,太恐怖了,那些虫子最开始每出现的时候,我们的进展还算是比较顺利,但是那些虫子一出现,就是一边倒了,刚刚我的人冲上去以后。整整七八百个人,一转眼就全都被吃的干干净净,所以我们只能被卡在这里了,因为这是唯一的路,被挡住了我们也是没法子了。”

听完拉斐尔的话,我扭头和曹沅他们对视一眼,最后目光落到了老白身上,拉斐尔的描述虽然有些笼统,但是……我们却心里多多少少有了一些猜测。

蛊!

玩虫子的,似乎也就只有蛊术师了!

要问蛊,问老白。

“没错,根据他的描述来看,应该是蛊虫无疑了!”

老白被我们看着,略一沉思之后,终究还是缓缓说道:“不过。具体是什么蛊,我不确定!”

“那你说个屁!”

张博文没好气的在一边说道:“还云贵蛊王呢,碰到同行了,连对方的生浅都吃不准,你还玩个毛线,赶紧退休回家种地去吧!”

这俩也是冤家,一句话不对付,立马就得干上,张博文这么一开口,老百立马就不乐意了,瞪着个眼睛想说点什么,不过被我制止了。

“行了,现在不是斗嘴的时候!”

我皱眉问老白:“能确定对方的深浅不?”

“没法子确定。”

老白看着树林子里的白骨,轻飘飘的说道:“蛊虫里面喜欢吃人、能吃人,而且吃人还很快的品种不少。光看这些尸体,看不出什么门道,也没法确定干掉这些人的蛊虫是什么蛊,更没法确定养蛊人的级别了。”

“可我怎么看着跟你养的食人蛊有点相似呢!”

曹沅在一边插嘴道:“这种食人蛊可是你云贵蛊王一门的专利,该不会是你丫的徒子徒孙来了吧!?”

别说,曹沅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像,因为我是亲眼见过食人蛊发威的,那吃人的速度和场面……

难道是……白胜?

不知道为什么,我脑子里忽然冒出当初在龙虎山遇见的那个男人!

老白心思通透。大概是看我的表情就知道我在想什么了,当时就直接说道:“不可能,我现在就很肯定的告诉你们,绝对不可能是白胜!谁都可能扛不住天道盟的折腾屈服,唯独白胜不可能!”

说到这里。老白一指旁边的拉斐尔,淡淡说道:“而且,这也不是我的食人蛊,你说如果是我的食人蛊的话,这小子还能活?”

我一想,好像也是。

老白的食人蛊是那种不断分裂的东西,到了吃人的时候,种群是在无限扩大中的,有屠城灭地的威力,只不过有干天和,老白也不想自己一辈子身上背负的罪孽太深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很少会动用那种东西,太凶。

如果是食人蛊的话。怕是……拉斐尔他们全都完蛋了!

“葛先生,能解决吗?”

拉斐尔这个时候在一边小心翼翼的问我:“这个地方务必是要夺下的,因为这是打进这座训练基地要道,天道盟在这里下了大血本,留下很多人。防守这里的人,也是一个特别凶悍的女人,在那些虫子出现之前,我用三倍于他们的力量进攻,仍旧被打退了十多次……”

孰轻孰重老子能不知道?

我瞪了拉斐尔一眼,让他给我闭嘴,然后问老白:“解决办法?”

“第一,确定那个养蛊人用的是什么蛊,第二,确定那家伙是个什么级别,第三,找到他的位置。”

老白缓缓道:“只要确定这三条,基本上就能做掉那个家伙了。”

“怎么做!”

我蹲在老白对面直接问他:“别卖关子,赶紧说!”

“法子嘛,只有一个!”

老白轻飘飘的说道:“我需要一个诱饵。”

诱饵?

我下意识的问:“啥诱饵!”

“一个速度够快,皮糙肉厚,生命力绝对顽强,放在游戏里就是坦克的那种人,因为这种人出去当诱饵才能活下来。”

老白笑眯眯的,而且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郁。

不知道为啥。看着他的笑容,我产生了一种不妙的感觉,总觉得这家伙没别好主意。

不过,还不等我发问,老白就直接推了我一把。当时我是蹲在地上的,本身自己的重心就不太稳,站的不是很稳健,而且还是猝不及防之下被他这么一推,结果就可想而知了。当时就一屁股从滚出了草丛。

“你就是那个诱饵啊!”

白无敌个臭不要脸的在一边轻声笑着:“要说打不死的小强,这里面谁能赶得上你?”

白无敌,我草你祖宗!

我当时心里就破口大骂了起来,被他这么一推出来,我算是直接暴露在了躲在山坡上的人的视线里。山坡上面当时就噼里啪啦的响起了枪声,有好几颗子弹干脆是落在我身边的,崩起来的土砸在我脸上还挺疼。

我心里有好几万头草泥马在狂奔,心说你他妈让老子当诱饵不能好好说?老子还能不当?干嘛给老子搞偷袭?这就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过被坑了,我也没招,一咬牙,当时引爆杀气大吼一声就朝着山坡上冲了上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