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4章 邪法/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刻的老白,身上的气息非常非常惊人,或者说,因为以前和他从前的气息实在是大相径庭,所以我们几个人一时间都是被惊呆了!

从前的老白,在他没有表现出那幅屌丝到极致的逗逼形象之前,撑起的那股子气势怎么都是一个儒雅杀神的模样,倒是对得起云贵蛊王四个字,可是现在,他这浑身冒着红光,气势真的是太凶戾了,倒像是一头野兽!

一头一往无前的野兽。

虽然他是我们的队友,但和这样一头“野兽”并肩作战绝对不是什么美妙的事情,当下我就连忙闪到了一边,同时对着曹沅他们几个人大吼道:“都让开!”

曹沅他们几个战斗经验也很丰富。至少不比我差,一听到我说话,反应很快,直接就闪开了。

唰!

这时候,老白直接以一种一往无前的姿态就从我们旁边穿了过去。速度很快,带起的劲风抽打在我脸上都能感觉到火辣辣的,可想而知他的速度有多快,反正我就看到他身子一闪,直接就过去了,然后双脚在地上一踩,当时就直接发出“轰隆”一声巨响,光靠着自身的腿部爆发力就直接冲天而起,一个跳跃就是足足十几米的高度,当真犹如一发出膛的炮弹。爆发力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估计恐怕不比身具龙力的我弱多少,直奔天空漂浮着的几只蛊王就冲了上去。

那几只蛊王明显拥有不低的智慧,看到老白只是一个人以后,竟然不再闪躲了。从四面八方直接攻击了过去,几乎是呈一种包围状态在进攻!

这一刻,我心里说不紧张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在以往的战斗中,老白都是在后面支援我,他的肉身搏杀能力实在是有限的紧,我估摸着就算是平凡人里的一个壮汉都能给他轻松打趴下,如果仅仅是肉身搏杀的话。如今,他一下子冲上去单挑十只蛊王,悬!

我当时是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百辟刀,曹沅他们也明显在蓄力了,做好了随时支援老白的准备,毕竟大家一起出生入死过,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击毙不是?

蛊王的进攻,疾如风、烈如火,在半空中包围住老白的刹那,口中就直接喷吐出了强劲的能量球。

“动手!”

我大吼一声,当时一刀朝着那些天空中的蛊王劈了过去,与此同时,曹沅他们也动手了。

霎时。强劲到极点的能量风暴在半空中爆发开来,那里有我的绯红杀气,也有张博文和曹沅的阴气,还有媛喷薄出的亚特兰蒂斯之心的能量,总之五光十色的。就像是一团璀璨的烟花在那里爆裂开来一样,看着说不出的刺眼,我们也看不清那里的情况了。

过了片刻,那里掀起的能量风暴才终于平息了一些,然后我就看到一道人影从半空中坠落了下来。

那人影赫然是老白,只不过他毫发无伤不说,手里还攥着两只蛊王,那两只蛊王还在他的手里挣扎,好像是要反抗一样,只不过被一团红光包裹住了。无论怎样挣扎都没什么用。

同时,空中还有一只模样有点类似于蜻蜓的蛊王坠落了下来,应该是被我们几个人的合力一击给干掉了。

至于剩下的蛊王……已经如鸟兽散……

“别,管,我……”

老白竟然说话了,声音低沉沙哑,犹如咆哮一样。

然后,他做出了让我们几个瞪直眼的一件事情。

只见,他在和我们说完话以后,竟然举起被他抓在右手里的一只模样和蟋蟀差不多的蛊王,直接就将那只蛊王送进了他的嘴里,然后“咔嚓”一口就将那只蛊王的脑袋给硬生生的咬掉了,当时那只蛊王的体内就喷涌出了墨绿色的液体,他是一点都不嫌恶心,竟是将那只蟋蟀的脑袋给嚼碎了咽了。

那场面……

我看的喉结涌动。差点没吐了,做了这一行以后,恶心的、惊悚的,我见过的太多了,心理承受能力和从前早就不可同日而语了,但是像他这样,这么直接、粗暴的,我还是头一次瞧见,恶心的差点当时把隔夜饭都喷了,狠狠甩了甩头。总算是压制住了恶心的感觉,不过那只“蟋蟀”的脑袋的模样却一直在我脑海里面徘徊着,驱之不散,尤其是那“蟋蟀”的嘴巴,那特么全都是露出来的一颗颗黑色的獠牙,整个围着嘴巴一圈,然后在那些獠牙的中间,就是毒腺,看着都受不了,真不知道老白是怎么下得了嘴的。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老白嚼了人家的脑袋以后,还觉得不够,又开始吃身子,每一口过去,都是汁液喷溅,看着那叫一个多汁儿,一个酸爽……

这边的蛊王被生吃了,老白左手抓着的那蛊王好像是感觉到了恐惧,开始剧烈的挣扎了起来,结果老白就跟没看见一样,吃完那“蟋蟀”,又开始吃左手里的那只,仍旧是一口,先吃头,直接咬死……

于是,我们几个就更恶心了。

因为他左手里的那只看着更恶心,长得像蛆,而且还特么的有尾巴呢,白白胖胖的,比那蟋蟀更多汁。隔着皮都能看到里面液体涌动,就是背上长着两只翅膀,说明这是一只蛊王!

但蛊王长成那样也挺恶心的不是?

而且,有关于养蛊之术,我也多多少少求教过老白一些。深知这些蛊虫长得像什么,那在培育的时候就一定有什么成分在内……

譬如那只长得像蟋蟀的,在培育的时候一定有蟋蟀参与了,至于那只长得像蛆的,就不用说了吧?类推……

“我特么受不了他了!”

张博文看的头皮都炸了。在一边说道:“真的,以前当兵咱也不是没野外训练过,老鼠、蛇也都吃过,还是生吃,但是。像他吃的这么恶心的,还是头一回见。”

“我觉的也是,这是个生物链的终端存在,反正……看着渗人!”

曹沅说道:“这难道就是主人教给他的法子?我总觉得着法子怎么这么邪呢?”

别说觉着,这本来就是邪法!

要不然。老白能犹豫了这么久才走上这条路么?我估摸着,如果不是在这里见到他的哥哥白无悔,彻彻底底的激起了他内心的仇恨火焰的话,我估计他可能还会犹豫更长的时间!

我觉得恶心的同时,也多多少少有些为老白担心,真不知道三清道人是图谋着什么,怎么教的法子,都是这样的法子?

一时间,我开始担心林青了,林青跟着他离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该不是三清道人这王八羔子又把林青也给坑了吧?还有陈煜和扎西,这俩人呢?啥情况了现在。

我总觉得有些不妙。

这功夫,老白已经把那两只蛊王全都吞的干干净净了,身上的红光更加炽烈了,然后……他开始撵着那些剩下的蛊王开始追了!

这一刻,原本十分凶悍的蛊王,简直成了最可怜的兔子,就是猎物,被老白满山坡的撵!

我一看这情况,心知大局已定。白无悔已经构不成威胁了,当时,直接对着蛰伏在山坡下面的拉斐尔的方向狠狠一挥手,大吼道:“还特么的愣个什么?快上啊!”

我这么一提醒,躲在山坡下面的拉斐尔才终于反应了过来。当时山坡下面爆出了铺天盖地的喊杀声,他带着人了直接冲出来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刚刚差点将我射杀的那个狙击手又一次下手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