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5章 萧墙之争/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砰!砰!

很突兀的两声枪响,直接在这片早已经化作人间地狱的地方响起。

来的是那么的突兀,那么的……清晰!!

哪怕这个地方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厮杀如火如荼,也仍旧是压不住那两声枪击声,我在听到那熟悉的、犹如噩梦一样的声音的瞬间,就知道是那个狙击手又一次朝着我下手了,土墙被几只蛊王炸碎,我可不就是直接暴露在那狙击手的视线中了么?方才一直都在忙着对付白无悔,竟然忽略了这一点。现在听到枪击声,我当时就心里“咯噔”了一下,无奈子弹射速太快,在我听到瞬间,两颗子弹就一前一后轰在了我的胸腔上,当时就将我的护体杀气直接击穿了,弹头上携带着的力道也是不小,推得我一个趔趄,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

等张博文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中招坐在地上了。

“我草!”

张博文当时惊呼一声,然后双手接印,凝聚厚土,轰一下子又一次撑起一面土墙将我保护在了后面,然后他和曹沅他们连忙赶到我身边,检查我的情况。

其实我也在看自己的情况!

我的身子。并没有被击穿,只不过胸口的护体杀气又一次击穿了,弹头的热量甚至把我身上的衣服都烧焦一块,但却没有射进我体内,也就没有造成格外可怕的伤害。

仍旧是两颗子弹!

我陷入了沉默。后怕的同时,整个人也一点点的冷静下来了,开始思索这个狙击手了。

怎么又是两颗子弹?

这个狙击手上一次已经试过了,两颗子弹刚刚能射穿我的护体杀气,如果想射杀我。需要第三颗子弹才行。

为什么没有打出第三枪?

只有一个可能,她……无法完成三枪连珠!

这种连珠枪法,受什么启发,完全可以猜测得到,肯定是古代一些神箭手玩的那种连珠箭法,只不过难度要比古代的连珠箭法更加大,因为子弹的射速很快很快,要一前一后挨着来个子母连珠,难!稍微有一点点的迟缓,前面的子弹就已经跑的无影无踪了,还连珠个屁啊?

不过,连珠越多,难度越大!

以前我看过一些古代有关于箭技的内容,其中就有说连珠箭法的内容,能做到两箭连珠的神箭手不少,三箭连珠的也有那么几个人,但是四箭连珠就寥寥可数了,如果是五箭连珠,那就是最高纪录了,我记得只有一个人。就是成吉思汗时期草原上出现过的一个神箭哲别,这个人能五箭连珠,直接将一头黑熊射杀。

从这些可以看出,连珠数量越多,难度越大。而这个狙击手……我估计他最多就能两枪连珠!

所以,对方根本没能力射杀我!

想及此处,我松了口气。

“好险!”

张博文在一旁长长呼出一口气,咒骂道:“这个龟孙子,那么多人,怎么谁都不打,专挑着小天下手?在战场上的表现,咱们几个也没差着,怎么就射杀他!?”

“两个可能!”

曹沅沉声说道:“第一,擒贼先擒王。对方确定天哥是首领,所以专挑着他打!第二……”

说到这里,曹沅一下子不说话了,沉默了好几秒钟,才缓缓说道:“这个狙击手……怕是我们的熟人,对方很了解我们,清楚的知道,我们几个里面,只有天哥一个还是害怕子弹的,因为无论是我,还是你,亦或者是媛,都已经不是活人了,他的子弹对我们来说几乎是毫无用处的,打到我们的身上。也根本没什么用,因为我们根本不怕这个,唯独天哥……”

曹沅不说话了,但我知道,她其实是在说,和天道盟为敌,有时候束手束脚,因为我曾经效力于那个组织,那个组织里有太多了解我的人,如果这些人对我下手的话。直接就能打到我的要害!

“不管了!”

我狠狠一挥手,咬牙道:“在了解我,他也破不了我的护体杀气,先杀上去再说,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对我下手的人到底是谁!”

说完,我站了起来,然后提着百辟刀,绕过土墙就跟着拉斐尔他们冲锋的浪潮顺着山坡冲了上去,这时候,拉斐尔他们的人已经冲的很远了。在最前方的人估摸着已经和天道盟海外分部交手了,前方的喊杀声和惨叫声一直都是不绝于耳。

至于那几只蛊王和老白……

早就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

我和曹沅他们顺着冲锋的浪潮一路朝前冲,中间那个狙击手又出手了好几次,仍旧是两颗子弹,击穿了我的护体杀气。却对我本身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反而让我确定了他的位置,就在这山坡西南方向一个制高点上缩着呢,我也懒得搭理他,心说先攻下这个地方在过去找他算账,强行克制着怒气一直朝前涌动,很快我就到达了双方交锋的地方。

这里,已经被老白的食人蛊给破坏的不成样子了,到处可见食人蛊吃出来的森然白骨,也有一些坚挺的。在食人蛊的浪潮中竟然硬生生的撑下来了,正在和拉斐尔的人近身拼杀,场面很混乱,刀光剑影,嘶吼惨叫,连成一片。

我带着曹沅他们一路朝着小岛中心直插,随手也砍翻了好几个人,最后终于在山坡顶部的位置见到了老白。

老白这个时候正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在对峙着,那老人浑身是血,很狼狈,看着白无敌的时候,脸上带着苦笑。

我知道,这个老人应该就是白无悔了。

当下,我们几个就走过去和老白并排站在了一起。

“不用你们管!”

老白当时就喝止了我们,我看见。他的表情是狰狞而扭曲的,正一脸仇恨的盯着那头发花白的老人,一字一顿说道:“这个人是我的,我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对面那头发花白的老人垂头苦笑着,看着有点悲凉。对着我们所在的这个方向昂了昂下巴,忽然轻笑道:“好可怕的年轻人啊,年纪轻轻的有这样的修为,敢正面和天道盟叫板,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惊才艳艳!好生羡慕这个年纪的人。”

“哟呵?”

老白冷笑了起来:“你竟然不嫉妒比你有才华的年轻人了?难不成这么多年过去了,这狗竟然还改了吃屎的臭毛病了?”

白无悔倒是不生气,轻轻摇了摇头,缓缓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屠光了我的蛊王,我知道自己已经不是你的对手了,今日大概就是我的末日,我还有什么好嫉妒的的呢?”

说到这里,白无悔语气一顿,看着老白的时候,忽然说道:“不过我不觉得我当年做错了,从古至今,豪门内斗最是残酷,你这个弟弟头角峥嵘,就意味着我这个哥哥得被你压制住,如果你上位,我还有活路吗?”

“我没想过要抢你的!”

老白当时就咆哮了起来:“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想过要抢你的!”

“等你真正能威胁到我的时候,你就不那么想了。人的欲望总是无休无止的。”

白无悔轻轻叹息着:“就算到了那个时候,你能控制住你的野心,可是你身边的人呢?你那受尽屈辱的母亲呢,那些依附在你身边的人呢?你不上位,他们也会逼你上位。”

白无敌一下子沉默了。过了良久,缓缓抬头看向了白无悔:“不管如何,你今天是不能活了,百年恩怨,今天……该了结了!”

说完,白无敌直接朝着白无悔冲了上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