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6章 熟悉的面容/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无悔的蛊王如今已经被白无敌全部击杀,他就是个垂垂老矣的老人而已了,如何能扛得住现在气势犹如洪水猛兽一样的白无敌?

这根本已经不是一场战斗了。

而是,一头饿虎扑向了一只绵羊!

白无悔甚至都没有反抗,直接就被白无敌扑倒在了地上,然后……白无敌竟然生生扯断了对方的手臂,凭着一双就像是铁爪一样的手疯狂撕扯着白无悔身上的血肉,山坡上、树林中,回荡着的都是白无悔犹如杀猪一样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那场面,当真是触目惊心,怎一个惨字了得!

“为什么逼我,为什么逼我,就算是现在你也是在逼我……”

“……”

白无敌不断疯狂的咆哮着。

这一口怨气,他真的是憋得太久了。

我想,当他跟着母亲要饭。当他杀人就为了夺馒头的时候,脑子里想的也一定是白无悔,这约莫是支撑他走下来的信念了。

就像是现在的我……

复仇,复活花木兰,照顾好墩儿……

这些就是我的信念。

人活着。总需要个信念不是?

我拉了拉身旁的曹沅他们,低声说道:“咱们还是走吧,我觉得老白可能需要一点时间。”

说完,我和他们悄无声息的就离开了这里,最后穿梭过山坡。钻进了一片树林,然后沉声和曹沅他们说:“你们帮拉斐尔拿下这里,我去对付那个狙击手去,他活着,我总是觉得不安心。等攻下这块最难啃的骨头以后,这里就交给拉斐尔他们吧,咱们该去找青衣了。”

曹沅他们默默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然后我们就从这里分开了,我独自一人朝着西南方向那边的高地走了过去。

那边的高地。明显也已经受到了食人蛊的进攻,食人蛊流窜的速度真的是太快了,现在已经穿过这片高地,直接朝着小岛中心地方去了,反正我着一路所过之处,没少见到被食人蛊咬死的天道盟的武士遗留下来的尸骨,场面是极惨的,简直跟行军蚁过境一样,看的人心里都抽。

后来,我终于碰到一个活的,一个被吃的就剩下半边身子的残废在战场上扭曲哀嚎着,见到我以后,那人就跟疯了一样,拖着半边身子爬过来抓住了我的脚踝,不过他不是进攻我,而且他也已经没有力量进攻我了,当时他就是眼巴巴的看着我,从他的眼睛里我读到了他内心深处最深沉的渴望——他是在恳求我杀死他,结束了那撕心裂肺的痛苦。

后来,我犹豫了一下。一刀刺进了他的心脏,只告诉他,下辈子别再进这一行了,我走到现在都是被架在火上烤,行走在最底层就更别说了。我们都没有选择,被命运驱赶着就像是野兽一样厮杀,活的苦。

他竟然在最后一刻含着笑容点头答应了,在合上眼睛的时候,嘴唇还在蠕动,他和我说了七个字——不怨你,是命,谢谢。

短短七个字,大概说出的是我们这一行里的人最无奈的心酸了。

我越过这个普通、但却给我留下过震撼的武士一路朝着高地走去,路上陆陆续续还见到好几个没死透的人。我都了结了他们的生命,不是我残忍,我是在帮他们解脱,当一个人生不如死的时候,有时候合上眼睛真的是一种舒服。

我有点明白为什么我爹当初和我说为啥人一生下来是哭着来的,而不是笑着来的了,因为是来受苦了……

但是苦,也得活着不是?除非是没办法了,再舒舒服服的躺在那里。

最后,我终于到了那个狙击手狙杀我的地方了,这是一座建造在高地上的碉堡,只不过已经着火了,冒着滚滚浓烟。

也是曹沅的话提起了我的兴趣,当时我竟然不顾熊熊烈火,直接钻进了那座碉堡里面。因为我想看看,如果是熟人的话,到底是谁在对我下手。

碉堡里,浓烟四起。

我微微眯起眼睛,模模糊糊的看到地上躺着好几句尸体,周围有食人蛊的尸体,是被烧死的,在烈火中那些食人蛊身上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同时还伴随着腥臭到极点的味道。

我在碉堡里转了一圈,最后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那个狙击手。

这是一个女人。怀里抱着一杆巴雷特重狙,披头散发的躺在了碉堡的角落里,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衣,只不过因为这里浓烟太重了,而且她是垂着头的,所以我看不清她的面容,于是就走上去,将还在滴血的百辟刀刀尖伸到了她脖子的位置,然后用刀尖挑着她的下巴轻轻挑起了她的头颅。

当时,一张看着颇为漂亮的脸蛋投入了我的眼帘。她可能是被这滚滚浓烟熏晕了过去,轻轻闭着眼睛,犹如沉沉睡着了一样,这张脸蛋我真的是太熟悉了——罗莎!

她竟然是罗莎!

狙杀我的人……竟然是罗莎!

曹沅,真的是一眼不幸命中。三番五次的想要我的命的人,竟然真的是我的熟人,而且,还是我走进这一行以后,对我又启蒙之恩的一个女人。

看清楚她面容的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胸口就像是中了一刀,有了一瞬间的恍惚。

罗莎啊罗莎,我似乎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吧,是天道盟要杀我啊,我被迫反抗。你还要帮着他们来杀我?

脑海里不自禁的想到了从前。

在最初认识的时候,我身体体弱,走不了秦岭大山的山路,她帮我背行李。

在十绝凶坟的地下溶洞里,并肩作战……

……

真的,记忆太多了,回忆的时候我的脑子都有点承受不了那么多的记忆,隐隐有些发疼了。

我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百辟刀,那一瞬间,我真的差点直接一刀刺死她,不过就像是面对张金牙的时候一样,我终究还是有些下不去手。

几番犹豫,我终究还是没有刺下那一刀,最后长长呼出一口气,一咬牙,干脆将她扛起,然后一脚踹开碉堡,直接从火海中冲了出去。

就当是……还她以前的帮扶恩情吧!

我只能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了。

带着罗莎冲出来以后,我将她放到了地上,这才注意到——她其实根本不是被熏晕了,而是受伤昏迷!在她的身上有好几个血窟窿,最要命一个伤口是在胸口!

当下,我连忙蹲下身子,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什么男女大防了,蹲下身子直接撕开了她上衣的拉锁。这才看清了那伤口,那伤口足足有拳头大小,是撕裂、啃咬的伤口!

这……分明就是食人蛊造成的!

不,准确的说,食人蛊钻进了她的体内,如果不赶紧捞出来的话,那玩意就该啃咬她的血肉当成营养,然后在她体内繁殖了!

着急之下,我也就顾不得会不会撕裂她的伤口了,并指从她胸口的伤口里探了进去,很快就抓住了那只钻进去的食人蛊,一下子将之从她的伤口里抓了出来。

这个时候,对方还活着,身上冒着红光,来回扑腾。我尝试了一下,竟然用指力无法直接捏死,那红光好像护着它,三清道人的邪法让这食人蛊无限加强,后来我干脆运起杀气。这才“咔嚓”一下子捏死了这只食人蛊。

然后,我又开始从罗莎的其他伤口里往出拽食人蛊,先后又捏出了两只。

可能是我的行为牵动了她的伤口,让她感觉到了疼痛吧,在我捏第四只食人蛊的时候。罗莎竟然“嘤咛”一下醒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