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0章 父亲的责任/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下子说不出话了。

海瑟薇也不多说话,就是浅浅笑着,一转身从大衣的兜里掏出了一沓子照片,随手扔到了我脚下。

哗啦。

那些照片当时就散落开了。

我低头一看,直接愣住了。

那照片上面的人只有两个——我和张金牙!

事实上,准确的说,是我在击败了杰克,俘虏了张金牙的那天晚上,我们两个人在断崖上曾喝了一夜的酒,也说起了很多话,有过去的事情,也有未来的一些事情,这些照片就是那个时候拍摄的!

“你监视我?”

我下意识的抬起眼皮子看了海瑟薇一眼,咬牙道:“至于吗?我是你的囚犯?”

“不是。”

海瑟薇仍旧很有风度的微笑着:“只不过是一些人在汇报工作的时候无意间汇报上来的。不过我也应该感谢那个人,至少通过这些照片,我才了解到了你心里的真实状态,也明白你在爱恨纠葛之间的举步维艰和挣扎困扰,这些犹豫、放不下,对于一个即将展翅高飞的人来说简直是一种灾难。

强者,贵在专注,既然铁了心要灭天道盟,那么就不要再和这个组织有任何的瓜葛,曾经的种种,都应该一刀斩了,无论是往事还是故人。

如果你下不了手,那么我帮你下手,我的直觉告诉我,张金牙和吴德这两个人活着对你来说绝对是一场灾难,比青衣更加可怕,生死之战你或许不怕,但感情的刀却是杀人不见血的,因为这两个人,在交战的时候你产生一点点的犹豫,就会立马命丧黄泉!”

这个时候。我已经渐渐冷静了一些。

汇报给海瑟薇这些照片的人是谁?

我不禁回想起了那天晚上的情景,当时那个地方四周空旷,根本没有藏人的地方,就算有人能找到一个藏身的地方,因为隐藏并不深的原因,我肯定也能在第一时间找到他!

不对,除了我和张金牙。还有第三个人当时也在场!

那一夜,是西蒙斯的司机将我和张金牙送到那个地方的,难道……拍摄这些照片的就是那个人?

我又捡起那些照片仔细看了一边,终于还是确定了,这些照片拍摄的很匆忙,就像是偷拍一些东西一样,所以拍摄的角度根本没有任何的调整,都是在同一个角度上,也更加没有任何的技术性可言,不像是一些专门做跟踪的人拍摄出来的照片,从拍摄的角度来看,这照片正好就在当时停车的地方,能拍摄这些照片的,也就只有西蒙斯的那个司机了!

如果按照这个来说的话,可能性也就是说,那个司机其实是海瑟薇的人,不过到底是卧底还是收买的人就不知道,反正,就在西蒙斯的身边,海瑟薇大概在很早很早之前就已经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毕竟司机这种人可是贴身的人,一般如果不是亲信的话,我估计西蒙斯也不能让其为自己开车,可看他的样子,应该丝毫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司机早就已经不再是他的人了。

这些东西,细思极恐!

那么,海瑟薇到底是在多久之前在西蒙斯身边埋下的这颗定时炸弹的呢?不太好说,肯定不是最近,要收买一个人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这个时候的我面色肯定是阴晴不定的。

海瑟薇也确实是个察言观色的高手,一看我就知道我在想什么了,轻飘飘的说道:“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害怕我么?因为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身边到底有我的多少眼线,我可以这么说,整个西方世界。乃至全世界的一些厉害角色身边,都有我的人!这其实是个很简单的游戏,也是我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在做的一个游戏,那个时候,我的祖父和外祖父他们就已经在教我一个道理了——知彼知己,百战不殆!这是你们华夏兵法上面的一句话,我家里的长辈们一直都特别推崇。他们总是说,身在我们这样的家族,站在我们这样的位置上,永远也不知道以后谁会成为我们的敌人,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去了解这个世界上每一个能威胁到我们的人。所以,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已经在做这样的游戏了,去收买那些可以威胁到我的人的身边的一些亲信,时刻去了解那些人的动向。如果他们不打算和我作对的话,那么他们的亲信还是他们的亲信,除了在我这里拿一笔非常丰厚的‘外快’以外,基本不会对他们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如果他们和我作对,那么他们的这些亲信就比较重要了。

西蒙斯身边的那个人,其实是我在很早很早之前就埋下的一颗棋子。如果不是K为了联合你和天道盟作对的话,或许这颗棋子永远都没有用得上的时候,他只是定时向我汇报一些东西而已。

没办法,我本来就是一个比较小心眼儿的女人,这个整个西方世界的人都知道!

本来,在西蒙斯算计你、坑害你,给我上眼药水这件事情上,我是不打算做那么绝的,略施惩戒打压一下他的威风也就算了,让他知道,你虽然初涉这个权力斗争的圈子,但背后还有个我,他既然敢算计,就得做好准备接受我的还手!

真正让我下定杀心的,其实还是那些照片,这个圈子里的斗争中容不得任何的柔情,你不下手,我只能帮你下手了。”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再看海瑟薇,我的眼神是复杂的,然后我发现。我不知道该怎么对待她了。

杀她?

她的所作所为好像一切都没有怀揣着私心,虽然这一切不是我想要的,但,总归是为我考虑,我对她拔刀,说不过去!

而且,其实我也知道。我对胖子和张金牙的旧情不是什么好事,毕竟我们的立场是敌对的,但有些东西,我确实没办法说斩就斩!

可,不杀她,她的一个计策炸飞了胖子和张金牙,我的心里又有一些难以释怀。无法再像从前一样信任她了。

想来想去,我找不到自己的出路,似乎……我也只能离开曼彻斯特了!

惹不起,也躲得起。

以前作为朋友,我落难时可以接受海瑟薇的帮助,但是,现在这个朋友让我觉得害怕,她比现在的我还要可怕,花木兰走了以后,我成了一个疯子,但我这个疯子杀伤力和破坏力却远远没有她大!

至于欠她的,以后再还……

当下,我长长呼出一口气,对着海瑟薇抱了抱拳。转身就走。

“这算是辞别吗?”

海瑟薇发出一声轻笑,在我转身离开她房间的时间,轻飘飘的说道:“果然和我所料一模一样,不过,你走不了的,不信你去找三清道人说一说去,他是绝对不会离开这里的。我和他之间有盟约,他需要我为他做一些事情,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事情,你应该了解他,很清楚他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他是不会因为你远离我的。”

说到这里,海瑟薇竟然轻轻咳嗽了起来,我的脚步也下意识的停顿了一下,回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的脸上闪烁出一丝病态的红晕。

这样子……让我心里一动,好像她是……生病了?

我下意识的张嘴就想问她怎么了,不过话到嘴边,最后愣是没说出来,沉默了很久,我咬了咬牙说道:“他不走,我走。”

“你走,可以。你的孩子呢?那个可爱的孩子……需要三清,三清说过,那个孩子,你养不起,得他养。其实他也养不起,得多处依仗我才能养得起,你确定因为你自己的原因,就要扼杀那个孩子的成长吗?”

海瑟薇缓缓说道:“虽然我没有结过婚,因为身份的原因,甚至也没有谈过恋爱,就是在自己落难、脆弱的时候,因为一个男人给过我一些帮助,所以我动了心,但请你相信,作为一个女人,我明白一个女人骨子里的情节,也明白孩子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意味着什么。我想,在她闭上眼睛的时候,一定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让你好好的对待那个孩子,你难道作为一个父亲,作为她的丈夫,为了一时之气,就要丢下你应该背负的责任吗?扼杀那个孩子的成长,让他跟着你颠沛流离。到处杀人、战斗、逃亡?这就是你的选择?我觉得,你应该冷静一下,好好想一想属于你自己的责任,那个孩子在我和三清这里才能得到安宁。”

我愣住了,脑子里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了墩儿乌溜溜的大眼睛,也想到了花木兰在闭上双眼前最后的坚定,那个时候她是那么的坚强。面对着魂飞魄散的威胁,仍旧从容不迫,我想,她的勇气大概是来源于墩儿的。

如今的我,天良泯灭,再也不会同情谁,就算是胖子和张金牙的事情。也就是让我心疼而已,没达到痛苦的地步。

恐怕,现在唯一能让我痛入骨髓的,只有墩儿和花木兰了。

我心疼他们,他们苦难的来源,也是我……

我站在海瑟薇面前,有了片刻的彷徨,过了良久,我才终于轻声说:“谢谢你,我留下,不过这是我欠你的,有朝一日你需要我,让我拿出命也可以。”

是的,我妥协了。海瑟薇说的对,墩儿只有在这里才是安宁的,才能得到成长。

相比于一个父亲的责任,我和海瑟薇之间的那些事情,也就真的太微不足道了!

憋屈的,不是我留下来,而是我没能力的照顾好的墩儿,这才是一个男人最大的无能!

一切,为了孩子……

最后,我咬着牙离开了海瑟薇的房间,在我关上门的一刹那,靠在火炉旁边的海瑟薇正在幽幽的叹息。

“我知道,你心里住着一个她,无可取代。”

海瑟薇的声音清幽。含着一丝说不出味道的苦涩:“爱而不得,爱的很苦,那就留下你,在所剩不多的时日里,尽量的帮你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