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1章 三清归来/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海瑟薇为什么说她自己所剩的时间不多了?我不知道。

不过,从她轻轻咳嗽的时候表露出来的状态上来看,我想她约莫是身体出了一些问题的。

至于到底是什么问题,我没问,我知道她的性格,她要说的话,什么都会说的,她要不说的话,问了也不会说,只能以后从一些蛛丝马迹上面来慢慢看了。

我唯一清楚的一条就是。从我离开海瑟薇的房间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欠下了她一个天大的人情,我没什么本事,就是一个武夫,以后她有用得着的地方,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会去做。

人情,欠下了,就得还。

至于胖子的事情,难说对错,我不喜那样的做法,但我又没法责怪她,我也没什么资格责怪她。

说到底,是我窝囊。

回到我的房间以后,我去看了墩儿。他还在沉睡,胖乎乎的小脸在睡觉的时候憨态可掬,当我抱着他的时候,心里终于踏实了一些,可能是海瑟薇说的话牵动了我对于一个父亲的角色的思考。我受到了挺大的启发,整个人也沉默了下来,抱着墩儿整日整日的坐在窗前思索着这一切。

我想,我大概是对不起这个孩子的,仇恨蒙蔽了我的双眼,我一直都在厮杀、战斗,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个人,他是花木兰生命的延续,我是愧对他的,身在这一行,有太多无奈,他是我的骨血,本身大概也是命运对他最大的不公平。从我立地成魔的那一刻起,我就注定是一个离经叛道,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人,被天下戳着脊梁骨骂,也是正常的,大概我的故事就算是写成书,看书的人也会骂我,有我这么个父亲,这个孩子也是够倒霉的。

我不是青衣,他流芳百世,我遗臭万年。

关于海瑟薇,在我沉淀休养的这段时间内,我们一直再没有再见面。

出了这一次的事情。无法再回去从前了,这一点我明白,我想海瑟薇应该也是清楚的。

不过,倒是也有一个好处,至少我看清了她的一些东西。从前我看到的,只是她表现在我眼前的,现在看到的才是全部。

她说的对,我是在她最羸弱的时候碰到她的,那个时候她的智慧、她的权利全都没用,只有最绝对的武力才有用,而她没有,所以那个时候她特别羸弱,无助,我我偏偏在那个时候给了她衣服和食物。很简单的东西,但在当时的情况下,却是最能打动人的,当她重新回到自己的事情,当初的苦难也就弥足珍贵了起来,于是才有了现在的一切。

我印象中的海瑟薇是那个羸弱的她,而现在的她,是个充满“力量”的女人。

当印象和现实产生冲突的时候,一切的记忆也就只能沉埋在过去了,我想现在的状态或许才是最舒服的,她的人情我全记在账上,有朝一日,一起还给她。

……

在曼彻斯顿沉寂了大概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平静的庄园里才终于有了动静。

这一天,我在打坐。忽然感觉一道极其磅礴的能量一下子降落在了海瑟薇的庄园里,位置就在三清道人的院子里!

当时,我就豁然睁开了双眼。

那股磅礴到极点的能量我非常熟悉,赫然就是三清道人的,只不过那股力量特别不稳定。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三清道人受伤了一样?!

当初,三清道人扶棺而行,说要去给花木兰找一个合适的沉睡场所,难不成是在这个过程中受伤的?

“爸爸。我饿……”

这个时候,墩儿也恰恰醒了,伸出两条胖乎乎的手臂搂住我的脖子,两只眼睛乌溜溜的,嘴角还挂着亮晶晶的哈喇子,一个劲儿的说:“那个漂亮的人回来了,去找他要吃的。”

漂亮的人?

我当时愣了一下,随后才忽然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墩儿说的那个漂亮的人,应该是在说三清道人!

我眉头跳动了一下。很认真的看着墩儿:“你能看到他的脸?”

“能啊……”

墩儿歪着脑袋,两只胖乎乎的、白白嫩嫩的小手不断在半空中挥舞着,咿咿呀呀的给我形容他说的那个漂亮的人,可惜他现在灵智虽然高,基本上正常和人沟通没什么问题了。但是,他的语言表达能力还是很有限,说了半天也没说明白三清到底长啥样,归根结底就一句话——反正是个很漂亮的人,比爸爸漂亮的多……

我被搞得满脑门子黑线,不过心里头却是真的震惊了,三清道人说他不敢露出真容,是因为有可怕的存在在盯着他,只要他露出的真容,可能会招致不祥,所以只能把自己封印,没想到墩儿竟然能看穿他的封印?

而且,好像三清道人其实还是个美男子?

只不过,英伟的,无敌的三清道人如果知道自己被一个小孩子用“漂亮”两个字来形容的话。也不知道该作何感想了。

当下,我起身抱着墩儿就冲出了房间,三清道人竟然负伤了,这当真是一个莫大的新闻,我自然好奇,也不敢耽搁,离开房间以后就直奔三清道人去了。

当我赶到他住的院落的时候,这院子已经被搞得七零八落了,院墙成段成段的坍圮,而且砌墙用的砖头都没有一块完整保留下来的,全都被狂暴的能量几乎是冲成粉末了。

院落中,一具亮晶晶的冰棺停留在那里,正是花木兰沉睡的冰棺玄蛊。

在棺材旁边,一个穿着灰色道袍的人扶棺半跪着,披头散发。正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上的衣服多处破损,隐隐有血迹,可不就是三清道人?

他确实是负伤了!

因为墩儿之前和我说过三清道人其实是个长得特别“漂亮”的人,所以我这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也是新奇,目光一直都游离在他的脸上。

这一瞧不要紧,果然漂亮!

没错,我看到三清道人真容的冰山一角了。

他的脸上其实仍旧是模糊的,就像是打上了马赛克一样。显然还封印着自己的真容,不过,可能是因为受了伤的原因,他的封印赫然是松动了,脸上的“马赛克”没有之前那么重了,真要我说,就是“薄码”,能大概看清个侧面轮廓。

皮肤白皙,鼻子挺翘,嘴唇略薄。额头饱满。

总之,这个侧颜我给满分!

光是这个侧颜,绝对就说明这人的相貌是很漂亮的那种。

我原以为三清道人应该是个老头,可第一次模模糊糊看到他的侧脸,发现竟然是个翩翩美少年,这种对比的落差确实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我脑子里几乎是情不自禁的在想——这货卖了当鸭子去八成很抢手!

三清道人这个时候也很快察觉出自己的封印松动了的事情,当时轻轻咳嗽了一声,一下子坐在地上,双手结印,在不断加重自己的封印。肉眼可见的,他脸上的“马赛克”又浓郁了起来,很快那张脸上就一片朦胧,什么都看不清了,他这才清了清嗓子,淡淡说道:“行了,既然发现了就进来吧?你最近的长进不错,终于开始学会使用逆天改命后的能力了,竟然能察觉出我的气息。”

都被人打成狗了,还装犊子?

我不禁乐了,于是就说:“您可别夸我,我还真没什么长进,只不过您这动静儿大,平时气息都是藏着掖着的,这回可好,气息藏不住了,就跟火星撞地球一样直接冲进来的,别说我逆天改命了能察觉出来,就算是曹沅他们恐怕都已经感觉到了,不信咱等会儿瞧瞧,我估计他们很快就会过来了。”

我这么一说,三清道人好像也有些尴尬了,没再拿捏着了,没好气的摆了摆手和我说:“行了,别说那些没用的了,你妻子的沉睡地方我已经挑好了,你要不要把她放进去?”

说起这个,我也就顾不上打趣三清了,忙不迭的进了院子,几乎是一口气走到了三清的身边,急声问道:“什么地方?”

三清道人沉默了片刻,一字一顿的说了六个字:“阴间,黄泉沉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