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4 林青的书信/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些疑问我早就藏在心里了,一直想问,苦于没有机会,这一次终于是忍不住了。

来之前,三清道人告诉我,我在天道盟失去的,他会全部还给我。

可是时至今日,我发现我身边的人反而越来越少。

这与当初我们之间的盟约完全不一样,尤其是林青和白无敌都相互开始出问题的时候,我开始对三清道人质疑了,我不知道他到底要干嘛,老白那边的事情我也曾经问过他。可惜从天道盟的训练基地回来以后,老白好像一下子变得孤僻了很多,寻常的时候很少露面,我也前去拜访了几次,可惜他要嘛不见,见了对这个问题也是含混不清的,根本不肯正面回答我,没办法,现在只能来问三清道人了!

“你是在质疑我会害他们?你觉得可能吗?我所作所为,都是在成全他们而已。”

三清道人缓缓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轨迹,每个人都会走上自己的路,这些是他们自己的意志。有时候你根本不能控制的,或许你觉得他们从前就挺好,为什么要走上现在的路?可那也仅仅是你自己的看法,对于他们自己而言,或许他们自己觉得以前并不好,所以希望做出一些改变呢?”

我眼皮子一跳:“你是说。我姐和老白……果然已经出事了?”

“不能说是出事。”

三清道人很平静的说:“只能说,他们走上了自己想要走上的路,这是他们自己主动找我要求的!”

“少废话。”

我忽然有些烦躁:“你和我说,他们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三清道人耸了耸肩:“血姑鬼尸和那个大汉很好,按照你的要求,我已经为他们安排了一个好去处,再不久的将来,他们会重新回到你的身边,与你并肩作战!

至于白无敌,很简单,他自己来找我,问我养蛊人的未来在哪里,如何能像他的名字一样,真正的无敌。我告诉他,养蛊人的道路本身就是错的,靠豢养的东西来战斗,终究是下乘之道,那是外力,九段之后的蛊,别说很难培育,就算是培育出来,他真的能一直控制对方吗?须知这天下之大,除了自己,又能希望谁对他永远忠诚?修炼之人,让自己强大起来才是硬道理!

于是,他问我,就他现在而言,该如何强大?

我想了想,授他太古魔经,让他与蛊虫歃血为盟,以蛊虫为媒介去战斗,屠杀亿万生灵,吸收生灵的血来壮大己身,其实也是变相为魔,这才是属于他的路!”

我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终于明白为什么白无敌会那样了。原来他和我一样,终于走上了魔途,再不回头,所以他才不肯说的,他现在就是靠那些虫子去给他摄取生灵之血,淬炼他自身。将他练成一个无敌的魔蛊!

这果然是邪法!

不过,想想白无敌的遭遇,我也就释然了,他是个非常渴望力量的人,为了力量而疯狂实在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那么我姐呢?”

我咬牙道:“我姐现在在哪里?”

“和白无敌一样,去追求力量了。”

三清道人淡淡道:“只不过,白无敌追求力量,是因为他心怀仇恨,在经历了许多以后,他把力量看的比什么都重。而你的姐姐,她追求力量,不为无敌于天下。只为护你一生周全。”

我愣住了。

而这个时候,三清道人已然站起了身,转身离开的时候,一块布从他身上遗落了下来,飘落在了我身边,然后他轻飘飘的留下了一句话:“这是她的选择,我觉得……你应该尊重她的选择,这上面的内容是她写给你的,看完以后,你就去阴司吧,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说完,三清道人离开了。

我坐在地上迟疑了许久。才终于捡起了他丢下的那块布。

那块布是林青走时身上的衣服,上面用烧黑的木炭写了许许多多的字迹,说实话,作为一个女人,林青的字说不上清秀,连好看都说不上,甚至可以说是特别的难看,就像是小学生的字一样,挺萌的,有的字她干脆都不会写,尤其是一些结构复杂的字,她肯定是不会的,就像象形文字一样,是用画画来表达意思的,她的一生,写的最好看的几个字,一个是葛字,还有就是她的名字。想想也是,她的一生都在学习战斗,学习如何去厮杀、生存,哪里有时间好好的练练字呢,不过写的却特别特别的认真,一笔一划,用力很大……

我也是看了许久,才终于看明白这封信的内容,然后,我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这封信不长,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老弟,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远远的离开你了,好吧,虽然我也挺讨厌用这样的方式来告别的,总觉得有些矫情,但是我很清楚你的个性,如果我直接和你说的话,你一定是不会同意的,所以,我只能先斩后奏了。

我不姓葛,不是葛家的人,有时候,我就在想,我到底来自于哪里,为什么我会被抛弃,如果没有义父的话,或许,我在襁褓中的时候就已经死去了,所以,带着不甘。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追查我的身世,要说收获,其实是有的,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我知道了自己来自于哪里,为什么被抛弃。或许也真的是命运吧。在义父捡到我之前,我其实就已经属于这一行了,只不过我身上背负着特殊的使命,我的父亲和母亲因为厌倦了这样的使命,所以抛弃了我,让我去寻找自己的自由。

这些年来。我也想过回去,但是,每次当我迈出脚步,又会情不自禁的收回,因为我知道,我回去了。可能我就再也不是葛家的人了,我爱着葛家,爱的很深沉,甚至,因为爱葛家爱的深沉,也爱你爱的彻入骨髓。

我终究是舍不得葛家的,所以,一直按捺着。

直到……天道盟的事情发生以后,我亲眼看到了你的无奈和悲狂,也亲眼看到了自己没办法帮你太多的事实。

为什么?

因为我不是修炼者,没有强大的力量,眼看着我最爱的葛家和弟弟日渐消沉,受尽欺辱,我心中有怒、有悲,但无处宣泄。

我帮不上你。

到底是什么促使我做出了决定?大概墩儿吧!

在你去执行任务的时间里,又一次我和墩儿玩耍,结果我发现,我竟然不是我小侄儿的对手,那个时候,我才感到了自己的深切悲哀,我需要力量,只要有了力量,我就可以保护我想保护的一切。

你不要再说你自己可以承受,我也是葛家的一份子。我也想为这个日薄西山的伟大家族做点什么,报答养育之恩。

于是,我终于还是决定去承受我本来就该承受的一切。

我问过三清道人,他愿意帮我,于是我就这么匆匆踏上了行程,没有和你告别。

不要怪我。不要怪三清,也不要找我……

就让我们在岁月中彼此珍重,各自变强。

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再见面,那时候,就是这个世界为我们颤抖的时候……

就这样吧。最后在说一句,我爱你,弟弟,但是,对不起,不能陪着你了。但我会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注视着你。”

这就是整封信的内容了,看完后,我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林青,终究还是离开了,只是这一别,她说的未来遥遥无期,到底什么时候能再一次相见,我不知道,我更不知道她到底承载着怎样的使命,似乎……我只能等着她。

就像她说的,让我们在岁月中彼此珍重,各自变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