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5章 鬼门关/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或许,这条路的尽头本身就是孤独的,或许,人这一生本身也就是孤独的。

这些答案我也不知道,想破头也想不出来,只能抱着一份期待去走剩下的路,在稍微收拾了一下心情以后,就收起了林青的书信,塞进怀里去召集了曹沅他们,休养了这么久。也该到阴司去看看了。

这一次行动,我犹豫良久,终究还是带上了墩儿。

不为别的,为柳倾城能看一眼墩儿。

三清说柳倾城已经油尽灯枯了,恐怕大限就在最近了,而且我也没有把握把她从酆都大帝设下的黄泉水牢里救出来,只能尽力而为,带上墩儿,也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到那时候。也能让柳倾城欣慰一些,她是个至情至性的女人,一生在情感的漩涡中挣扎,我想墩儿大概她是会喜欢的。

就这样,我们一行人踏上了前往国内的路。当初我仓皇处境,如今又一次踏上了返回国内的路,因为想入阴司,肯定要过鬼门关,要过鬼门关,必先回国内。

在路上,曹沅将三清道人的“酆都令”交给了我,就是一块令牌,她却很郑重。

同时,曹沅也和我说起了阴司之乱的事情。

原来,这阴司之乱,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乱了。

算算时间,当时,我应该正好还在昆仑山。

昆仑山的时候,我们中了曹沅的埋伏,四处逃窜,人员走散,只留下白无敌断后,白无敌被曹沅和媛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结果却在白无敌终于扛不住的时候,忽然掉头离开了。

她们为什么离开?一直都是我想不通的一个关节。

现在曹沅说起,我才终于明白了各种缘由,原来,也就是那个时候,黑虎鬼王悍然在阴司起兵,而且第一个被他攻打的就是大诤鬼王,三清道人当时隔着很远的距离给曹沅他们传递信息,曹沅他们不得已之下放弃了对白无敌的追杀,转而进入阴司。搜集情报,之前三清道人和我说的那些信息,其实绝大多数都是曹沅和媛当时查探到的一些情况,至于背后出手的人到底是谁,他们始终也没个头绪!

乱!

非常乱!

堪比乱世!

这就是曹沅对现在的阴司的评价——兵荒马乱。阴人不安。

反正,具体有多么的乱,曹沅语言匮乏,形容不出来,只能有待我自己去观察了。

回国的路,很顺利,我们从曼彻斯特出发,很快就抵达了广西,因为,下阴司的路。就在广西!

有关于阴司,世间一直都有诸多的流言,说的神乎其神,其实站在我现在这个位置来看,阴司不过就是一个次元空间而已,承载着阴人的世界。

这片次元空间和现在的世界的交点就在一个地方——鬼门关!

鬼门关会在特定的时候打开,那个时候,阴司就会与阳间连接在一起,阴人可以自由出入阴间与阳间,当然。用一些特殊手段也能打开阴阳通道,只不过能穿越阴阳通道的,只能是魂体,尸体和活人却是过不去的。

但是,在阳间,一直有这么个地方,走到尽头,用特殊的法子,能打开前往鬼门关前的路,这条路,是实体能够走的。

这个地方就在广西的北流县西部,介于北流,玉林两县市之间,这里双峰对峙,中成关门,其间不过30步。由于地处热带,亚热带潮湿幻境。这里瘴气滋生,蚊虫鼠蚁繁多。夜里被一团白雾笼罩,鸦雀悲鸣,甚是可怕。

这个地方,就是传说中阳间通往鬼门关的路,也是我们选择的路。

这个时候已经是盛夏时节了,天气异常炎热,尤其是广西这边,基本上已经热到逆天了,老白来了这里以后,都已经热成了狗,一路是耷拉着舌头抵达的北流和玉林中间的那条峡谷的。

当我们抵达的时候,正好是黑夜,山林中已经不知不觉的弥漫起了白雾,树林里面连虫子的鸣叫都已经消失了,只有天空中一轮孤月孤零零的挂在那里,一路上,除了我们的脚步声,再没有任何声音了,堪称死寂。

更怪异的是,这山林里面明明闷热的很,但是那峡谷前面却是阴风在“呼啦啦”的刮着,人走上去浑身冒鸡皮疙瘩,止不住的打哆嗦。

无故起阴风。必是又阴邪作祟。

可是,当时我闭上眼睛感受那峡谷里面的能量的时候,却并没有察觉到一些能量体,那么可能性就只有一个了——这里确实是阴间和阳间的通道,有阴间的阴气泄露了出来。所以才形成了这峡谷口的阴风。

“落宿崖。”

我看着这峡谷的格局,嘴里缓缓吐出了三个字。

落宿崖,在茅山道术里面,指的就是这种两山之间的狭长通道,茅山道术认为。这样的狭长通道是星辰开辟出来的,所以将之命名为落宿崖,阴人与阳人在这种地方可以穿行无忌,群魔乱舞!

峡谷里安全与否,我已经提前感受过了。所以我们几个也就没有在这里过多的停留,直接抬步踏入峡谷。

峡谷里面更是一片死寂,阴气在这里更加的浓郁了,走半天看不到一个活物,蚊虫野兽都不在这里,原因其实简单的很,这落宿崖阴煞之气泄露,蚊虫野兽的鼻子很灵光,早就从中嗅到不同寻常的危险气息了,哪里还会在这里停留?早就已经跑的没影儿了,反倒是我们,一路通行无阻,大概前行了十多里地的时候,才终于在死寂中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那是一丝能量的波动,就在我们头顶上,特别的隐晦,而且还是阴性能量的波动,寻常人我估计是感受不出来的,但如果是我们这行的人的话,十有八九都是能感受得到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这峡谷中的阴气都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一样,只不过是丝丝缕缕的往外冒,量并不算很大,特不明显。

可是抬头再看,头顶上空空荡荡。除了顺着峡谷的夹缝能看到月亮以外,再没任何东西了,哪里有半分的异常?

不过,我心里很肯定,这里应该就是那条前往鬼门关的通道了。只不过隐藏起来了,怕是正常人进来根本瞧不出的个门道,所以广西北流鬼门关渐渐的也就成为了一个传说,很多探险者来了这里并没有找到传说中的鬼门关,其实不是鬼门关不在这里。而是要用特殊的手段才能让那前往鬼门关的通道显露出来。

当时,走到这里的时候,我就直接停下了脚步。

“到地方了。”

这时候曹沅也开口了,轻声道:“上一次,我们就是从这里进入鬼门关的。”

说此一顿,曹沅扭头看了媛一眼。

媛没说话,就是默默点了点头,然后猛然对着天空中拍出一掌,亚特兰蒂斯之心的能量当时就喷薄了出来,几乎是冲天而起的,但却并没有射到高空,能量在冲上我们头顶上方不足十米的地方,就“轰”的一下子爆开了,仿佛是轰到了什么上面一样。

璀璨的强光在哪里爆开,很刺眼,过了片刻,等亚特兰蒂斯之心的能量散发出的强光稍稍隐退的时候,一个巨大的漩涡就在半空中冒了出来,那是完全由阴气凝聚出来的一个巨大漩涡。

“就是这里了。”

曹沅说道:“这个通道必须得受到外力的冲击才会打开,所以,也就只有咱们这一行的人才能真正找到位置进去了,从这里过去,就是鬼门关!”

说完,曹沅二话不说,纵身跃起,一下子消失在了那漩涡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