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7章 熟鬼/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阳人过鬼门关,需要手持阴间诸侯的手令。

这是鬼门关的规矩。

所以,寻常人就算是来了鬼门关,怕是也进不去,但是如果是修炼者的话,就太容易了,修炼者可以直接找那些阴间的诸侯要东西,那些阴间的诸侯现在都各自打着各自的主意,阳间的那些修炼者能插手到阴间的事情,它们哪里能不忙着结交啊?所以。基本上是有求必应的,算是交情,以后人家有事儿了,找上你,你也不能不管不是?

人情往来这种东西,在阳间行得通,和阴人打交道也一样行得通,甭拿它们当异类就行,它们也是人变的,其实就这么回事儿!

不过我就不需要了,手持酆都令,虽说不能号令这些酆都大帝的亲兵,但是,过个关,还是小菜一碟!

但是。出于我自己的考虑,我在过关的时候没有直接出示自己的手令,并且和老白隐藏起了自己身上的阳气,其实就是想看看这些酆都大帝的亲兵能不能给我从人群中揪出来!

不,或者应该说是鬼群中吧,不过那些也不是很重要,我关注的是我能不能蒙蔽过它们!

不是说我犯贱,没事儿招惹这些阴兵中的佼佼者逗着玩,而是我有一个更深层次的考虑。

这个考虑其实还是为了我的母亲。

她现在被镇压在黄泉水牢中,那是酆都大帝设立的牢笼。三清道人虽然没进去过,不知道里面到底有没有酆都大帝的阴兵守卫着,但就算是闭上眼睛也能猜到的,肯定是有的,我如果要救我的母亲的话,最后难免去招惹这些东西,现在多了解一下它们也是好的。

事实上,当我真正去尝试这件事情的时候,我才知道我还是小觑了这些阴兵。

它们的敏锐程度,远远超乎了我的预料!

当时,我和老白两个人隐匿了身上的阳气,本来觉得好歹得靠近那些阴兵的时候才会被察觉吧?结果,我们两个人在走到距离鬼门关的城门不足五十米的时候,那些刚刚还跟木桩一样杵在城门前的阴兵一下子就活了,齐刷刷的扭过了头,我很明显感觉那一瞬间无数道目光聚集在了我自己的身上。

下一刻,那些阴兵一下子动了,撞翻了不知道多少阴人,简直就跟一辆辆无可阻挡的战车一样就朝着我们几个人碾压了过来,瞬间完成了对我们的包围。手中的兵器一下子就对准了我们。

“阳人入关,出示手令,否则,格杀勿论!”

其中一个阴兵对着我们几个就是一声大吼,那双眼睛里闪烁着凶光。兵器都已经快顶到我的鼻子上了。

我没着急出示酆都令,手已经缓缓放在了刀柄上,然后微微眯着眼睛环视了一圈,想拔刀挑战一下,看看这些东西到底有多么强悍,三清道人说过,这些阴兵的唯一职责就是守卫阴间的关卡要道,动起手来,后来能拿出手令,这些阴兵也不会为难。不会没完没了的非把人弄死,所以,动手试一试深浅,再拿酆都令也不迟。

不过,就在我刚刚摸到百辟刀的刀柄瞬间,就直接刺激到了这些阴兵。

然后,鬼门关的城头上毫无征兆就冒出了一排排的阴兵,竟然还提着弓箭,直接就对着我们拉开了弓!

我脑门子上的冷汗就跟尿尿似得就下来了,这阴兵未免也太逆天了。还懂这个?

一时间,我也不敢轻易尝试了,阴兵的弓弩我尝试过,在拉文族的遗迹中就已经体会过了,我能扛得住,曹沅他们未必能扛得住,真来个万箭齐发,把曹沅他们全都射杀在这里,那我可就亏大了。

当下,我连忙拿出了酆都令,高高举起,喝道:“我是酆都大帝的使者,速速退避!”

别说,这酆都令还是真好使,我刚刚拿出来,那些原本还凶神恶煞的阴兵一下子消停了,最让我诧异的还是围住我们的那些阴兵,因为距离近,我能清晰的看到他们的眼中竟然闪烁着一丝回忆。

娘的,它们竟然还知道怀念酆都大帝?

我当时眼角一个劲儿的抽搐,深深感到了这些阴兵的可怕和难缠,智慧实在是太高了,也不知道这些阴兵是酆都大帝怎么训练出来的,堪称逆天!

不过,那些阴兵眼中的回忆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很快就全部收敛起来了,然后,恭恭敬敬的对着我手中酆都令行了一礼,犹如潮水般很快就褪去了,给我们流出了路。

我这才长长呼出一口气。不动声色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和曹沅他们一道过了鬼门关。

“知道怕了?”

路上,老白一个劲儿的咧嘴:“妈的,我怎么觉得这一次咱们的行动又是吊着脑袋在卖呢?跟着你就没个能轻松的时候,闯黄泉水牢……在碰上这种货色,咱能对付?我可是听说了,酆都大帝的亲兵里,守卫鬼门关的是最弱的!”

“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轻轻叹了口气,心里何尝不无奈?经过鬼门关这么一折腾,这次任务的棘手程度我已经感觉到了!

过了鬼门关,眼前豁然开朗,是一条宽阔的大道,通向无尽的远方,具体有多长,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是黄泉路。

在黄泉路的左右两侧,盛开着鲜红如血的花海,那是彼岸花。

彼岸花,黄泉路……

这些曾经也就是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此刻就呈现在我的眼前。

黄泉路上,阴人断肠,被阴差连打带踢的赶着行路,入目之处,阴人的数量排山倒海。一眼望不到尽头……

“那些诸侯的地盘,就都在这黄泉路上了。”

曹沅长长呼出一口气,苦笑道:“黄泉路上,穿行一篇浩淼的地域,这片地域,就是那些阴间诸侯割据争夺的地盘,这段时间给彼岸花当了肥料的阴人数量可不在少数,我想,大概从酆都大帝执掌阴间开始,就从来没有一次性出现过这么多的阴人同时魂飞魄散的惨烈场面。咱们走着看吧,我估摸着这一路不会平静。”

俗话说的好,这好事不沾边,坏事找上门。

曹沅话音刚落,在黄泉路的远方就忽然传来的惊天动地的战吼声。前方赶路的阴人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这就打起来了?”

张博文撮牙花子,嘀咕道:“这未免也太惨烈了吧?爆发战斗的频率这么高?咱们刚来就遇上了?”

“应该是争夺阴人的。”

媛在一边说道:“捕捉这些阴人的阴差来自于各个诸侯,也就是说,这些阴人最后是要进入各个阴帅鬼王的麾下的,于是就有阴帅鬼王打上了这些赶路阴人的主意,趁着这个时候来截杀其他阴帅鬼王的阴差,抢夺其他阴帅鬼王的兵员,也不失为一种不错的方法,不光能壮大自己,还能削弱敌人,可不是一举两得的事情么?所以,这黄泉路上不太平,经常有阴帅鬼王在当强盗的时候碰面,然后大打出手。”

“我去看看前面到底是谁在争斗!”

张博文性子急,一听媛说完,立马就飘起来朝着前面飞过去了。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的功夫,张博文就回来了,然后跟我苦笑着说道:“没有阴帅鬼王交手,也就是一场小规模的冲突,不过,这场冲突里,还有你一个熟鬼——白二爷!是白二爷的阴兵在和黑虎鬼王的阴兵干!”

真是巧啊……

我摇了摇头,心里很快就有了决定了,当时一挥手,喝道:“走,上去看看,正好能借着这个机会去找白二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