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9章 铁面人/活人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二爷么?

这是当时我心里的第一个念头。

惨!

真的是太惨了!

过鬼门关,走黄泉路,穿彼岸花海……

这一路所见所闻,我算是深刻的见识到了黑虎鬼王现在的权势熏天,阴差成批抓兵员,走在黄泉道中间不让路,阴兵更是拦在黄泉路上抢别人的兵员,蛮横霸道,整个阴间几乎已经快成他家的了,那架势就足以说明黑虎鬼王的绝对优势,所以我猜测白二爷是不好过的,但没想到它混的这么埋汰……

这破山沟子里面,眼下到处都是阴兵。

不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威武雄壮,队列整齐什么的。相反,丢盔弃甲。山沟子里面全都是扔着兵器,阴兵更是零零散散,有些已经负伤,看上去离魂飞魄散不远了,就是吊着最后的时刻了。

这一幕……真的很惊人。给我的感觉仿佛是这批阴兵刚刚经历过一场惨烈的战斗,而且得到的结果还是惨败一样!

白二爷,就在这批阴兵中间,背对着我坐在矮山坡上,身上的白衣服破破烂烂的,帽子都已经被打掉了,披头散发,说不出的狼狈,而且我能感觉到它身上的能量,很不稳定,一会儿浓烈,一会儿又落入低估,明显是受了重伤的模样。

“这是……”

我看着这一切,忍不住问那阴将:“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么惨?”

“战败了……”

那阴将垂头说道:“白帅请了黑帅前来商谈联合对抗的黑虎鬼王的事情,这件事情被黑虎鬼王知道了。然后黑虎鬼王直接率领十七名鬼王,外加无数的阴兵来攻打我们,准备一举把白帅和黑帅全都给端了,这件事情起先的时候白帅和黑帅也是知道的,不过他们觉得只要控制好会盟的时间,黑虎鬼王是抓不到他们的。可惜,在谈判的时候,白帅和黑帅吵起来了,吵得特别特别厉害,这么一下子,他们之间的见面时间就太长了,最后黑帅负气带着人离开了,白帅和我们没有及时撤离,一下子被黑虎鬼王给包围住了,可算是把我们给打惨了,可以说是元气大伤了。”

我看了眼这山沟子里的阴兵,苦笑了起来,可不就是元气大伤了么,沉默了一下,就有些好奇的问:“二爷和黑帅怎么回事?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吵起来不?”

我确实是好奇!

这个阴将嘴里说的黑帅。应该就是黑无常了。

在我的印象里,白无常就算是和谁闹翻,也根本不可能和黑无常闹翻的!

黑白无常,行走无常。

在有关于阴曹地府的传说中,牛头马面。黑白无常,这说起来的时候都是放在一起的,事实上,他们也确确实实是属于特别要好的那种朋友。

在传统的神话传说中,白无常的名字叫做“活无常”,也叫“谢必安”,帽子上写着四个字“你可来了”,遇见的人能走财运,而黑无常呢,名字叫做“死又分”。也叫“范无救”,帽子上写着四个字“我来捉你”,遇见了会给人带来灾难。总之,这压根儿就是一对难兄难弟,属于配合特默契的那种……

这俩,怎么能吵起来?而且是在这种要命的时候!

按照我的理解和猜测,哪怕就算是整个阴间的阴帅不合,他俩也应该是联手自保的,没想到现在他俩倒是率先闹起来了。

“还不是因为谁当老大的事情?”

阴将无奈的说道:“大概两年前吧,白帅被阳间一个体质特别特殊的小子用请神术请了去。具体是怎么回事咱也不是很清楚,但是白帅在那一次回来以后,得到了很大的好处,道行是一天一个样儿,很快阴间的鬼王阴帅们就都眼红了,到了现在,白帅几乎已经是力压十大阴帅了,它自个儿心里面也就开始骄傲傲气起来了,觉得如果十大阴帅联合对抗黑虎鬼王的话,那么盟主非他莫属,不服拳头说话呗!黑帅觉得白帅太过分了,毕竟他们从前一直都是相互商量,相互配合的,现在白帅上来就指点江山,大怒之下就拂袖而去。”

我听的无语。

原来,搞半天是白无常骄傲了?力量一大,心也就大了,结果黑无常受不了了,丢下白无常走了,然后白无常败了?

这剧情未免也太老套了!

说来说去。最后还是应在了咱老祖宗的那句话上——骄兵必败!

结果,这个时候,刚刚还在半山腰上半死不活的坐着的白无常毫无征兆的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豁然回过了头,那条猩红的舌头在胸前甩啊甩的。然后直接咆哮道:“是谁?又是谁在乱嚼舌根子?难道不怕老子处置!?”

敢情……是听到了我和那阴将的对话……

现在的白二爷,太敏感了。

不过他扭头瞬间看到我们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身子很明显的摇晃了一下,然后,特出乎我预料的是,他身上竟然迸发出了狂暴的杀气,当时就直接咆哮了起来:“我都已经变成这样了,你们还不放过我,我和你们拼了……”

说完,一脸狰狞的拎出它锁魂的绳子就朝着我们冲了过来,速度特别吓人,一副拼命的架势!

这货疯了?

我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就这一眨眼的功夫,白二爷已经冲了上来。

不待我出手,我身后的曹沅就直接出手了,很直接,一掌拍出,澎湃的阴气直接就把白无常打飞了,两年前对我来说简直可望不可即的阴帅白无常。这个时候在曹沅手底下简直和玩具差不多,直接就被打成了滚地葫芦。

这还不算,曹沅还打算继续动手的,不过被我制止了。

然后,我一步步的走到了白二爷的身边。眼瞅着他看着我时候眼里杀气不加掩饰,不禁也有些纳闷,站到他身边以后就问他:“二爷,你不认识我了?咋上来就拼命?”

二爷惨白的脸上明显闪过一丝错愕,不过眼里的杀气却是一点点的消失了,倒是没有继续攻击我,有些迟疑的看着我问:“你是……”

“葛天中。”

我苦笑了起来,这二爷是神经错乱了么?居然连我都不认识了,当下有些纳闷的说:“你二爷能有今天,可全是因为上了我的身以后才得了的好处!”

“你是那小子!”

二爷恍然大悟,“噌”的一下子坐了起来,然后一脸震惊的看着我:“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我记得你是个清秀后生啊……”

一下子,我终于明白二爷为啥一看到我就冲上来拼命了,敢情根本就是没认出我来!

说到底,不是二爷变傻了。而是我的变得太多了。

现在的我,脸上疤痕纵横交错,一看就是那种狰狞的货色,进了寻常人的圈子里,恐怕是属于生人勿进的那种类型,哪里还像是个书生?别人看见我不把我直接定义为坏蛋就已经很不错了。

而且,我的头发也全白了……

再加上,我背着花木兰的棺材,抱着孩子,怎么看都与从前差距特别大。

而且最重要的其实还是我的气息。踏碎了佛骨舍利,立地成魔,我身上再也找不到那种佛家的平和气息了,至于以前默默无闻的那种样子更是没有了,现在的我其实就是一把伤人伤己的刀……

说到底。身躯,还是我这副身躯,但是我早已不再是从前的我,几乎已经是面目全非了,也难怪白无常认不出我,有时候站在镜子前面,连我自己都不认识我自己了。

“你怎么来这里了?”

白无常有些惊讶的说道:“我听说了你在阳间的事情,我还以为你已经……不过没想到你现在居然变得这么强了!”

说此一顿,白二爷才想起了什么,又问我:“对了,你来我这里干嘛?这个时候二爷可没什么好东西用来招待你啊,二爷自个儿都保不住自个儿了。”

“没事儿,我这一次来就是帮你的。”

我笑了笑:“好歹曾经有交情,你落到现在这个地步,我怎么也不能不管你不是?”

二爷一下子激动的蹦了起来,一脸期待的问我:“你真的可以帮我?”

我又点了点头,然后沉默了一下,说:“不过,你刚才好像把我当成了别的人?是谁在追杀你?”

这个才是我关注的重点,二爷在认错我的时候,直接将我当成了他的敌人。

我想,他能感受得到我的道行比他高,应该也能感受的到我还是个阳人,他将我当成了正在追杀的人,那就说明,正在追杀他的人恐怕也是阳人,这是一条相当重要的线索,我隐隐觉得,我可能找到这阴间动乱的那只幕后黑手了。”

“不错,我确实是把你当成了别人,而且还是我的敌人,是从阳间来的,站在黑虎鬼王身后帮助黑虎鬼王”

二爷在这个方面倒是没有藏着掖着,很仔细的说了起来:“这些人才把我打惨了,尤其里面有一个穿青色道袍的铁面人,分外厉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